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哀詩人  

2010-08-26 18: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月十八日辦完國學營,由鄭州匆匆趕回北京。二十日就又飛返台北。旅中得張夢機先生惡耗,甚以為哀,而無暇作文;回來後草草寫了一短文,趕在紀念集送廠前交給李瑞騰。言不盡哀,錄存如下:

哀詩人

龔鵬程

 

  在河南開封大相國寺參訪途中,獲知張夢機老師過世之惡耗。一時震悼,無法言語,惟有佛前稽首,遙為禱念而已。

  夢機師是大詩人,詩集自《師橘堂詩》以降,付刻者即有八九種。我近年在大陸,頗參與一些古典詩詞文稿的整理工作,因而趁便向黃山書社建議把台灣詩詞名家的集子也一併刊印出來,該社甚表支持。故我首先就印出了周棄子先生集,接著分別安排李漁叔、成惕軒、汪雨盦、羅戎庵諸先生的稿子。夢機師乃台灣詩壇之重要代表,焉能不納入這個編輯出版計畫?因此當然也向他約請了,煩他總攬舊作,自編一集,交我繡梓。

  不料他對此竟是極為矜慎,痛加刪削,精選者僅寥寥三幾百首,餘均以為不必傳亦不足傳。我於去歲秋間,由他府上取回選本後,交與主編劉夢芙先生。劉先生期期以為不可,說:「別人的詩都嫌太多,張先生如此大手筆,卻選得如此之少,實在太可惜了!」託我再向夢機師遊說,務求全豹。我自然是極為贊成,乃反覆慫恿之,夢機師也終於同意了再作增補。

  今年春,新本子編好後,我請他郵遞給我。他不同意,堅持當面交付。我乃於返台到成大演講之際,專程跑一趟玫瑰中國城,趨府拜謁。

  老師看起來氣色甚好,談到下學期即將開設的課程,仍是意興湍飛。但編好的本子,我一看,卻仍是選輯。心中不免暗忖:果真是「大匠不示人以璞」嗎?抑或是:尋常刊稿,不妨率性,若欲信今傳後,則必嚴加揀擇。他如此審慎,且召我親往授受,莫非有託後之意?

  我不敢多想,只聽他又對我說:「你排好後,替我校一遍,我就不看了。校畢,為我作一序,我亦不另作或邀人作了!」於此,我自是義不容辭的。不過,選本似乎仍較單薄,因此我建議把《近體詩發凡》也附入。此雖夢機師少作,但其詩之法度針鏤,不難由茲而見。且文體與詩足以相發,他後來一些語體文的論詩著作,誠然更為精微,卻不好附麗於詩篇之末。他也同意如此,費了一些勁,特為撿出該書交我。

  從玫瑰中國城回來,一路上聯想甚多。想到夢機師在詩壇承先啟後的位置,想到他帶著我們作詩、讀詩、辦活動的往事,或悲回風、或傷逝水,舊夢前塵,歷歷在目,令人頗難為懷。

  但隨後攜稿赴大陸付排,此事便已擱下了。不想如今卻又陡然被喚起,所以我才會說乍聞惡耗時,真是震悼難名了。

  台灣詩壇,主流當然是現代詩,傳統詩詞的陣營甚小。可是小領域中卻又橫分若干畛域:本土詩社,自成傳統;來台詩家,是另一批;學院是一批,學院外又是一批。詩風、詩觀、人際關係各有脈絡,夢機師則是它們的接合點。同時,在老一輩詩家和我們這一代甚至更年輕一輩的學詩者之間,夢機師也是無可比擬、無可替代的接合點。這是只讀他詩的人所難以體會的。

  我見過許多記述老師的文章,大抵都會談到他豪俠爽豁、詼諧善談的個性;即使中風病廢之後二十年,依然能以其人格魅力聚合朋輩。這是他奇特的稟賦,但這種稟賦並不是泛然人際酬酢式的,其本身就是詩,乃詩之興也!

  他永遠有詩人之興,興高采烈,一時興起,遂不斷與周遭友朋共同興於微言以相感動。所言亦皆是詩。詩史、詩料、詩藝、詩壇掌故,旁斜雜錯於一切言談舉止中,故亦形成一種詩的氣氛。這種氣氛又非刻意為之,跟我們參加座談會、聽演講、伺候詩人獨白時迥然不同。發於性氣,成於自然,而又仍作用於詩,令不同領域的各色人等都能在此化除畛域,重新以詩、以詩人之心態覯面相親。這是他獨特之品質。以我所見,包括大陸在內,華人世界再無第二人有此本領。

  我入大學以來,所與知見之老輩詩人、本土詩家詩社詩史、同輩詩友、青年詩詞愛好者,幾乎都因夢機師而得緣,連現代詩方面亦不例外。原因即在於上述他這種詩人性氣的聚合力。

  而我本人的經驗,又只不過是他眾多摶成裁就的詩事業之一端。若問李瑞騰、簡錦松他們,相信他們的感受亦會與我相彷彿。我在《四十自述》中曾讚歎夢機師本身就是詩,事實上確是如此,詩人本色,成就了一番奇特的詩事業。

  但夢機師的生命實又不只限於詩。我講的,不是他曾任中央大學中文系主任或總務長等行政庶務上的事功,而是他在推動整體古典文學研究上的貢獻。

   台灣的古典文學研究,在一九八○年古典文學研究會成立之前和之後是不一樣的。之前是傳統型的個人研究或學派式傳承,之後是現代型的學會整合作業。首任會長為黃永武先生,繼任者為王熙元教授,接著就是夢機師。諸公領導擘畫,影響深遠,乃是在台灣學術史上不可磨滅的功業。

   在夢機師主事時,黃永武王熙元諸先生皆已漸漸逍遙物外,王熙元先生後來更因癌症而去世,兩岸關係又恰逢新局。故那時除了因應學界新陳代謝之情境,推展一些主題型研討、鼓勵青年學子進入研究體系之外,還開始關注兩岸交流與學術競爭,並嘗試拓展與台灣草根團體的合作。

  夢機師自己也於那時旅行大陸多次。在中風不良於行之後,這些旅行經驗輒被他反覆咀嚼沉吟,形於詩篇。但對於當時如何推動古典文學研究及兩岸交流,夢機師卻幾乎絕未齒及。可見這些事,在他心目中,簡直全不介懷。我那時曾輔佐他,擔任了一陣子秘書長,深知這其中任事之難與擘畫之艱,自然也更對他替眾人謀而毫不居功的心態愈為嘆仰。詩人而能任事,古來所難;任事而能行所無事,若與己無關,更不易見。

  這樣的人,驟攖奇疾,病廢二十載,如今又忽焉化去,實在是台灣人文社會之一大損失。而這種損失,或許還有些象徵性的意涵。例如前面提到的王熙元先生,也是未及耄耋就去世的。王先生物故前後,于大成、周何、婁良樂、沈謙諸先生亦皆如此。

  他們都屬於青少年來台,在台成長成學的一代。少年英特,鋒穎可觀;又受教於來台諸大師,故為學亦皆藝業不凡,俱能頭角崢嶸、專門名家。然而這一代也常是不幸的,生於兵戈亂離之時、長於戚友睽隔之世,待得歲月康豫,力學有成,則病來噬人,往往中壽而止。這許多令人深有期待的學者,遽爾凋零,使人悵痛的,不止是師友情誼,還有學衰道喪之哀。夢機師的遭遇,尤為其中典型。壯年喪父喪妻,繼而中風;以無比毅力復健,重開講席之後,又終於捨報而去,未能波瀾老成。

  此等可哀之境,還是他自己輓于大成先生的詩講得最為深切:「高才博學助清狂,字畫棋文甲上庠。書種已稀嗟汝逝,塵緣全了換吾傷。真憐叔世身先免,多恐泉臺夜更涼。深誼堪嘆祇如此,人間地下兩茫茫」「早有榮名比管寧,平生沉痼損心形。三餘不廢皮黃戲,六藝能通四五經。往事漸隨雲去盡,講堂空賸月來聽。尊文莫道堪回變,零楮年時散若萍」。

  書種已稀嗟汝逝、講堂空賸月來聽。唉,這是甚麼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