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南華憶往  

2016-01-25 09: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灣南華大學來聯絡,說今年是建校二十週年,要慶祝,請創校校長您老人家寫篇感言吧!二十年?想來真是感傷,歲月堪驚吶!當時勇憨,辦了南華,又辦佛光。要是現在,誰去幹這種費勁的事?當年舊事,如今也太半佚忘了,潦草數語,僅以塞責罷!

                         南華憶往

龔鵬程

 

南华创校,是个奇迹。

因为是奇迹所以没什么好谈的。或者,至少是不知从何说起。

那时我们在宜兰佛光人文社会学院,进展颇为迟滞;而我淡江大学老友黄天中则正在嘉义大林镇办南华管理学院,也很艰困。因我恰好在中正大学历史研究所执教,故常去他工地看情况。他树了一大尊观音像,拉我发起办了一场观音文化与管理学的研讨会,拟由此等处切入。但我预料他是做不成的,乃怂恿星云法师接手,解决我们自己办学迟滞之问题,早点把大学建起来。

法师当时精力彌滿,乘休旅车全台到处跑。到南华于野地竹林间,拉开背箱里的炊煮器具,即就地便餐,並與我商兑办学事宜。

但由接手到开学,不过半年多,能开校啟教?教育部派来的视察大员在泥濘散亂的工地上走得胆战心惊,均大摇其头。

我不信邪,去香港大学募了八万册書,其中线装善本就有兩万多,又获得王云五先生旧藏八万册,還发起了全球募书活动,把新设大学的图书门槛跨过了。然後重新调整校园建筑规划,改造楼舍,建了成均馆、丽泽楼、文会楼和奎聚坪的小木屋群,足以安顿师生。另向法师建议发起百万人兴学运动,以配合他提倡的全省托钵行脚募款,广筹资金。再则确定办学方针及步骤,撰写系所筹设方案,游说著名学者入伙结盟,共创台灣高校新纪元。

因受当时政策所限,我们只能办管理学院,可是整体规模是依大学设计的,内在理是恢复古代书院精神。故大学部首创大一大二不分科之通识教育,研究所则是哲学,表明大学应在思想上引领时代。专业设置我新創當時國內沒有的人文管理学领域,资讯管理、傳播管理开端,为爾後的生死学、非利事业管理、艺术管理等學科铺路。然再以礼乐文化润泽之,制礼作乐,歌舞揖让。种种均与台湾当时已有的大学不同,甚至还主张不收

这一切,都更让教育部惊疑定,不知该不该同意我们开办。所以与部里沟通、向社会解说,也费劲。

勉强开办之后,果然耳目一新。通识教育是全国最好的,整体表现也是新设院校第一。教育部开始来游说我们乾脆直接升格改制为大学算了。因此第三年即开始忙着改制的事,第四年遂更名为南华大学矣!

所以,南华是台湾教育史上建校过程最短的大学。是一开办就有研究所的大学。是开办以连续多年居新院校之冠的大学。是三年即改制的大学。是落实通识教育最好的大学。是新校中藏书最多最好的大学。是百餘年來唯一传承发展中国书院教育精神的现代大学。是制度创新最多的大学,例如大一大二不分系;不收学费;双导师;图书馆不设门禁,廿四小时开放等等。是新创学科最多的大学,如生死学、出版学、美学、非營利事業管理、艺术管理、旅遊事業管理等等。也是唯一讲究礼乐的大学,有雅乐团、通艺堂,开始在大学裡教授古琴……。

由于可记述的人太多、所开创的物事太杂,南华在第二年就开始筹建校史馆了,以免久而佚忘了这一段开创时期的豪情与壮举。

当时我在图书馆前樹一刻石,上写“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记录的或想表达的,就是在这桉树林、凤梨田中曾经有过的岁月。一时多少豪杰来此披荆斩棘,以其豪情和创意、点染山川、塗泽历史!我办公室曾挂着一幅对联:“风物从兹欣所遇,江山待我起人文”,讲的大約也是这种感慨。那时四海师友,被我鼓舞撺掇而来,倾其心血者,不计其数。偶或念及,便也油然而兴此感概。

之所以答应星云法师来這等窮鄉僻壤办学,花如此大气力,乃是因我久参政务,深刻体会到台湾政治社会的困局,经世之怀已黯然销歇,遂想从教育上再来培养民族元气。故赴南华创校时曾有诗曰:“地陷天倾各有由,虎争龙战鬥春秋。土崩鱼烂人世间,路转峰回文会楼。涵养生机通造化,裁成雅土铸神州。山中小试乾坤手,今日吾侪亦孔丘。”吾侪,指的便是与我同怀的這批师友们,我至今仍缅念着与他们一同奋斗的艰苦创校岁月。

可惜那段岁月太短,我又如孔子一般,四處游居讲学办学去了。先是回宜兰把佛光大学繼續建好,再则奔走大陆,续发扬书院传统,延展南华旧梦。

如今我在大陆办的书院文庙也有十幾家了。旧梦新织,经纬当然颇有不同,但南华经验之所以启沃昆者,岂不在斯?聊述事,小誌梦痕,不能详也!


  评论这张
 
阅读(6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