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汪中先生  

2010-04-27 10: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雨盦先生逝世,未能往祭,甚哀。錄賴貴三兄所撰事略,以見吾師之一斑。師無俗世聲名,亦不屑此,然其造詣,當世何可多得?曾在南京一美術館參觀,見啟元白先生一圖軸,汪先生題署。館方云遍查大陸書家人名辭典一類書,不知此雨盦為誰。我暗哂之。而此即可以見我師之風格。貴三兄這篇事略,為供一般人理解,不得不藉一些世俗評價和名家名人關係,來說明先生的地位,其實先生之灑脫自在處、超然高遠處,正在不與俗諧處。其詩書之長,亦即在此。

龍眠雨盦先生汪中教授事略

賴貴三 

    先師汪中教授(1926-2010),字履安,號雨盦,或自署雨公、愚公。民國十五年(1926)六月十日(農曆丙寅五月一日,肖虎),生於安徽安慶,祖籍安徽桐城(古稱龍眠),故亦自署「龍眠」、「雨壇鄉人」。雨盦師尊翁遊宦,晚年寄寓安徽省懷寧縣,遂為籍貫,讀書啟蒙於鄉。民國四十八年(1959)一月,與師母王安寧女士結縭,共育有三女一子,因酷愛《昭明文選》,遂以書名命名,分別為長女昭、次女明、三女文、長子選,傳為杏壇士林嘉話。

    民國二十六年(1937),雨盦師十二歲,抗日戰爭爆發,舉家避居桐城北鄉,遂就外傅。居楊樹灣,從尊翁舊雨楊亮甫先生讀書為文;學詩於皐田先生,亮甫之猶子也。民國三十三年(1944),十九歲,始入中學,讀書於桐城縣城縣立中學。抗戰勝利,日本投降,又移家懷寧。民國三十五年(1946),二十一歲,高中畢業。民國三十六年(1947),二十二歲;八月,考入國立安徽大學文學院中文系就讀,從潘師重規(石禪,1908-2003)遊,校長楊亮功(1895-1992)。

    民國三十八年(1949),二十四歲,赤烽大作,尊翁已七十高齡,遂託雨盦師於叔祖劍飛公,乘火車由浙贛轉湘桂;九月,自桂林搭飛機經廣州來臺,任職編輯於民本通訊社民本廣播電臺。民國三十九年(1950),二十五歲,七月,離職;八月二十五日,轉學入「臺灣省立師範學院」(「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前身)國文學系四十一級,復從潘師石禪先生遊,校長劉真(白如,1913-)。民國四十一年(1952)畢業,服預備軍官役一年。四十二年(1953),任教於臺灣省立師範學院附屬中學(即今「師大附中」)。四十四年(1955)六月五日,師院改制為「臺灣省立師範大學」,白如先生獲省府聘任為校長;是年,雨盦師聘返國文系任助教,復應劉校長之聘,擔任秘書。此後,歷任講師、副教授、教授,並兼任臺灣大學、輔仁大學、淡江大學、文化大學等校中文系所教授。期間,曾三度應聘赴大韓民國任忠南大學、外國語大學、高麗大學客座教授;一度赴香港,任新亞研究所客座教授。

    民國六十八年(1979),與羅尚(1923-2007)、張夢機(1941-)教授等,倡議設立「停雲詩社」,臺灣國文、中文系所教授或古典詩詞之學者共十餘位加入,雨盦師為社中諸友推舉擔任社長,羅尚為副社長,陳師新雄(伯元,1935-)為監察人,高棣文幸福(1949-)教授為總幹事,每月固定集會創作,作品涵蓋古體詩、近體詩,至今蔚為詩壇盛事。七十九年(1990)自師大退休,旋應聘為東海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講座教授;八十四年(1995復自東海大學退休,仍獲聘為臺灣師範大學、輔仁大學兼任教授。曾任中國書法學會顧問,參與孔孟學會、文字學會,被列入《中國當代藝術名人錄》。

    退休後數年,悠遊書林,快意詩海;而心疾時發,開刀療癒,乃潛居頤養。無奈歲月侵磨,終不敵衰羸摧折,慟於民國九十九年(2010)四月十三日(星期二)凌晨四時頃,驟然仙逝,天喪斯文,享壽八十有五歲。家屬決議,謹遵雨盦師遺願,不設治喪委員會,不發訃聞,不辦公祭。四月二十五日(星期日),上午十時在臺北市文山區「富德公墓詠愛園」樹葬區舉行告別式。

    雨盦師為臺灣學界知名古典詩人、書法大家,在古典詩文與書法藝道上,不論教學或創作,均有很高的造詣與成就,故在當年臺灣師大師生心目中有「詩伯」、「書宗」之譽。在臺灣師大國文系,以及臺大、輔大、東海等中文系所,講授《詩經》、樂府詩、漢魏以下諸家詩集與杜甫(712-770)、李商隱(812-858)等專家詩,兼及唐宋詞,裁成甚眾,指導博士、碩士論文數十篇。課餘以創作古典詩為嗜好,其詩以五古為大宗,有《雨盦和陶詩?附儒城雜詩》行世,學者門棣俱以為雨盦師詩風直承陶淵明(365-427),以意真語淡為本色;七絕有〈燕遊雜詩〉、〈揚州雜詩〉諸作,唐神而宋貌,趨近杜工部。學術著作有:《詩經朱注斠補》、《清詞金荃》、《樂府詩紀》、《詩品注》、《杜甫》、《樂府古辭鈔》等。已付梓出版的書法作品有:《雨盦書翰集》、《雨盦書翰集》第二集、《汪中書法集──詩書翰墨香》、《汪中書法選》、《雨盦和陶詩?附儒城雜詩》、《雨盦書札》、《汪中?杜忠誥?歐大衛書法聯展》、《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等八本。

    除寫詩之外,雨盦師自幼好臨池,鑽研顏真卿(708-784)、柳公權(778-865)、〈華山碑〉、〈禮器碑〉;來臺後,習鄧石如(1743-1805)、何紹基(1799-1873)、〈張遷碑〉、〈石門頌〉,行書學王羲之(303-361)、王獻之(344-386)、黃庭堅(1045-1105)、米芾(1051-1107)、趙孟頫(1254-1322)、文徵明(1470-1559)、董其昌(1555-1637)等。其中又以米芾的〈蜀素帖〉、〈苕溪詩〉、〈集字聖教序〉等帖,用功最深。故於《雨盦書翰集?序》中,嘗自述其學習書法的經過:

       

余幼嗜操觚,值倭蘆溝橋事起,兵燹及大江南北,遭逢喪亂,失學播遷。猶記年十二三,鄉里窮乏,罕見碑帖,讀包世臣《藝舟雙楫》,所列猥多,中心竊慕。稍後習鍾王小楷,〈蘭亭〉禊帖、趙子昂、董其昌、文徵明之行書。好八分,摹〈禮器〉、〈華山〉。讀書龍眠山城,見鄧石如、何子貞、姚元之、吳廷康、張祖翼諸公屏聯,廣心博騖,而益鍥之。

渡海來臺,獲覩唐宋諸賢之筆迹,素師之大草千文,嶽峙龍驤;米顛之〈蜀素〉、〈苕溪〉,條森穎發,則尤為之寢饋不能已。

雖讀書之餘,涉獵翰墨,涵茹不廢,搦管恆疏。較近科技日勝,前人所難得而終身不能見者,今且旦暮遇之。如神龍〈蘭亭〉,褚虞真迹,甚且兩晉陸機,江左諸王,下逮懷寧之敖陶孫評詩屏,道州十種漢碑、《東洲草堂文集》手稿本,犖犖大者,光昭寰宇,吾益如窶人之暴富矣。 

而雨盦師於師院就學期間,受教於太老師溥儒(心畬,1896-1963),對心畬先生的人品、學問均十分心折,跟隨他學習詩文經典,並請教書藝;心畬先生也因雨盦師年紀輕輕就能詩善書,對他十分欣賞,就其所知傾囊相授,師徒之間情誼非常深厚。雨盦師長女汪昭(1960-)周歲時,心畬先生還親筆為之寫生,可見師生交情深厚。雨盦師身為心畬先生的得意弟子,除了詩詞書法上有所傳承,也發展出自身的特色,享譽詩壇書林。再者,雨盦師就讀安徽大學中文系時,曾受教於潘師石禪先生;石禪先生後來應聘臺灣師大任教時,又繼續指導雨盦師,這個難得的師生緣分,故石禪先生對雨盦師照顧有加,師生情誼如同父子。兩位太老師石禪先生與心畬先生,在雨盦師自師院畢業之後,除了關心愛徒的工作之外,還很注意他的終身大事,留心物色足堪匹配的對象;師母王安寧女士品德能力均佳,在因緣際會之下,遂促成了這一段美好圓滿的天成婚姻。

    民國六十年代起,雨盦師遷住在臺北市新生南路三段16巷與溫州街交口,與臺靜農(伯簡,1902-1990)先生住處相近,以地利之便,故時相往返,彼此唱和;復因彼此詩文書酒興趣相同,感情更篤。除了談經論文、飲酒賦詩之外,雨盦師於隸書方面,得臺先生啟發甚多。此後,復與丁治磐(1894-1988)、劉太希(1899-1989)、王壯為(1909-1998)、啟功(1912-2005)、王靜芝(1916-2002)、孔德成(1920-2008)、江兆申(1925-1996)、王北岳(1926-)、姜一涵(1930-)、于大成(1934-2001)等書畫篆刻界耆老更是舊識,在情意與創作理念相互激盪之下,品味愈高。由於心畬先生在師院任教時,指導雨盦師詩文書法,故與前臺北故宮博物院副院長江兆申(茮原,1925-1996先生有同門之誼。雖然雨盦師不善繪事,但因書畫同源,也可從畫中汲取靈感,而且與茮原先生在詩文書法上的興趣相同,經常切磋琢磨,彼此惺惺相惜。19919月,茮原先生退休,定居南投鯉魚潭;雨盦師很鼓勵門棣後輩,如羅德星(1957-)、林國山(1959-)、蕭世瓊(1959-)等,因任教於臺中,得地利之便,應主動多向茮原先生請益,諸生之書藝詩道,因此功力大進。

    雨盦師以「詩、書、酒」,啟功先生則以「詩、書、畫」,均號稱三絕。19921月,雨盦師訪北京故宮博物院時,啟功特地撥空陪同參觀杜牧〈張好好卷〉、米芾〈苕溪帖〉,並特別開放院中其他珍藏供雨盦師單獨欣賞,談笑甚歡,相見恨晚。此外,啟功曾特地在雨盦師舉辦書法個展後,撰寫發表〈汪雨盦教授書展書後〉一文,除了盛讚雨盦師的人品、學術成就外,更以「虛靈挺拔」一語作為雨盦師的特色;他同時說明這句話不單指書藝而言,也包括了雨盦師的詩作,真可謂探驪得珠。

    雨盦師嘗自述個性直率好靜,喜文學、詩詞、書畫與金石之學;嗜好茶及交遊,志趣於文化事業與學術研究,專長中國詩文、書法與金石學。加以個性平和澹泊真誠,為人處事比較低調,這點從其執筆濡翰六十餘年,卻只有幾場個展和八本作品集;以及指導過許多學生練習書法,但真正登堂入室者並不多,也沒有成立類似書會一類的團體,即此可見一斑。綜觀雨盦師作品集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行草書,小部分是隸書對聯或橫幅,至於篆書則是少之又少;其中,最為人稱道的就是行書,雨盦師知交至友黃師錦鋐(天成,1922-)於《雨盦書札?序》(沈秋雄編:《雨盦書札》,臺北:鴻展藝術公司,19956)曾提到: 

桐城汪履安教授幼受庭訓,通經史之學,兼習歷朝書法,旁及詩詞,尤精李杜。執教上庠,講授詩詞書法,裁成弟子無數,俱皆名家。其書法篆隸草章均有所宜,擬草則似真,比真則長草,功用多變,蔚成其美。曾在國內外數度舉行書展,時人譽有漢魏鍾張之絕,晉宋二王之妙。 

雨盦師行書清新俊逸,揮灑自然,兼有二王及米芾妙處,並融合黃庭堅、文徵明、董其昌等人的筆法;隸書多半是對聯及橫幅,數量不多,結合了〈華山碑〉、〈禮器碑〉、〈石門頌〉的筆勢,疏朗廓落,脫古出新,直逼〈石門頌〉,而建構出自己的特色,故門生香港書法家陳樹衡(1948-)於《雨盦書札?跋》中,即有深刻體認,他說:「雨盦師近又好〈華山〉、〈禮器〉二碑,隸作盤根伸屈,如人立巔崖,呼松濤而攬月。」其實,臺靜農先生的隸書也由〈石門頌〉入手,但和雨盦師就有些許的差異。此外,雨盦師還保有一項早期書法家的習慣,就是把毛筆當成平日書寫工具,不管是給朋友、學生的書札或讀書批註的心得,都用小楷書寫,《雨盦書翰集》中,收錄了幾篇詩詞的批註心得,即為顯例。此外,為祝賀雨盦師七十大壽,由門棣沈秋雄(1941-)教授總其事,廣向雨盦師的朋友、學生徵件,編輯而成《雨盦書札》,則是集其大成。

    雨盦師因經常臨摹〈大觀帖〉與米芾的〈蜀素帖〉、〈苕溪詩〉,由其中感受古人的精神,再融入自己的心得,開創出不同於王羲之及米芾的面貌。大字的條幅、字聯,則呈現出近似黃庭堅及文徵明的結構。單篇草書不是很多,多半夾雜於行書之中,但也不可忽視。除二王、米芾外,雨盦師也很重視唐代懷素(737-?)及孫過庭(虔禮,648-703)的草書。教學生習字時,要求一定要讀孫過庭的《書譜》,不僅了解文意,也要練習草書的寫法。因此,受業門生龔鵬程(1956-)教授在《書藝叢談?後記》(濟南:山東畫報出版社,20075月)中,則更全面的指出雨盦師各種書體的特色: 

汪師早歲為廣文書局題簽,字均帶隸意,頗多方筆。但在教我們時,已近米芾之氣貌。而從容雅度,神態秀潤,實與米翁「刷字」不同。小字歷落如花樹因風,僅用毫尖著紙。大字則厚重而美,左右較開。隸近何子貞一路,篆書卻不常作。我常拿他的字和于大成老師的字來對照,二公均學米,而氣味、用筆、結體往往不同。汪先生有詩人之情韻,于先生乃才子氣調。 

書法想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除了要有紮實的臨摹功夫之外,另一項是內在修養的功夫。這種書外功可由讀書培養,雨盦師本身詩文涵養深厚,因此其字毫無俗氣,給人率性瀟灑之感。關於這方面,高棣陳文華(1946-)教授也曾在〈自然合道的汪中老師〉(《國文天地》,第七卷第七期,臺北:國文天地雜誌社,199112月,頁63-66)一文中,回憶說道: 

老師可以說就是「自然合道」的人。以下不妨從幾個角度稍作疏解。老師為人,一般識者都將其視如魏晉名士。當然,這亦只是抽象說法而已,魏晉人物,到底是何面貌,並無確指。就我所知,瀟灑、風流,可能是其面相;不凝滯於物,而脫棄榮利,則是其追求的人生價值。 

魏晉名士大多風流瀟灑,但能「不凝滯於物,而脫棄榮利」者,就不得不以陶淵明為代表。而雨盦師素來就十分喜愛陶淵明,陶淵明的詩文想必也對他有很深遠的影響。此外,雨盦師在大學常年教授《詩經》、樂府、漢魏以下諸家詩、李杜詩、唐宋詞等,終日涵泳於風雅之中,這樣的環境對他書法境界的提升更大有幫助,這可從其書法出版專輯《雨盦書翰集》、《汪中書法集》、《雨盦書札》等中,觀其究竟。

    陳欽忠(1958-)在《臺灣藝術經典大系?書法藝術?2:風規器識?當代典範》(臺北:藝術家出版社,200661日),將雨盦師與陳含光(名延鞾,1879-1957)、彭醇士(素庵,1894-1977)、陳定山(原名蘧,1897-1989)、劉太希(錯公,1899-1989)、張隆延(十之,1909-)、呂佛庭(半僧,1910-2005)、陳其銓(奇川,1917-2003)、戴蘭村(邨)(畹薌,1924-)、于大成(長卿,1934-2001)等十人,列為民初渡臺代表性書法家,並介紹其藝術歷程、書法風格與特點、影響,可見得雨盦師書道造詣超凡,已臻名家大師之倫,而其詩藝亦復如是。

    受業門棣,因緣親炙受教,開蒙養正,薰陶濡染,潛移默化,霑溉深篤,啟益尤深。今特以雨盦師字號,嵌以《易經?履卦》九二爻辭:「履道坦坦,幽人貞吉。」以及《中庸》第三十二章:「夫焉有所倚?肫肫其仁,淵淵其淵,浩浩其天。」撰聯曰:「履道坦坦,春風化雨;安仁肫肫,霽月潛盦。」「春風化雨」以記雨盦師藹吉溫良,作育英才無數;「霽月潛盦」則表達雨盦師高風亮節,如陶潛之不慕榮利。並雙關以《易經?乾卦》初九爻辭:「潛龍勿用。」以及〈文言傳〉:「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隱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無悶,不見是而無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也。』」藉此以表彰雨盦師一生學行道德之超邁,古道顏色,典型夙昔,衷誠祭頌,以彰其德,以揚其風,傳諸將來。耑奉敬告雨盦師在天之靈,再造之恩,終生感禱。 
 
 
 

  评论这张
 
阅读(11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