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紀念錢穆  

2015-08-10 20:25: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鄒金燦替南方人物周刊作一文,論錢穆先生,以紀念先生誕辰。發了一些題目問我,要我也提供點意見。我略答如下:

問:能否與我們分享一下您在實際的接觸中對錢先生的印象?

答:我接觸錢先生很遲。見則老矣,溫訥謹厚,無盛年氣象,但知為有德長者而已。然我聽嚴耕望這些錢先生老學生說過,錢先生早年是很能跟學生玩在一起的,他們常一人持一棍去爬山。

       回台演講,在淡江大學禮堂倒塌被砸之後,身體肯定是受損了。晚年樓居為常。古人云筋力之減,皆稱新來懶上樓,錢先生則是罕得下樓出門,問學者都在客廳中見。政界人物來,亦不接待,任其随席聽而已。

       对我辈,因非真正弟子,较客气,多称兄。於我则称龚先生,我称他钱老师或先生。怡然蔼然,论学若家常,大關節处卻極敬肃,不苟且。而不甚道人是非,评价师友均极见分寸。许多成名学者,恃老卖老,动辄狂言骂世、自吹自衒,先生不然。

 

問:您在《悼錢賓四先生》一文中談到,他一生在對抗時代,在平衡他所認爲的時代偏差。但他的主張,在整個學界中卻是孤獨的,他治學的方法亦無嗣音。學界之外,對他更是欽其寶而莫名其器。如今,距離錢先生去世已有二十多年了,錢先生當初想平衡的時代偏差,今天得到改善了嗎?

答:时代之偏差,今更甚了,哪就得到了改善?

钱先生认为的偏差,一在文化方向,鹜新向西,不能归根返本。一在个人方面,人心蔽,陷溺日深。他在文化的具体分析上,释判东西、评价优劣,多可商对人心的哲理性解说,也不及宋明理学家或当代新儒家精微,但方向是不错的。可惜现世仍与这个方向背道而驰。

 

問:您認為錢先生的主張在整個學界是孤獨的。的確,錢先生的文化立場並不被胡適、傅斯年領軍的考據派認可。在另一方面,大陸時期與錢先生持相似立場的,有柳詒徵、錢基博、陳寅恪等先生,但錢先生與他們,又並不像考據派那樣形成流派或陣營。導致錢先生孤獨的因素有哪些?

答:君子群而不党,小人则党矣。不党,当然就孤独,而且是本质地孤独。你说的柳诒徽、陈寅恪、钱基博,其实也都是孤独的。他们也党不起来。可是现代是个群众结党而鬥的时代,不能党同伐異,自然就不能号召群众、鼓动风潮。

再则是方向的问题。现代是资本主义工业化及党官僚体制裹着人,趋向毁灭地球、毁灭人性的方向走。钱先生他们看着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而大声呼籲示警,或自伤也将与群盲同殉的一批人。这一小撮人豈能阻挡时代的巨轮?过去,他们也都几乎被碾成齑粉呢!

 

問:錢先生桃李滿天下,您卻認爲他的治學方法沒有嗣音。余英時先生在自述治學經歷時也說,在思想方面,我相信錢先生對我很有意見,而我也不能完全接受他的看法,但彼此只是心照不宣,從未說破。在您的評價體系裏,一個學者需要符合哪些條件,纔算是繼承了錢先生的學問?

答:钱先生方面广大,弟子们仅得其一偏。如余英时、何佑森主要是近三百年学术史,严耕望是历史地理先秦诸子学及宋明理学方面却没什么學生做

而这又還不是领域的问题,而是道与史之分。大家都说钱先生是史学家,但古之史家要通古今、究天人,故历来都说道家出于史,而近代言史最谈古今之变,重史迹而不重道。

 钱先生言史,是關涉其信仰、价值、意义的,也就是道之问题。因此重周公重孔子重朱子。朱子尤其他学术之根穴所在。可是弟子们所谈多只是迹,不是道。高明如余英时,论朱子亦僅贴合着宋朝政治立论,是更黏着于迹。此乃方向上之异趋也。当然余先生新近又有论天人之际的大作,但问题意识仍是史迹的,想说明所谓轴心时代古今变遷而已,与钱先生毕竟不同调。

换言之,继承钱先生之学,一是要中有道揆、二是要廣大通達。方法跟考据一点关系都没有。

   关于钱先生之通博,可补一掌故。香港中文大学为钱先生作寿,成立钱宾先生讲座时,余先生致词,谓余英时、全汉昇、金耀基這三位都做過中大新亚书院院长,可是三个人加起来,仍仅得“錢”先生之一半。颂扬得体,一时称之。

 

問:再過一百年之後,您覺得人們會如何評價錢先生?

答:往者已矣,来者不可。未来钱先生也可能被超越,渐不重要。但无论如何,人们应当会记得一个倔强的灵魂,曾在这般黑暗的时代护着文化命脉。

 

  评论这张
 
阅读(4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