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台灣去來  

2012-06-05 20: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廿九日才由福州返北京,三十一日就又飛抵臺北,去新竹清華參加中國文學批評研究工作坊。

這個工作坊雖只辦了幾届,源頭却甚遠。

當年我與蔡英俊、呂正惠、顔崑陽、黃景進、柯慶明……等人,每月在清華的臺北辦事處月涵堂講論一次。論之不足,散會後通常還去六品小館聚餐,然後再去喝咖啡,談到夜間乃散。

這些年,由於士不悅學,講論之風漸漓,以致這則往事讓不少後進緬懷了起來,越講越像一則上古神話或美麗傳說。因此就有了「百年論學」及這個「工作坊」繼武踵事。一方面號召我等老朽,再鼓餘勇,舊調賡彈;一方面呼喚新的、年輕的同道。

由於當年我們這個月涵堂講會也頗與香港的朋友交流,所以工作坊既在臺灣辦,也在香港陳國球擔任院長的教育學院辦。去年我也即去香港參加過,今則回清華,陳國球及香港中文大學張健亦同來。

據召集活動的曾守正說,這次工作坊開放報名後十分鐘就額滿了,頗令我驚異。沒料到這個時代居然還有那麽多青年對文學批評有興趣。工作坊開幕,校長也來致詞。這在理工科爲主的清華,似乎也是可驚異的。他且聽完了我們的報告才走。

會議:廖棟樑談王夢鷗先生對文學的定義,蔡英俊談語言、修辭與叙述,陳國球談現代文學批評與中國文學,張健談羅根澤的中國文學批評史,黃明理談文人寫壽序這種應酬文體的心理及文化意義,祈立峯談南朝咏物詩賦的語言問題,許銘全談唐人詩格,黃繼立談王陽明的樂論,曾守仁談明末清初牧齋與船山兩類詩史觀,卓清芬談趙尊岳評珠玉詞,顔崑陽談詩比興的言語倫理學效能,我則把正在寫的《文學理論》提出請大家指教。會議時間雖短,似頗充實。英俊煮的咖啡,依然醇香如昔,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時論學的心情。古人曾批評宋人作詞說:「北宋有無聊之詞以應歌,南宋有無聊之詞以應社」,今日學界到處辦會,事實上也就是頗有無聊之文以應會。這個會,差免於無聊,還不錯!

但據崑陽告訴我,黃錦鋐老師六月二出殯,他去吊了喪。很遺憾沒人通知我這個消息,或許大家認爲我人在大陸,故不煩知會罷!豈料我恰好返台,若知消息,尚可靈前一慟,可嘆!

黃老師在我入淡江時已離開,轉至師大。先是系裡派我去臺北請他回來演講,談莊子;嗣後他返談江,開《左傳》課,以竹添光鴻《左傳會箋》爲教本,我也去修課。後他於日本獲博士歸,我考入師大,即請他擔任指導教授,作《孔穎達周易正義研究》。淡江學弟連清吉則受他教示,負笈東瀛治《莊子》。我們兩人,可說是他到師大後,淡江一脉,香火僅存的了。因此我與黃老師,別有師大同門所沒有的感情。

我博士畢業後發表檢討臺灣博士教育的論文,國文學界一片嘩然,都駡我欺師滅祖。他當系主任,輿論更直指我批評的就是他主持的體系。可是他一方面要保護我,一方面又要應付因我放火而引出的外界攻擊,處境之艱難,可想而知。但他從沒重話說過我一句。後來還曾設法讓崑陽跟我回師大,由助教做起。

我們都願意追隨他,爲師大效力。可惜師大諸師友深不以爲然,事遂不成。如今想來,亦不知幸還是不幸。或許終究我們均屬於師大的邊緣人吧,現今我則邊緣又邊緣了。黃師之喪,連訃亦不得與聞,哀哉!

由新竹返臺北,約了鄒慧心夫婦到彭園,謁見道教會張檉、徐冠雄諸長老。慧心由成都來,我請陳廖安安排與張先生等會面。準備辦一儀式,讓慧心接法,領正一法脉傳承,以便回大陸去推展教務,故有此一聚。

底下附張輝誠一篇對這件事的報導,以存掌故:

 

跨海千里求正道,鄒慧心受戒成為正一道傳人

 張輝誠

 

201265日,大陸空手道最高段位的四川成都黑帶五段高手鄒慧心,在中華民國道教會理事長、六十三代天師張恩溥入室弟子,張檉長老的傳戒授籙奏職之下,於臺北道教總會館正式成為道教正一道六十五代傳人,道號大慧。

促成此事者,係鄒慧心結拜大哥、北京大學龔鵬程教授居間介紹。龔鵬程特別帶領鄒慧心到台灣,引薦予中華民國道教會理事長張檉,在場同宴的還有中華道教學院徐冠雄教授、台灣師範大學教授陳廖安、佛光大學教授林明昌等人。

龔鵬程先向眾人介紹義弟鄒慧心:山東人,自幼長於四川,是傳奇人物。曾到日本學習空手道,獲日本剛流派黑帶五段認定,後來又到曼谷向泰國拳王學習泰國拳一年,回國後教導中國中央、地方軍警單位,目前在各地徒弟已有兩三萬人之多。武功之外,兼修文藝,他會彈古琴、擅茶道、懂醫術,又自辦國學院,求道也很虔誠,每年都閉關三個月到一年不等時間。他住在成都,知道青城山是道教聖山,卻發現目前只有全真道,沒有正一道法脈,因此他想要在青城山恢復正一道,特別跨海來求正統法脈。

鄒慧心也表示:「來拜師是一種形式,這個舉措是具有歷史性的。在我心中有很寬廣的想像和願景。這次拜師,一來希望得到正宗道統傳承,二來希望發揚光大正一道。目前青城山道觀都是全真道,沒有正一道,但全真道的歷史只有八百多年,正一道卻已經一千八百多年。我的前半生是武和茶,後半生我就只是求道了。2005年,家母過世前對我說:『我走了之後,你姓張,不姓鄒。』當時我不懂這個意思,但現在我懂了。家母姓張,這是天意。」

鄒慧心這樣說,原來道教創始人正是姓張。張陵,東漢人(西元34年-156),道教徒尊稱為張道陵、張天師。張道陵死後,即由子孫或親人世襲張天師之位,至今已傳了六十四代,歷時一千八百多年。至於全真道,則是創立於金朝的王重陽,王氏弟子丘處機(西元1148年-1227)曾為蒙古成吉思汗講道,頗受信賴,所以漸漸形成了北全真、南正一的局面。

張檉長老當場收鄒慧心為入室弟子,並囑咐說:「先師曾告訴我:正,就是不倚;一,就是不二。正一就是不偏不倚、道性不二。」鄒慧心恭謹領授師訓。

張檉長老的師父,就是正統第六十三代天師張恩溥。張恩溥於1949遷往台灣,1969年逝於台北,張檉長老為其入室弟子,被張天師指派為嗣漢天師府台北教區執行祕書,同時主辦台北市道教會一切業務。今已為中華民國道教會理事長,是台灣道教界的領袖。當時張恩溥天師以「高鴻鼎大羅」傳戒受籙,在臺灣即從「鼎」字開始受籙,張檉為「鼎」字輩的長老級人物。張檉看鄒慧心求道心貞、胸懷鴻圖,又是曾任中華道教學院教務長的龔鵬程教授介紹,因此特別以「大」字輩受籙,道號大慧。

正式傳戒受籙儀式,於201265日在臺北道教總會館舉行,場面非常莊嚴隆重。一切儀式均遵循正一派傳統範式,一位身著黃色道袍罡衣的大道士,領導六位紅衣道袍罡衣道士,在會館正廳供奉玉清原始天尊、上清靈寶天尊、太清道德天尊三神像之前,奏樂、燃香、持笏、請神、誦經、步罡、持劍、燒符、密咒、手印,然後起請張長老,及徐冠雄及陳廖安兩位教授見證。由張長老端跪朗唸疏表,再傳授法器、奏職證給穿上道袍罡衣的鄒慧心,最後訓勉傳戒,順利圓滿完成所有受籙科儀。儀式歷時一個小時。

長老最後期勉鄒慧心弟子,要以宏揚正一道為終生職志。鄒慧心,也就是大慧道人稽首領命。

 

 

  评论这张
 
阅读(6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