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現代性的傳遞與融異  

2014-04-14 20:04: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日赴杭州參加浙江省美术馆《弥散与生成----潘公凯个人作品展》之研討會。我主持了其中“自觉---现代性的 传递与融异”的一場討論。依潘先生之設計,本場将专注于在现代性研究以及艺术史、思想史的层面上讨论中国20世纪现代美术之路”。

      因為他認為:现代化,在继发现代性国家以不同时间、模式、状况下发生,但大部分情况下是在殖民或半殖民的情况下,作为“被引进”现代性的传递与回应。经历一个世纪甚至更长时间(如印度)的传递与反应,被引进的现代性成为这些后发现代国家的文化艺术现代化中的重要构成。这一现代化的具体过程,特别是被引进的现代性如何传递、变异、反应,成为继发现代性国家在遭遇全球化时的重要语境。现代性的传递与变异,以及由此在全球化时期形成的各自相异的本土参照,共同主导了当下全球出现的新兴艺术形态。

我的發言,大體順著會議的要求,講講東方三種現代化類型與藝術的關係。略謂:

研究中國現代化、現代性、現代社會轉型的先生們,常以東西方對比、對舉或對立的方式進行討論。殊不知中國並不是東方唯一的變遷典型;論東方,我們還應關注另兩種形態。

一種是日本。

日本在接受西方、受其衝擊的情況中,前半段與中國類似。都是發現自己不能再守其故步了,故打開門戶,大舉接納西學,向西方學習。

此在中國,為戊戌變法、辛亥革命、五四運動,乃至文化大革命之一系列行動。反傳統,清掃現代化之障礙,改造自我意識,以趨近於西方,乃社會主流及方向。

在日本,則明治維新,舉步在中國之前;向西方學習之效果,似乎也比中國更好。在此一時期,日本也有反傳統之傾向,甚至提出“脫亞入歐論”,要讓自己變成歐洲型國家,擺脫亞洲文化及地理身份。

然而,接下來就很不一樣了。在日本明治維新時期,固然大量吸收了西方文化,可是同時也是日本國學運動、國粹主義的高峰期。推動日本政經社會體制改革的,除了西方資源,更多的恐怕仍是朱子學陽明學乃至日本神道,以致逐漸形成國家主義,并走向軍國主義。

因此日本之現代化轉型,并未使其更歐洲更西方,而是更亞洲。最終它還要代表整個亞洲來與西方對抗,號召建立“大東亞共榮圈”。不但在歐洲參戰,更打向美國。

在藝術領域,日本由西方引入了現代藝術觀念、體制、教育,但明治維新時期也是中國文人畫(南畫)的流行期,對中國書法之研究與發揚亦盛於此時。隨著國粹運動及京都畫壇之活動,日本逐漸形成“西洋書”“西洋藝術”之外的“東洋畫”“東洋藝術”概念。

此不僅與西方分庭抗禮,更對西方發生反影響。眾所周知,日本浮世繪是吸收西方之透視法而形成的,可是後來浮世繪反過來影響了歐洲印象派等。日本的服飾也影響了英法的時尚界。諸如此類,不勝枚舉。例如東方建築與書法之藝術價值,也即是由日本岡倉天心等人推介予西方的。尤有趣的是禪學佛學。日本佛教,本來在幕府以後已逐漸失勢,但佛學之研究在大正、昭和時期甚盛,所編《大正藏》《卍續藏》通行於西方,所有研究漢傳佛教者均使用其文獻資料并主要參考其論述。而中國所創造的禪宗,更由日本發揚光大,影響及於西方一切談禪藝術禪精神者。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日本戰敗,但一種擁有強烈東洋特色的現代化進程並未被壓倒,六七十年代仍引發了“歐洲型資本主義”的討論。略謂日本的資本主義發展有其獨特性,與歐洲資本主義社會之發展不同,可能與其儒家文化基底有關云云。日本人的生活和精神領域,傳統與現代也是並存兼容式的,不像中國割裂、對立、齟齬那麼厲害。

另一種是伊斯蘭。

伊斯蘭世界在十九世紀後期,與中國日本一樣,銳意效法西歐,謀求政治經濟社會體制之改造,吸收歐洲啟蒙運動之觀念,強調理性與科學,推動政教分離。這時出現的,即是伊斯蘭現代主義。當時土耳其凱末爾最崇拜的就是明治天皇,可見一斑。

但爾後的發展,卻與日本頗不相同。雖然土耳其至今仍在“脫亞入歐”,希望躋入歐盟,成為歐洲社會之一員,但社會意識於此卻有極大的爭議。諾貝爾獎得主莫帕克反映社會對此問題徘徊游疑之作品,就不見容於土耳其政府。土耳其之外,廣大的伊斯蘭社會更似與土耳其有不同的路向抉擇,不脫亞入歐,而是要走自己的路。

因此1926年即出現了世界穆斯林大會,發展至六十年代而有伊斯蘭世界聯盟,繼之又有伊斯蘭會議等組織。其方向越來越背離現代西方,要回歸傳統之價值與體制。復古、原教旨主義與激烈反西方,往往混揉為一。近年在西方頗受重視的薩伊德“東方主義論”,事實上也即是在西方社會反對或反省西方對東方的錯誤論述。因此,整體伊斯蘭文明所顯示的現代社會轉型,乃是先學習西方,爾後反激、反抗西方。

在藝術領域,伊斯蘭世界也因此幾乎絕無西方現代藝術可言。其藝術,包括手工藝似乎都與現代性、現代化無甚聯結。

所以國人平常總說東方西方如何如何,仿佛東方是一整體,而我們自己就代表了東方。其實東方對應西方之現代衝擊,反應模式極為複雜,至少日本與伊斯蘭文明即與我們不同,成為東方三種主要類型。其他印度、越南、馬來西亞、印尼等被殖民者,類型更是不同。這些,都是我們在討論“現代性的傳遞與融異”時所該注意的。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