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歲末年初  

2010-01-06 09: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據說全球暖化,而歲末大寒,五十年來所未有,令人叫苦不迭。

  友人卻偏偏在此時來問:「你總說年底事忙,到底忙些什麼?也沒看你做出什麼事來!」

  是的,凡所謂忙,都是瞎忙,忙而無意義無結果,因此才叫做忙。忙者,心亡也。《集韻》說是「心迫」,《小學鈎沈》說是「心亂」,《說文》段玉裁注說就是茫字。總之是亂七八糟,擾得人心亂,而若問到底忙出了什麼,也一定是茫然無法回答的。

  例如年終必有許多聚會餐敘。聯絡情誼,不可謂毫無價值,但真有什麼事嗎?好像又未必。

  又如年終必有許多表格要填:科研成果要統計、科研項目要申報、單位工作要總結、學生勤惰要考核……。每一件都似乎很重要、都躲不掉。但填寫一通之後又如何?於進德修業、安身立命,究竟有何干係?恐怕誰也說不清楚。

  另有些人情世故,亦不能不稍予照顧。年長者,歲末應致問候;地遠者,宜申緬念。晚輩朋儕,此刻或應考或謀職,亦當略表關心。還有要你寫序的、囑你撰文的、交待你審稿的、命你出席某某會議或座談錄影的,林林總總,那能不忙?

  忙亂有時也有代價。例如你撰了一小文,友人便請你吃頓大餐,豈非甚美?但有時亦不然。一次某君命作一推薦函,云當請客報答。事後聽江湖傳言我專吃貓狗,乃大感為難。故我反過來勸他不必在意,不如就算了吧。為人作嫁,大抵如是,原也不需期待有什麼回報。

  終於耗到年終,元旦放假,可以恣意清閑一番。乃邀了陳興武,跟學生陳世東、姚金泱同去找苗家菜吃酸湯魚。

  前此,賴和平由四川送來了兩大麻袋柚子。轉送給生安鋒一袋,爛了半袋,還剩數十顆。我也吃不完,便撿送每人兩顆,用麻袋揹了去,彷若耶誕老公公一般。惜無耶誕老翁那種紅襖子可穿,否則亦新正一景也。

  和平舊在川北辦教育,有一學生家長送一麻袋禮品來。收下後打開一看,駭了一跳,居然是兩隻已剝了皮的猴子,宛如兩個小孩兒,把他嚇壞了,忙叫對方取回。他將此事告訴我,我開玩笑說:如還有,就轉來給我罷。

  和平回去,大概左想右想,參不透我到底什麼意思,只好覓些柚子寄來代替。反正柚子大如人頭,殺了剝皮食之,亦有俠客截人首煮食之快。陳興武等人拿了柚子,聽我說起這般緣由,都哈哈大笑。

  因興武近正作《中國自然災害史》,故席間又頗論天文曆法事,興武還作了一詩云:「歷數天時久棄捐,爭傳歲盡說西元。神京慣自忘消息,正朔誰今與細論」,對現今廢舊曆而用西元,過什麼元旦,頗申不滿。

  次日,與呂曉南、李榮德去承德,商量辦個活動。天方小雪,凍雲四合。王玉魁人在成都,聽說我去了,特通知其弟,邀了幾位親戚,一同去吃狗。

  玉魁本營古建築事業,曾為任定成、王駿諸兄修繕承澤園,極為相得,近則改營水泥廠。屢邀我們雪天去承德,說要煮酒、屠狗、烹羊、效古代俠客事。

  屠狗烹羊不難,卻是雪天難得碰上,因此好幾年都不能踐約。如今適逢天雪,又有事去到承德,不料他卻恰好外出了,可見要共餐一趟,機緣著實不易。古人云一飲一酌,莫非五百年緣會,殆非虛語。

  幸而狗肉無恙。王家兄弟特覓了一處野店。夜風沍寒,店又荒僻,居然高朋滿座。蓋東北人食狗,本極尋常,此處又較地道之故。唯做法近似徐州,與朝鮮反而不像。

  第二天,雪下得愈發大了,由灑鹽而漸如柳絮,再轉為鵝毛。聽說北京天津更大,又破了多少多少年的紀錄。我們擔心路況,早餐後即匆匆趕回。

  不料高速公路業已封閉,只好走一○一國道。

  才出十餘里,山路坡斜,又雪天地滑,剎車困難,眼看竟要衝撞到前面的車子。司機連忙拐彎。誰知雪中根本控制不住,車一偏,居然轉滑進了對面的車道。對方大卡車也吃了一驚,雙雙閃錯。說時遲那時快,我車剛衝向對方邊坡山壁,便聽得對方大車從耳畔轟轟而過。我車則一連擦撞過幾株松樹,震得松上雪塊撲撲落散,然後摔入路側山溝中。散落的雪塊,恰好把車封住。

  我們天旋地轉,從翻倒的車裡正準備爬出,忽然手機響起。原來是青城派掌門劉綏濱打來,說他正在泉州黃海德兄處,問我在幹啥。我哈哈大笑,說:「正翻車呢!在翻落雪溝的車子裡!」兩君皆大驚,說吉人自有天相,必有後福云云。

  其實死生一線,好不僥倖!上次在珠海開儒學會議,簡逸光由台灣來,經澳門入,轉車抵聯合國際學院,大呼勞苦。跟我說:看我文章,寫今天去哪、明天又飛哪,感覺頗為愜意,逍遙可羨,沒想到如此辛苦。其實辛苦倒是小事,舟車之間,便藏有無數風險。老妻每責我浪遊是「找死」,雖不中聽,卻符實情。如這次,就差點要勞煩諸位親朋好友啦!

  由車裡爬出來以後,找救援、尋吊車,又耗了許久。站在雪地中,奇寒砭骨,不得已,只好再回承德。王李諸君託人覓車,欲再找車返北京,車行卻都說雪大危險,不願發車,只得再留一宿。

  留一宿也還不錯,大夥又去「八大碗」吃滿族菜。如今吃這類菜,自然逈非舊制、多就新裁,僅存一點流風餘韻以供追味而已。現在主打鹿肉餐,鹿血鹿筋鹿唇,靡所不有,另還有駝峰駝蹄等。這些食材,古已有之,但做法必然是現今開發的。

  四日上午無事,自去小布達拉宮及普寧寺。大雪紛飛,都無人迹;霜威入指,寒苦難當。然翻車之後,來此靜對梵宮,若有所悟,又悠然灑落有塵外之想,亦自不惡也。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