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龚鹏程谈易之60\61  

2016-02-21 23: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龚鹏程谈易之六十:“时中”是免灾最好附身符龚鹏程谈易之六十:“小过”未必是坏事

 

小过,君子以行过乎恭、丧过乎哀、用过乎俭。

小过的象辞。

小过卦,艮下震上,整个卦是四阴二阳,阴多于阳,与大过卦相反。大过卦四阳二阴,阳刚太过,因此是大过,以阳刚为大也。小过阴大于阳,以阴柔为小,故名小过。

卦名因卦象而来,所以如此命名。单就本卦看,也是如此。震为长男、艮为少男,兄尊严于上,弟恭敬于下,兄弟和睦,因而“亨”。不过这种亨,出于阴盛,显示柔德,所以非大亨,仅是小亨。卦辞说“亨,利贞,可小事,不可大事”,即是这个缘故。

换言之,读者不能望文生义,看到“小过”就以为是不好,是罪过,是还没犯大过而已。本卦基本是亨通的!人处此境地,能谦卑自牧,自可安贞,所以要柔。其次,则要知机知时,能与时偕行,才可以亨通。第三,卑柔自处也不能太过分,适中就好。

说明。,卦辞说:“不宜上,宜下,大吉。”指此时不宜进取,宜退而做好基础工作或广结善缘,厚植实力。第二,《彖传》说:“过以利贞,与时行也。”要配合或适应时局,趋其势。第三,宜适中,《彖传》曰:“柔得中,是以小事吉也;刚失位而不中,是以不可大事也。”《象传》曰:“山上有雷,小过。君子以行过乎恭、丧过乎哀用过乎俭。”都是讲做事该适中。

《易》贵中和中正,不过奢,也不宜太俭;要恭,也不能太卑,喜怒哀乐均讲究适度适当。尔后儒家强调中行、中庸之得,喜怒哀乐发而中节等等均由此来,本卦即属其中一例。

初六:“飞鸟以凶。”本卦不宜上而宜下,上逆而下顺,所以若如飞鸟展翅高翔则不妙,必致凶耗。

本卦接在中孚卦后面,中孚卦曾用过“鹤鸣在阴”、“翰音登于天”来喻说事理,所以本卦也用飞鸟来取象。程伊川说《彖传》“有飞鸟之象焉”几个字不类彖体,乃是后世解卦者的文字误入《彖传》中。我以为不确。

六二:“过其祖,遇其妣;不及其君,遇其臣,无咎。”这一爻,祖妣两字各家解释不一。王弼注以祖为始,妣为二。程伊川以四为祖,说二爻跨过三四爻之阳而与五相应,所以是过祖。龙仁夫以二不过九五而过六五,乃妣象。王引之说五爻若为阳,则二与五相应,为祖为君;现在六五是阴爻,就只能是妣是臣了。

这些解释都是依爻位而说,若不谈爻位,只就卦理看:本卦是讲可作小事不可作大事、宜下不宜上的,既如此,过犹不及,都是指没碰上当家作主的人(男主人和君王),只遇上了女人和大臣。这种情况,在别处可能不太好,在这时却刚好,故说是无咎。如此解释,简易明了。

九三:“弗过防之,从或戕之,凶。”不过于防患小人,也不依从小人。若顺从小人,恐被残害。

九四:“无咎,弗过。遇之,往厉必戒,勿用永贞。”本句断句各家不同,伊川与朱子说是弗过遇之,不过于刚,故适合其宜。但《象传》明明说“弗过遇之,位不当也”,因此可能应该说是碰上九四这种阳居阴位的情况时,勿凑上去才能无咎。若特别跑去迎合其人其事,都是该戒止的。因为勿用永贞,不可久长,故《象传》云:“往厉必戒,终不可长也。”

弗过的过,其实就是遇,下文讲上六“弗遇,过之,飞鸟离之,凶”,与本句句式正相仿佛,过与遇互文见义,指遇上碰上。诸家常由过失过差上去理解这个过字,所以老是讲得蹇涩。

六五:“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公弋,取彼在穴。”这句译成白话就是我去西郊打猎,可是天阴欲雨,想射鸟当然射不着,只能由洞穴中去捕得猎物,仍符合“不宜上,宜下”的全卦大旨。各家据爻象阴阳进退承应去讲,越讲越令人糊涂。弋,是用绳子系在箭上射鸟。

上六:“弗遇,过之,飞鸟离之,凶,是谓灾眚。”不要去靠近它呀,鸟飞太高了,罗网就来了呀,这是灾难呀!离即罹难之离,亦篱网之篱。眚也是灾祸。伊川说此爻指违理过常,如飞鸟之迅速,所以为凶。误!这只是说鸟飞得太高了,所以《象传》说:“弗遇过之,已亢也。”六五,《象传》已说它“已上”了,这爻更上,遂如亢龙之有悔矣!意义仍应就“不宜上,宜下”去体会。

总之,这一卦教人善于处下,勿太高太亢太刚,要注意时位,能屈则勿伸。但太卑太柔也不对,君子仍以时中为好。


龚鹏程谈易之六一:成功了更要戒慎思患

龚鹏程谈易之六一:成功了更要戒慎思患

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既济象辞。

既济,离下坎上,水火相交,六爻各得其正,所以称为既济,喻事已成功,犹如渡者已然过了河。

这当然是吉卦,但事实上本卦恰好与卦名表示的相反。既济,一般会认为是初未济而后来得济,事已成就。然卦义所示,乃刚开始还不错,尔后却越来越糟,终于未济。所以卦后即接之以未济卦。

换言之,此卦表现的是一种已经功成名遂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中,若不知持盈保泰,则很快就会衰败了。卦辞说“既济,亨,小利贞,初吉终乱”,就是这个意思。

由伦理上说,《象传》云:“水在火上,既济,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讲的也即是在这种情况下的道德提示。居安当思危,否则就会初吉终乱。谚语说:“创业维艰,守成不易。”如何才能守成?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初九:“曳其轮、濡其尾,无咎。”一开始就是败象初生之状:前进的轮子被拖住了,狐狸要跑,而尾巴沾湿了。表示前进之势已被某些力量迟滞,只不过这时迟滞还不严重,所以尚无大碍。

六二:“妇丧其茀,勿逐,七日得”。茀指女人的首饰。朱子说是妇人车上的帘子,朱骏声说是头巾,总之指妇人丢了她的东西。勿逐,说不必去追察,时世尚佳,拾获者或偷者过几天就会送回来。

我认为这是说:下属已敢偷东西,主人丢了东西又不去找,正是管理已然怠乱之兆。虽拖了一阵,失物又归还了,但败象益甚矣。

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高宗指殷王武丁,他征伐鬼方,各书均有记载,是殷周之际的一桩大事。《诗·殷武》:“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可是后来鬼方不服,武丁遂伐之,《竹书记年》载武丁三十二年伐鬼方,三年乃克。未济卦说:“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也指此事。鬼方据说乃西羌,故《汉书·西羌传》云:“高宗伐西戎鬼方”。

这次大战,殷商虽胜,但耗费人力物力其钜。且以大国伐小邦,竟花了三年才搞定,显示出国力其实已有外强中乾之势。在这种情况下,小人决不能用,用之则国益危殆。王弼注认为武丁伐鬼方,三年克之,讲的是:“君子处之,故能兴也”,不对。此句非讲君子能兴,乃讲衰象,故象传曰:“三年克之,惫也”。

九四:“繻有衣袽,终日戒。”王弼注说繻有衣袽是船破漏了,拿衣服去塞住,整天堤防着,终于没事。也不对!繻,王引之《经义述闻》说即是繻,好衣服。袽,则是敝坏了。前一爻讲外强中乾,疲惫已现。这一爻指連外面这衣服都开始破敝了,败象已遮不住;所以该谨肃以对,好好戒备。拿衣服去塞洞,不合现实,也与上下文不相统贯。

九五:“东邻杀牛,不如西郊之禴祭,实受其福”。禴,是殷人春祭之名,较为简素。此句是说:败象已呈,应对症下药,譬如祈福者,杀牛宰牲为祭,就不如诚心实意地祭祀,这样祭品即或俭薄些也无妨。杀牛为祭是外表看起来隆重,诚心奉祀是内在真诚。这是针对衰象最后的警告了。

上六:“濡其首,厉”。衰势若一直没改善,结果就会濡其首。没顶,脑袋都淹到水里了,没救了。

自初爻之濡其尾,到上六濡其首,是个沉没的过程。本来开局还好,结尾却是败亡。名曰既济,终未能济。此为全卦大旨,过去解家往往于此掌握不住,故伊川才会说高宗伐鬼方是“天下既济,而远伐暴乱也。威武可及而救民为心,乃王者之事也”,把衰象已呈解释为以刚用刚的大好事。

至于东邻西邻,王弼无注。崔憬说五坎为月,月出西方;二应在离,离乃日,日出东方。伊川说东邻指阳,西邻指阴。朱子说九五居尊而时已过,不如六二在下而得时等等,都越讲越让人糊涂。因为他们都不知卦爻辞作于殷周之际,故常以当时之事为说。高宗伐鬼方,师老兵疲,乃是古人早就引以为戒的,怎么能说是盛王之事呢?《汉书·严助传》载淮南王刘安言:“鬼方,小蛮夷;高宗,殷之盛天子。以盛天子伐蛮夷,三年而后克,言用兵不可不重也”,正显示了秦汉人都知道此役打得很艰难,殷之外强中干业已暴露无疑。后来终于被周击败,就跟这次大战之耗惫有关。

至于东邻西邻,也不是什么太阳月亮阴阳刚柔,而即是讲东边殷商、西边姬周的事。东边酣乐升平,西边实心戮力。结局当然周能实受其福。以史事解易,我有时也会说它颇有误用之处,但都不理会这一点,一味就卦体爻位去扯,也甚可笑。

  评论这张
 
阅读(5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