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如是山房文武雅集  

2009-10-20 16:2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蘭克服返,還來不及發遊記,接到張輝誠一文,記我行前一次小聚的情況。先錄於後。我又要到台北去,其他的事,回來再說吧。

 

北京如是山房文武雅集

張輝誠 

 

  十月十日領中山女高學生一行三十人赴北京參訪,因新流感之故,原先答應接待的北師大附二中學發生疫情,臨時通知無法接待。京四中同時接獲教育部「封閉管理」命令也將原先入班學習的課程臨時改成學校簡介。

  如此一來,學生自不能如前幾年學姊一般有機會和大陸高中生交流,想想實在可惜的很。因此,我特地請託人在北大的龔老師,看看可否安排學生參觀雍和宮附近龔老師所辦詩社(國學小院)或琴社(如是山房),好彌補一下學生缺憾。龔老師回信說十一日晚上可安排參觀,十二日他人就飛德國參加法蘭克福書展去了。
  十一日晚上七點,我們準時到了如是山房(去年我和朋友看奧運時曾來過一回,當時正在整修新門面,現在已正式啟用,原先的貝勒府整治地古色古香,很有風味)。主持山房的葉書含學長是龔老師在佛光時的學生。先為學生介紹了一下環境,山房主要以傳授、表演古琴為主。學生坐定安排好的座位後,學長又簡介了古琴琴譜、型制、演奏方式等等。

  忽然,龔老師從後方出現,接住葉書含的話題便開始深入說明古琴在中國音樂史上是正統雅樂的特殊地位、是內斂自愉式而非張揚表現式的個人音樂等等(這是龔老師精采之處,萬事萬物捻來皆成學問也)。

  原先我以為晚上大約就是龔老師和學生對談,讓她們領略一下國學大師的風采。沒想到,龔老師說今晚是一場文人雅集,接著便讓山房教授古琴的女老師先演奏了一首古琴曲,低沉的琴聲在古木樑柱之間彈撥繚繞,似乎輕輕搖撼心湖,點泛成漣漪圈圈,直往幽微深處更深處緩緩蕩去,深處孤獨卻感受無限豐盈。演奏畢,學生報以熱烈掌聲。龔老生再讓葉書含也演奏一曲較為輕快的古琴曲,風格不同,一樣悅耳。

  這時,後門忽然出現一票人,原來是剛剛和龔老師一塊兒晚宴的朋友,龔老師便逐一邀請上台說話。
  最先登場的是周純一教授,南華大學藝術中心主任,民族音樂所所長,正好領著南華大學的雅樂樂隊來北京表演。這回表演曲目從商朝雅樂一路演奏至明清宮廷正樂,所謂「古調雖自愛,今人多不彈」。周教授說中國百餘年來備受欺凌,連自個兒的正雅音樂也隨之遭人鄙棄,龔老師在南華辦學時就找到尚在香港讀博士班的他,拉他到南華教書並成立樂隊,所以這個樂隊能在全世界表演(包括日本皇宮內),其發端都是起因於龔老師。

  周教授接著便用鹿港天籟調吟唱張若虛〈春秋花月夜〉,這首是我在師大南廬吟社學吟詩類似社歌的曲子,周教授一開口唱,我便也低聲應和起來,「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聲,灩灩隨波千萬裏,何處春江無月明。江流宛轉繞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裏流霜不覺飛,汀上白沙看不見……」聲腔渾厚,閩語發音七聲分明,抑揚頓挫,陽剛味十足,和往常我們在詩社的柔美風格大不相同。
  龔老師接著介紹遠到來京的成都青城派掌門人劉綏濱道長,然後讓燕吟詩社(國學小院)的成員之一陳興武先生(去年亦曾見過面),朗誦一首即席七絕創作贈予劉道長。  龔老師隨即邀請劉道長上台,並請導長演試一、兩招式。──要知道大凡武藝高強、深藏不露者,決不輕易在人前示範,若不是龔老師與劉道長交情深厚,可想而知,道長絕不可能答應──只見身著錦黃唐衣的劉道長緩緩起式,舉掌護首,過腦勺,鷹揚展翅,倏忽雷閃電疾,寸勁發露、掌風凌厲,接著又旋身勾手,再一次短距發勁,電閃風捲,目不暇追、意不暇思,此時劉道長已然緩緩收式矣。道長小試身手,在場者無不如痴如醉,大表詫異。
  龔老師特別補充說道,劉道長是中國大陸武學名師,獨門絕技乃劈空拳,能隔空劈滅九根蠟燭,距離一百六十公分,而且能從前劈滅到後,也能從後劈滅到前,還能指定劈滅第幾根。劉道長新近得到台灣青商會舉辦的中國文化推廣獎,即將到台灣領獎,劉掌門人得到無數武術獎項,這還是頭一回得到中國文化獎項。剛剛他示範的是玄門太極,這種功夫在過去只有掌門人才可以練,但劉道長把它推廣出來,讓大家都能練玄門太極,這也是他推廣武學不遺餘力的地方。
  劉道長蓄留山羊鬍,氣色紅潤圓滿,語氣謙和親切,會場後頭有一群人大多都是劉道長的門徒。中山學生有人問了呼吸、防衛等問題,劉道長親自示範,又讓門徒詳加解說,很是精采。

  最後在附近新開武術館的館長也前來交流,目睹劉道長示範之後,甘拜下風,不好獻藝,但在龔老師的邀請下,也下場演練了背脊骨絡交錯作響的功夫,他說從小就在北京公園內跟著老人亂練一套套功夫,長大後覺得中國文化喪失自信心已經一百多年,他想奉獻一己之力試圖重振起來,他自己是畫水墨的人,同時也開武術館,不同於一般武術館,館內也賣「壎」等國樂器,有時就寄放在山房裡頭賣。

  龔老師隨即又邀請周教授上台解說「壎」,並當場示範壎的吹奏方法。
  表演完後,學生們圍著老師們自由請教,十分熱烈,一直問到晚上十點多方才結束。學生們在回飯店的遊覽車上都說這是一場終生難忘的雅集。

  我自己一方面感謝龔老師如此盛情讓學生們看到這麼精彩難得的文武雅集(會中當劉道長親自示範時,我感動到說不出話時,龔老師忽幽默地低頭問我說:「怎麼樣,還可以嗎?」)。一方面也感謝龔老師讓學生真正看到、感受到中國文化在歷經百餘年的自卑冷落之後,從民間興起極力想要復甦的決心與力量。

  當然,我也知道這又是龔老師灑下的文化種子,就像十多前他在南華灑下的雅樂樂團種子一樣。又或者說雍和宮旁的詩社、琴社,以及今晚的學生們,不都是他灑下的一粒粒種子嗎?想到這裡,我就覺得,今晚,實在是一個太美好的夜晚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