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儒教再議  

2014-02-13 11:10: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扶鸞降仙,近世知識界無不斥為迷信,謂其妄謬不值一哂;扶箕而成的所謂經典,也多鄙俚可笑。許地山《扶箕的研究》以降,此類觀點多矣!

但這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二是什麽呢?扶箕降仙可能是假的,古代儒者都不曉得,要到近代你們才發現嗎?你們只知他做假,殊不知假有假的作用,正可供我神道設教,講我要講的道理以化民成俗呀!此一見識及其作為,才是有積極性的,比僅知拒斥鄙夷者高明多了。

其次,扶箕出來的經典,多鄙俚。沒錯。但這些儒生不會寫文雅高明點的詩文嗎?那當然也不是!而是針對沒什麼知識與文化的一般氓庶,要教化他,只能給他們這種淺顯易懂且易奉行的東西。不考慮言說對象與情境,徒自矜高,斥其鄙俚,只能顯示自己才是真正的蠢蛋。

再說,扶箕出來的經典又全是鄙俚嗎?那當然也不,因為有許多雖淺顯而仍可觀者,一些聖賢經典的註釋便是如此。讓我舉個例子。

我有一冊《增注大學白話解說》,是民國三十年辛巳扶箕出來的,後由臺南崇德基金會當善書印贈各方。崇德,乃一貫道發一崇德組之組織。書首有濟公活佛的序,接著是《大學解》、《大同禮儀篇》(即《禮運·大同章》),接著又是濟公活佛聖訓廿七條。然後是自序,自稱奉純陽之中,可知是依託呂洞賓的箕筆。

一貫道,是近代最著名的“反動會道門”,過去常被稱為一貫害人道,在海峽兩岸都遭禁。這樣一個教派,扶箕弄出一部《大學》白話註解,且又是呂洞賓又是濟公什麽的,你一定要哂其妄誕了。

然而,他根本就明明白白說了,這是神道設教:“神道設教,而神者非怪力之言,依三教之經典各參考其義,豈謬於三王之道耶?蓋三教聖經非惑於人,而為萬世之法也”(自序)。假托鬼神來講道理,而這個道理又是根據著三教義理來的。

三教義理,各有主張,這裡則顯然又是以儒為本的。所以說:“統言其義,天地之化,莫遠於大道之理。故學道者,明於理,達於道。物各有理,,人皆有性,性而不明,焉達於道理?……仁者性也。性者本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其餘因果報應、鬼神靈異、丹鼎符咒等等,併皆無有。

依此即可知它是強調本性的。本性是仁、是善、是明、是德。可惜受了物慾私利所障蔽,所以才不明不善,失德違仁。修身工夫則是要克除私欲,迴歸本性。整部書即是發揮此義。

具體解說時,他也會援引佛道。例如解“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時,說這種工夫,乃是由本性做起,最後才能盡己之性、盡天下之性。然後道:“這就是佛云‘萬法心中生。天下樞紐仍在理性上呢!知止在身的工夫,得名師一指,曉本性的止處,定一身次序,心不亂動,物欲不染,清清靜靜,守此玄竅,安然一身,降服世欲,就一旦豁然貫通”。援引佛說,并以點傳師指點人的玄關一竅,是一貫道傳教的特徵,此處也如此說。但它如此說的目的,顯然仍回到儒家宗旨,教人守定本性。

同樣的,它解“克明德”說是:“除去那物欲,本性自然就光明了。《道德經》上說:“不見可欲,使民心不亂。”亦是引道家語以詮儒家理。

不止如此,它甚至還引用了基督教伊斯蘭教之說,如云:“回云清真無欲、耶云默然不動心,皆是除去物欲,從根本做起。”之類。

其所謂三教合一或五教合一,不過如此。在義理上當然可商,不免有曲解佛道回耶諸教之處,但它原本即不是爲了傳佛教道教回教耶教之道,只是採用可資詮釋儒理之一切好言語來宏闡儒學罷了。

而它宏闡的儒理,十分明顯近於宋明理學之思路,但較為簡單,重點只在去除私欲,迴歸本性。一切說解,皆環繞此旨。

不過我們也不能小覷它,它實有自己的特色。

我們都知道,《大學》是程朱提倡起來的,可是程頤更改《大學》本文,改“親民”為“新民”;朱子又依其所改,且分出經傳,再補了第五章計一百三十四個字,都引發了後世無窮爭論。程朱解格物致知,說“格”是“至”,到達的意思,所以格物意謂就事物考察之。這個解釋更是爭議極大。

這一本,結構上大抵沿自朱子。謂前面三綱領、八條目是經文,乃孔子傳授給曾子的道理;底下分十章,相當於朱子所說的傳。但第四章論格物、第五章論致知則與朱子本不同。它說是秦火之後這兩章亡佚了,現在它才補上。事實上這就是特出手眼之處,自具主張。

它釋格物云:“所謂格其物,使無所見欲,則其物不生,而其物格之矣。”這個格,它解釋為去除,乃是採用了王陽明的講法。去除欲望,則本心朗明,含藏宇宙,也是順著陽明的良知說來講。但“不見可欲,使心不亂”,卻是老子之說。若真依陽明,便不如此。因為本心既顯,物欲自消,何須不見物?它在這段中又說要非禮勿視、非禮勿聽,叫人“無有可願欲的事,還得叫他守性中的自然”,兩頭說話,正是義理不通透之故。

致知,它解釋說:“所謂知至,致其物以致其理,可謂知之至也”。推究萬物的道理到至極處,便知其理都在吾的性中。這個致,朱子與陽明都解做推的意思。但朱子的致知是與格物合在一塊說的,陽明的致知,是把良知推拓出去。它卻都不一樣,格物謂去除物慾,致知謂知物理,而此理又收攝於本性之中,而非推拓及於萬物。

親民與新民的問題也是這樣,它仍用《大學》原本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可是解釋時卻說:“性明了,在乎親愛天下的人民。人民同親同愛,在行人倫綱常的大道,就可以新民了”。這就又綜攝了新民說。

換言之,作者非常清楚朱子一脈與陽明一脈關於《大學》的爭議,期望予以綜合處理。雖學力不足以理此難局,但它本身仍有一個首尾一貫的想法,在《大學》諸解中仍可說是有特色及價值的。援引佛道回耶之言語,在這整個性理之學的義理框架中,實不過是一些小浪花而已。

此即所謂儒教及其經典之大體狀況。不同的儒教,各有其特點,亦各有其精彩,但這種以宋明理學融攝佛老回耶之形態、強調本心本性的立場,其實大同小異。舉此一例,讀者諸君可以推類其餘。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