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巫文化  

2015-07-17 15:39: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春徂夏,勞且未休。七月學校放了假,理應可暫時得閒,而其實更累。考試、改作業之餘,仍得四處周遊,清償文債人情。
   七月二日在燕京參加馮滬祥兄辦的兩岸傳統文化論壇後,轉成都,參與符號學大會,並去都江堰文廟視察。回京後,再轉往杭州,籌備九月中在浙江美術館辦的書法展。然後去衢州,又去了開化。
    開化一批朋友在嘗試復原開化紙,邀國圖張志清館長、浙圖徐曉軍館長、古籍保護中心王紅蕾夫婦去指導。我也附驥參加其錢江源論壇,略說開化紙之價值及文化產業發展之道。
    返京後,又專程去了趟石家莊,看閻秉會的書畫展。
    游旅問學,行走於疏風間雨中。另覓隙為高國藩先生作一書序,附後,餘不能殫述矣。人民東方出版社剛為我印出《四海游思錄》,這些便都是續章。

《中国巫术通史》

龔鵬程

     高国藩先生是诗人,是人类学家、民俗学家,在推动学术研究方面也贡献卓著。我认识他,快三十年了,但知道他在写《中国巫术通史》仍世大吃一惊。题如此之大,虽说他积累甚富,早在2001年便已出版《中国巫术史》(该书且荣获江苏省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写起来可能驾轻就熟,然而这毕竟不是容易做的题目,要花绝大气力呢!

他寫畢,我看了更加驚嘆。因為他的巫术通史,事实上就是在讲整个中国人的巫文化。

巫,看起来好像不难明白,《说文》早已解释巫就是降神者;故巫术云云,当然就是指一切降神驱鬼、与鬼神打交道之法。

但细思即知情况不那么简单。例如迎神驱鬼时常會使用咒语符箓,故咒与符均可视为巫人之术。可是咒语和符箓却可以单独存在并发挥其作用。这些作用常可与鬼神无关,是咒与符本身就具有的效能。

  例如孙思邈《千金翼方》中有禁咒卷,什么病念什么咒语即可获致什么疗效,乃是与一般医家用药完全一样的,故列入药典中,推荐给病人。此类咒语与降神毫无干系,然施术者与病家都相信它拥有治疗之效。此种“相信”和“运用”,整体即属于一種巫文化。因为施者与受者都不能完全了解为什么念什么咒就会有什么效果,只是在一种社会文化中相信并接受之而已。为何相信,一部分取决于疗效,一部分由于社会心理及该文化社群之知识结构。若无此社会心理和相应的知识结构,则虽咒符仍然有具体疗效,依然不能被该文化社群理解、认同或接受。

  现今医科大学教授《千金翼方》的多了,然而不是把这两卷禁經删了,就是根本不教咒语;谈及符咒,則均斥为迷信、不科学,就是这个缘故。

  实则所谓科学,即今之巫术也。巫为总名,巫术、巫文化底下有许多分支,名号颇不相同,今之科学,便属其中之一端。

  换言之,巫术涉及的,不仅为鬼神。巫与鬼神相关者,不过是某些时代某些地区或某文化社群对巫术的一种解释。如不用精灵与鬼神来解释巫术、巫现象,也可以用交感、模拟、反抗等原理来解释,或乞灵于所谓科学,量子啦,物理啦,场啦,原子啦等等。因此不能以为巫术仅是一种原始的文化或思维,它是遍布古今的。更不能把巫和封建、鬼神信仰、不科学等同起来,它也是遍存于中外的。

   那么,巫到底是什么?《说文》讲的其实也没错,降神之“神”若不看死,则确实可提供我们一条思路。盖人本来有思维、有精神,是思虑与行动之主体;但某些时候,我虽仍是我,可是似乎另有一精神主宰者进入我身体中。这时原有的主体退位或隐蔽了,由另一个主体来导引我行动或说话,此即一般所说的降神。神下降,进入了我。各种宗教之神圣经验都是如此的,聖靈充滿、佛在心中、神與我同在等等,只是說詞不一樣而已,均属于巫术之一类。

这降神之神,重点是指替代了我原有精神之另一作用者:人在被降神、附体之後,认为一切言行均不再是我做的,而是“他”,是另一起具体作用者。

这个“他”,常被解释为精灵、鬼神,但也可被解释为某种客观的原理原则,例如天命、气运、理数、五行、八字,或交感、模仿、反抗、科學等等。总之,这时之言语、行动、发生了什么事、出现了什么效果,均非我所能知,有时我甚至被蒙在鼓里,主体隐匿不彰。要待事後,神退了,也就是走出巫术状态了,才豁若初醒、恍然大悟。

所以,巫术事实上就是相信“有个自我之外,尚有能起作用者”的一种思路和行动。例如我正谈着恋爱,但我相信恋爱能不能谈成,关键不在我,而在于月老是否帮忙,或某种咒语、符箓、术法(下蛊、把鼠尾烧成灰喝、饮足底泥之酒等,詳见高先生書第廿七章第五节)是否奏效。我要身体健康,但不是从保健、锻炼、调节食色等方面着手,而是希望神灵或符咒能起作用……等,都是巫术、巫思维。由伦理学上说道德的“自律”与“他律”来看,巫正是一种他律的态度。凡相信人生与世界常是不由自主的,皆属于此。

高先生谈的,就是这一路思维之总体状况。故由上古一直讲到现当代中国人的生老病死,贯串一切民俗、宗教、医疗、商业、政治活动,也遍及汉、满、女真、党项、契丹、蒙古、吐蕃、苗、瑶各族。恢宏博大,气象万千。而具体解说,则多依据他频年踏勘调查之所得,故亲切有味。引经据典,又能要言不烦,探骊得珠。故虽大书,多达二百余万言,却读来如短秘珍笈,唯恐易。其中义纷,不及備論,只能请读者诸君自去细细品味,我此处聊为喤引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