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論拜經樓詩話  

2010-03-09 08: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開學,學生還如初睡乍醒,我們卻上工忙火了。本週不但有職工大會要開,還有中國典籍與文化研討會(北大中文系、古文獻中心、美國耶魯大學合辦);百年中国文学与学术思想流变研讨会(北大中文系辦)要參加。日韓美國朋友以外,台港舊友來聚者尤多,論學、把盞,固然不亦樂乎,其實也累得很。幸而春雪甚美,使人勞而不瘁,為可喜也

  網誌沒空寫,先一貼文塞責。寒假回台灣,把家裡雜物稍稍清了一下,扔出文件七八十公斤,但也發現不少久已忘卻的東西。我歷來東塗西抹,多得不可勝數,刊印的幾十種書,不過其中一部份而已。因此究竟寫過什麼,有些根本不復記憶。現在翻出來,不免又要憶事懷人一番。其中短書叢錄,無多價值,又無暇重予甄校,徒為嘆嘆。

雲起樓詩話摘抄:論拜經樓詩話

龔鵬程

 

  1.清人詩話,往往與筆記相混。如馬位《秋窗隨筆》之類,體固札記,而論詩者十八九。至於《拜經樓詩話》首論陳乾初之學、《消寒詩話》第六四條辨陽明《春秋》《左傳》之說,則皆詩話而雜考證,乃筆記與詩話之相似相而混雜者也。詩話中,記謏聞、資談藪者遂因此以滋多。

  如《蓮坡詩話》載詠望遠鏡諸詩、咏烟草諸詩;《拜經樓詩話》卷三載諸葛亮木牛流馬法、陳乾初〈骨牌頌〉,卷四載明太祖豆腐膳之制、馬吊葉子戲等,皆屬此類。此等記載,或因譚詩而連類相及,已不免於好奇之過,間則與詩毫無關涉,如漢代三君、八俊、海內才珍、天下忠誠等標榜之稱,海南有人面蟹貌似關王,《侍兒小名錄》之版本,雲貴地無三里平,裘文達、鄒孚如、王陽明之吏治等,誌怪蒐異,雜於史考叢錄之間,皆衍古人以詩話資閑談之風而愈肆者也。

   2.其時好尚經學、武進藏鏞堂有《拜經堂文集》,吳騫亦建拜經堂,作《拜經堂詩話》,其子壽暘別有《拜經樓藏書題跋記》五卷。

  夫經學固當深研,讀之可也,拜之何哉?拜經者之談詩,又與不拜者有何區別?若其詩論本與經學無大關係,則拜經名書,所為何來?此皆不能無疑也。

  即以《拜經樓詩話》考之,卷四云:「張誠之先生長於經學,所著《虫獲軒筆記》中,論詩之佳者,多未見其至當」,可見長於經學者未必深於詩學。《蓮坡詩話》則稱:「作詩好用經語,亦是一病。老杜詩:『致遠思恐泥』,東坡寫詩到此句,云不足為法」,是經學雖盛,詩家尚有自守矩矱、不輕於依附者。

  3.治經者,所恃為考據之法。風氣所被,談詩之家,亦輒以考據言詩。然詩人而言考證,雖足以廣見聞而資掌故,其實掛一漏萬,罅隙孔多。胡玉縉《許廎經籍題跋》卷四,摘《拜經樓詩話》《蓮坡詩話》《野鴻詩的》《詩學纂聞》《消寒詩話》《山靜居詩話》《峴傭說詩》等等之誤考者數十條,皆精審可按,可以見彼詩家雖好言考據而實不嫻於此道也。唯以胡氏記問之博,乃竟不知《峴傭說詩》乃施補華著,則考證之道誠乎甚難,讀天下書未盡,誰敢自是耶?

   4.秦瀛序《拜經樓詩話》,云吳騫早棄舉業,荒江墟市,專事著述。若吳氏者,蓋其時文士之一類者也。其另一類,則如竹垞漁洋等等,仕位通顯,詩酒唱酬風流,主持壇坫,揚扢風雅。此則隱居求志,終老於荒江墟市、山林道塗之間。如方薰《山靜居詩話》自署居山,開卷第一則即謂:「鄉先生周篔,隱於市廛,讀書賣米,……遂至徹貧,而豪邁自若」。沈楙德跋《野鴻詩的》則云:「野鴻先生,布衣能詩,家貧好客。客至具雞黍,有留榻者,則父子必終夜讀,曰:我父子只一被供客,無以為寢,故且讀書耳」,是皆極為貧苦者。《履園談詩》載黃野鴻〈賣書祀母忌辰〉詩曰:「母沒悲今日,兒貧過昔時。人間鮮樂歲,地下共長飢。白水當花薦,黃粱對雨炊。莫言無長物,亦是慰哀思」,可見其貧,其詩亦甚可哀。錢泳另舉程山溪「縕袍已敝還思典,土灶生塵久絕糧」、王坦庵「破屋正愁連夜雨,荒廚已斷昨宵烟」,感慨繫之。又云有徐荔邨者,歲暮寄內,言:「雙手空空歲又闌,西風心與鼻俱酸」,無錢返鄉;賴同情者醵金典簪珥資助以歸。蓋此類寒士殊不在少,殊不僅一黃仲則也。秦大樽《消寒詩話》自稱:「余庚寅自滇南奉先慈櫬回,觸目傷心,更為索逋者所迫,刻無好懷」,則所欲消之寒,豈非范叔寒之寒哉?《蓮坡詩話》云:「『長貧知米價,老健識山名』,造語甚佳,忘其姓氏。方復齋時誦之」。此二句,有何佳處?但觸著此輩境況,故特有會心耳。康雍乾嘉之際,承平隆盛,得未曾有,而文士之寒,一至於斯,良可憫嘆矣!

   5.《消寒詩話》曰:「《論語》『歲寒』章,緊接『縕袍不耻』章,甚有意思。人必有縕袍不耻心胸作根基,而後可為歲松柏。……有志之士,未有不清嚴簡素;若和身倒入繁華靡麗中,哪得更有工夫憂國憂民?其柔筋脆骨,決不能任天下事」。此乃窮人寒士自勉自勵,以自主位置之語;亦此類寒士於困阨飢貧中不廢吟哦之令人尊敬處。

  然枯槁於山林,雖未必傷其心志,氣度胸襟不易恢宏,則令人惋惜。胡玉縉評黃子雲《野鴻詩的》,謂其所辨正者多無關宏旨,又多自錄己作,且曰孟子歿千年而有韓愈,杜甫殁亦千年,今得其傳者為誰;自作詩,僅可與知者道。皆自負自是。彼嘗云「好異者自欺,余聖者無教」,胡氏遂以此語譏之。譏之誠是。顧山林野老,恃以消寒耐飢者,豈不即在此小小自尊自負處乎?窮於衣食,盡餘晷以問學,聞見不廣、考核無書,亦屬情理之常。君子於茲,當悲其遇而憐其志也。

   6.當時有此一類寒人貧士,故其所作,頗有昔時詩話中不經見者。

  如《拜經樓詩話》載閨秀印白蘭,家貧,僑居虎丘,開館授徒,以給粥饘。《履園譚詩》載吳蘭雪姬人綠春「孝女以賣畫養親五十餘年」;又云夜中為蚊所擾而作詩曰:「一個秋蚊纏客夢,半窗殘月冷宵衣」。

  《山靜居詩話》載嚴鐵橋〈題高其佩畫狗詩〉,首云:「今年作客考豐縣,忍死須臾為貧賤,歸來卻值三伏中,千山萬山教踏遍」;王曾祥〈喻偷兒詩〉又云:「窮巷何曾有富人,也勞穿宇過比鄰?……可是飢寒無藉在?須知我爾等艱辛」、〈憫偷兒詩〉則云:「年豐莫卜民生悴,援手無方痛未窮」;又記陳自天詩「五陵結客投金盡,塚木何人掛劍來?」又稱姚懷光落魄,貧無為計,廢儒業醫。

  《消寒詩話》亦言處士楊令貽晚苦貧且病,友人壽詩僅言;「長貧不礙臨池樂,小病何妨坐榻穿」。

  此皆不經見之題、不常見之寫法。詩話中屢述此等人事,蓋不勝氣類之感也。而詩話亦以此多存畸人寒士幕客流徙者之掌故。錢泳《履園叢話》談詩部分,論詩僅十六則且均簡略,其下以詩存人十二則、以人存詩十七則、紀存十三則,則不厭其詳,足徵其宗旨所在。

  沈楙德跋《蓮坡詩話》曰:「詩話有兩種,一是論作詩之法,引經據典,求是去非,開後學之法門,如《一瓢詩話》是也。一是述作詩之人,彼短此長,花紅玉白,為近來之談藪,如《蓮坡詩話》者是也」。若錢履園之談詩,正屬後者,然又與《蓮坡詩話》不同。蓮坡一類,乃沈氏所謂:「人幸生於隆盛之朝,得與當代名流,聯次結社,因而摘其篇章,詳其姓氏,彙為一編,俾後之覽者,如親見吾謦欬於先生長者之前」。若錢履園之一類,則雖同生於隆盛之朝,然交往酬接,半屬沈淪;清貧生涯,不廢吟詠,故所編旨在令後世覽者見潛德之幽光。吳騫《拜經樓詩話》序自言:「詩話一家,非胸具良史才不易為」,此其所以為史也。詩法詩論,反非重點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