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毓老真精神  

2012-06-09 08: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毓老真精神》序

龔鵬程

 

  這本書,談的是一位奇人:毓鋆。由於他的年輩與德望甚高,故在台灣,一般皆尊稱他為毓老。

  毓老從不上媒體,也不出書、不做公開演講。對於這個世界來說,他只是個隱士,絕對沒有聲音。但他淵默而雷聲,大名震漾於幾代學人之間。大家都知道這是位真正的大儒,亂世之豪傑、濁世之奇人;可是對他的身世與學問,又模模糊糊,搞不甚清楚,傳說出奇的多。

  張輝誠曾受教於毓老。雖時日較短,入門亦屬後進,心靈卻深受震盪。故於毓老過世後即遍訪周諮、爬梳文獻,整理了他的身世大樣,勾勒輪廓。把毓老不為人所深知的部分,清晰道出,可謂貢獻良多。尤其是溯考其家世、經歷,普查毓老的外籍學生名單,具見勞績。令人對毓老生平行履有「終於可以掌握了」之感,不致如神龍般見首不見尾。

  但身世履歷等等,其實都只是「迹」,而非「所以迹」,非其真精神。毓老精神氣力所萃,端在講學!

  近代儒者,其實都有個辦書院講學的夢。不過,書院是古代的傳統,古來儒者講學皆在書院,這是不足為奇的。可是在近代就難了。

  爲什麽?廢科舉、立學堂以來,教育國家化,實施的,乃是一大套學自西方且經東瀛改造過的所謂現代教育體制。書院雖不以科舉為事,但在這波風潮中一樣遭了否棄,不再能繼續承擔教育功能。在這種情況下,想再去辦書院,實即體現了儒者反體制、反時代、反對現代教育的精神

  如此反時代、反體制,自然易貽人以保守、落伍之譏。幸而現代教育本身乃是扶不起的阿斗,弊病太多、太過明顯了,所以社會上對於想恢復書院傳統的人還不敢太過非難。而現代教育既是如此之爛,真想辦教育的人自然就會越想把書院辦起來,實施自己心目中真正的、中國的教育。這也即是近代儒者都有辦書院之夢想,前仆後繼的緣故。

  可惜此事又是想著容易做來難的。近人所辦,以馬一浮先生復性書院為最著。但若細看,便知復性書院維持的時間極短,講了幾期就僅能去刻書了。後來竟連刻書也難以為繼。其所裁成之人才也甚少,僅存一冊《講錄》以令人緬懷之而已。

  馬先生之失敗,或許與他堅持不進入國家體制有關,熊十力先生當年即曾為此與相諍論,甚至分道揚鑣。至今兩賢在辦學上孰是孰非,也依然是樁公案,難有定論。我自己辦佛光、南華兩大學,試圖在現代大學體制中恢復書院傳統,一樣以失敗告終。故於二賢之爭,益發不敢輕議。因為我深知無論採取什麽辦法,想在現代社會中恢復書院教育,都是太難太難的事。

  唯一令人對此仍存希望、仍相信儒者事業畢竟可為、仍覺書院終究在現代證明了它可勝於現代教育的,乃是毓老所開創的典型。

  毓老乃遜清貴胄,據說幼時曾受教於康有為王國維,已而隨溥儀在偽滿,後又來台,任教上庠。這些早年經歷,大有傳奇色彩。人們津津樂道,先生則講得半雲半霧;後學者傳述,遂亦迷迷離離。

  故這一部分,雖不無可供談助之處,也增益了先生吸引人的魅力,但我以為未必足以深考或深信。依我淺妄之見,甚至有時會懷疑這些不過都僅是先生用世之術,有故弄狡獪之嫌。縱或確然曾經受教於康南海王觀堂,又曾任情報工作,而為蔣中正先生羈縻來台,先生之可貴可重處,亦不在此。

  那麼先生之可貴重處安在?如前所述,不在其前半生的出身與傳奇,而在他後半生所開展的講學事業上。

  講學,與一般所謂的教書不同。用韋伯的話來說,教書只是種職業,講學卻是志業。要講自己所信服的道理,去影響受教者的人生態度、價值理想,以陶鑄其人格。

  毓老只短期在大學裡執教,其後即離開現代教育體制,自辦私塾。一講就是五六十年,直到一百多歲了還在講。論私人講學之規模與時程,不唯近代無之,恐怕也越度古人。放在現代教育格局中看,更顯得夐絕壁立,能透顯出一位儒者剛毅卓越、信道傳道之篤的力量。

  他是滿人,且屬天潢貴胄,但對漢文化有如此深的信仰與感情,以發揚孔孟絕學為職志,本身就很特別。講學,以孔孟為主,旁攝百家,也很特殊。因為近世講說之能傾動流俗的,均是談佛說道,譸張為幻,獨先生不然。直說正理,不顯神通。所講則意在經世。而此經世之旨,乃出於隱士之口,則尤奇。與學院中僅將儒學或傳統文化當作知識材料看,當然也迥乎不同。

  我沒見過毓老,也未曾受教聽講,他又無講記流通,故於其所講大義,未盡瞭然。但我有許多師友曾去聽講受益,我綜合他們的轉述,感覺毓老之學根柢當在《春秋》。

  春秋乃王霸經世之學,然古文家重史,欲尊王攘夷;今文家重義,以通三世存三統。毓老是近於今文家的。但其今文又非董仲舒、何休、劉逢祿、康有為之今文,我以為他真正的淵源其實是熊十力,故能匯通大《易》,講革命、民主,倡言「群龍無首,吉」。

  此一路數,即使是熊先生的弟子唐君毅、牟宗三、徐復觀亦未繼承,遑論其他?毓老卒,中國這路學問大概也就絕了,再也沒有人能有這種氣魄、願力和學養來講此王霸之學了。毓老講學於此衰世,其迹頗近於文中子之講學河汾,然文中子能開有唐一代,毓老呢?似乎恰好是總結了傳統儒者的時代罷。我哀毓老,亦哀此世,遂至胡言亂語,潦草不能成章。不敢說是序,聊申慨嘆而已。

壬辰芒種,寫於燕京小西天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