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樂府歌辭與地理  

2012-05-25 21: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樂府詩的研究,慣例是依曲調分,郭茂倩《樂府詩集》就是這麼處理的。但因樂府的曲式音調今皆已不可考,故近來的研究不得不轉向歌曲之故事和作者身分上做文章。我不敢菲薄此類研究,但願提供另一種觀察樂府詩的脈絡。

  這脈絡就是地理。

  以地理來觀察音樂,其實也是老方法。孔子編《詩》時,風、雅、頌之大框架固然是用音樂來分,但風之內部就是以地理分的。十五國風,地不同,聲自然也就不同。

  樂府詩的原理也一樣。例如吳歌西曲,雖皆屬於清商曲辭,而一為吳地之歌,一為長江中游曲調,兩者聲情遂別。吳歌之神弦曲,青溪小姑白石郎,唱的乃是南京一帶的故事,故不能泛泛視為一般神歌,乃是地域性極濃的。另外像〈春江花月夜〉,也不能泛詠一般的春月江水,必須是與金陵花月直接相關。溫庭筠〈春江花月夜》說:“秦淮有水水無情,還向金陵漾春色”,即緣於此。詩人絕不會用此曲調去詠黃河或巴蜀之春月。

  同理,西曲中《石城樂》出自湖北竟陵,《烏夜啼》作于南兗州。〈估客樂〉寫樊鄧間事,〈襄陽樂〉〈襄陽蹋銅蹄〉〈江陵樂〉〈雍州曲〉〈三洲歌〉更不用說了。三洲,乃商旅來往巴陵三江口之歌,與估客樂、賈客樂一樣都有行商估旅之情,但若用來詠江南商賈便不合適。

  江南另有一批歌,叫「江南弄」,包含採蓮曲、采菱歌。夏天何處不開荷花?何處不可採蓮采菱?然而,若作採蓮曲、采菱曲,卻不能泛寫他處,必須是江南蓮菱。所以李白的採蓮曲說:“若耶溪畔採蓮女,笑隔荷花共人語”;賀知章則說:“稽山雲霧鬱嵯峨,鏡水無風也自波”,若耶溪、鏡湖、會稽山都在浙江。王昌齡說:“越女作桂舟,還將桂為楫”,齊己說:“越溪女,越江蓮,齊菡萏,雙嬋娟”,更都直接說是越女採蓮。

  凡此皆可見古人作樂府詩,擬題之外,還須考慮它的聲情。而聲情即包括了這個曲子到底是寫何地物事的考量。我們讀樂府詩,同樣也須注意這種地理音素。

  因為很明顯的,凡寫邊塞事,多在橫吹曲中。橫吹曲原是北狄樂。北狄樂後來分成兩部,有簫笳者為鼓吹曲,用於朝會、道路、給賜;有鼓角者為橫吹曲,用於軍中。曹操征烏桓、燕魏之際的鮮卑歌、北朝慕容垂及姚泓時的戰陣歌曲、胡歌等俱屬橫吹,因此那裏面都是隴頭、出關、入塞、出塞、折楊柳、關山月、落梅花、紫騮馬、驄馬之類,感邊戍、傷離別,而懷念“洛陽大道中,佳麗實無比”(沈約·洛陽道)。六朝及隋唐人寫邊塞,均用這些題目,依題目與聲情之內容來大談邊塞,大抵不是真有其事,文類規範至為明顯。

  另外,相和歌中也有《江南可採蓮》。據郭茂倩考證,梁武帝作江南弄之採蓮采菱諸曲,源頭即在於此。但江南弄的採蓮采菱專就吳越之採蓮說,相和歌的採蓮就不一樣。原因何在?因相和三調本出漢房中樂,原先都是楚聲。在楚聲這個脈絡底下講江南可採蓮,江南所指之區域就要比《江南弄》的江南大得多,且比較偏上游。所以你看梁柳惲所作,云:“洞庭有歸客,瀟湘逢故人”,沈約說:“擢歌發江潭,採蓮渡湘南”,都泛及湖湘。劉希夷所作,說:“潮平見楚甸,天際望維楊”“暮春三月晴,維楊吳楚城”,又包涉吳楚。到李益的“嫁得瞿塘賈,朝朝誤妾期,早知潮有信,嫁於弄潮兒”就講到瞿塘峽了。這是江南嗎?若不知此曲本出於楚調,豈不對之要一頭霧水?

  楚調還有相和歌中的楚調曲,不過這類曲調中有歌《泰山吟》、《梁甫吟》、《泰山梁甫行》的,乃以楚曲言人生之哀,以泰山為人死後魂魄歸往之所;與楚調多寫《白頭吟》、《長門怨》、《婕妤怨》、《長信怨》、《玉階怨》,表達人生怨離之感相似。泰山這個地名有特殊含意,故凡作《泰山吟》、《泰山梁甫吟》皆有蒿里薤露之意,主題明確,地理意涵亦甚為確定。

  另有專吟楚事者,如《楚王吟》、《楚妃歎》、《楚妃曲》、《楚妃怨》等,收在郭茂倩《樂府詩集》相和歌的吟歎曲中。

  與專門詠楚事的這批作品類似的,還有蜀國弦,也屬相和歌。本來樂府古辭就有《巫山高》,屬鐃歌。後來用此題者多逕詠巫山之高,北齊虞義說:“南國多奇山,荊巫獨靈異”,梁元帝說:“巫山高不窮,迥出荊門中”都是。瑟調中的《蜀道難》也是如此。《樂府解題》說此曲“備言銅梁玉壘之阻,與《蜀國弦》頗同”。凡作此者,未必身歷蜀道之難,而言其險峻皆同,也都屬於依題擬作之性質。

  其他特顯地理含義的,還有瑟調相和歌的《隴西行》、《雁門太守行》、《飲馬長城窟行》、《蒲阪行》,都寫邊塞事。與橫吹曲中那一大批邊塞詩可以互參。

  此外該注意的就是一些京城詩了。京邑本就是詩賦中一大類,樂府亦不例外,如郊廟歌辭、燕射歌辭,郭茂倩所收凡十五卷,全都作於京城,亦用於京城之各種典禮中。鼓吹辭中凡寫出師、還朝、入朝、校獵、送遠、凱旋、君臣之樂等也都是如此。

  但此類曲辭雖備顯朝廷威儀,可見京城之氣象,畢竟仍非直接描寫城市景觀及都中人民生活狀況。橫吹曲中的《洛陽道》《長安道》,相和歌清調曲的《長安有狹斜行》、瑟調之《煌煌京洛行》就直接描寫了。

  這類歌,多是刻劃京師之繁華,王孫重行樂,公子好游從,而且佳麗遍地,遊俠彙聚。一種奢華、放縱、世俗化的世界躍然紙上。

  清調曲中的《相逢狹路間》《相逢行》也屬此類。題目上看起來並無地理上的專指,但實際上不是在隨便哪條路上狹路相逢,而只能是在京城。故李白《相逢行》一開頭就說:“朝騎五花馬,謁帝出銀臺”,昭明太子的《相逢狹路間》也以“京華有曲巷,曲巷不通輿”開端。

  京城乃遊俠窟,故戴嵩《煌煌京洛行》說:“欲知佳麗地,為君陳帝京。由來稱俠窟,爭利復爭名。”

  此類京邑描寫的另一批親戚,就是講少年遊俠的《少年行》《結客少年場》《少年子》《少年樂》《漢宮少年行》《長樂少年行》《長安少年行》《渭城少年行》《輕薄篇》《遊俠篇》《灞上輕薄行》《遊俠行》《俠客行》《博陵王宮俠曲》《遊獵篇》《行行且遊獵篇》《遊子吟》《壯士行》《壯士篇》等等。這些遊俠詩,乃京城書寫的一環。郭茂倩列在雜曲歌辭中,講的不是一般的遊子,而是對城市裏遊俠少年生活狀態的刻繪,從一個特殊角度來呈現都市之奇異景觀。

  這種都市主要是京洛、長安,有時也旁及其他都市,那就是曹植《名都篇》這種。詩云:“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郭茂倩解釋道:“名都者,邯鄲、臨淄之類”。《少年行》這類曲子,就果然也有《邯鄲少年行》。宋劉義恭《遊子吟》則說:“三河遊蕩子,麗顏邁荊寶。…… 綢繆甘泉中,馳逐邯鄲道。”邯鄲遊俠與京城俠少一樣,都屬鮮明的城市風景,足堪留意。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