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張之淦先生評詩  

2009-07-22 18: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月廿日返台北,廿二便逢日蝕。

  

  日蝕,舊以為災異,今則成了消費娛樂之特別節目,各電視台報導各地觀賞日全蝕之狀況甚多。古今事況與人情大異,此亦為一例。

  

  日蝕與地球災難之關係到底如何,眾說紛紜,迄無定論,我也不想就此申論。不過,就個人層次說,倒也頗有所感。

  

  比如前此得到高信疆之凶耗,即十分震悼。高公是才子,也是文化事業的幹材,兩岸一人,而竟寂寞凋零。聞其卒,所感到的,正如武術電影迷碰到李小龍驟逝、流行音樂迷碰到麥克傑克遜驟逝那樣。

  

  接著聽到學生書局鮑邦瑞失足墜樓而亡的消息,亦驚詫不已。學生書局在文史哲學界影響深遠,做中國學問而沒讀過它出版的書,就絕不能稱為學者。但老經理鮑家驊剛去世,我才在BLOG中致哀過,卻又聞小鮑生此意外,豈能不哀?

  

  去湖南長沙辦國學營時,知季羨林、任繼愈逝,亦甚感慨。

  

  去長沙前,嶽麓書院孫建平兄已通知我:我師張眉叔先生族姪張澤麟在湖南大學等我,欲一見。我也很期待,無奈屆時卻未見到。師逝已數載,因此周折,益深慕念,誰知隨即便接到師母亦剛過去的通知,真感彼蒼不仁。

  

  老師跟我不一樣。我寫什麼亂七八糟塗鴉都喜歡留下來,老師則覺得立言比立功立德還該要矜慎,詩文若非真能千古不磨,即不如現在就勿留下來,因此臨終前把稿子全燒了。我由馬來西亞趕回,搶救不及,徒呼負負。幸而他當年讀詩的一些批語,我偷偷抄錄了些,因念師,附錄於後:

 

 

          張之淦蕭繼宗《兩當軒全集》批語輯錄

龔鵬程

 

 

  張之淦眉叔先生既卒,余檢其稿,皆燼去弗存矣,心頗傷之。因念昔日先生尚有批識數種,為余所借讀者。雖崑山片玉、麟鳳一斑,不足以見先生之學,然斯文云喪,僅此得存,可謂彌足珍重也。爰為錄出,以供世參。

 

  今茲所抄,即其手批黃仲則《兩當軒全集》者。集係仲則孫志述所刊二十二卷本,台灣西南書局民國六十二年排印。其十七至十九卷為詞,廿卷為文,先生皆無批校,僅就詩語著其評識而已。

 

  評用綠筆。評畢,送請蕭繼宗幹侯先生覆閱。蕭先生間有考釋校批,則用朱筆相與發明,時當在民國七十年間。蓋二老談諧論藝之一端也。

 

  幹侯先生辭翰亦多未刻,遽因車禍逝世,遺稿不知存否。其堪憾恨,正與眉叔先生同。今略存兩家語,鼎嘗一臠,聊以知味可也。仲則詩,近人無評注批校之者,故此批足以為讀詩者助。詩法津梁,金針度劫,善悟者必有所啟發焉。-二○○三年三月十七日門人龔鵬程抄訖謹識。

 

【卷一】

題馬氏齋頭秋鷹圖  此變化少陵畫鷹畫鹘諸作,刻意經營,而終不能冥越老杜之樊。

秋夜酌閔二舟中  第四句既云輕,則不當復用逼字。

秋夜曲  此摹昌谷。昌谷實不易學。味杜牧「稍加以理,奴僕命騷」語可知。 昌谷固是有唐一大家,義山飛卿俱有追迹之作,理路稍勝,而幽渺恍惚之趣則少遜矣。溫李迹昌谷之作,亦間稍有不可得解處。兩當摹昌谷,要是從飛卿入。

靈壁磬石歌  植本昌黎,兼用眉山。

雜咏  乾嘉間作者摹古詩十九首者多矣,殆成一種風氣,率皆神疲氣薾、理腐辭拙。兩當此作,雖不能上希兩京,而矯有氣骨,亦庶幾酌嵇阮之一勺矣。 (第一首)層次井然。

擬飲馬長城窟  以聲調論之,但能擬初唐人之所擬者,近人陳含光擬作故自勝,以抑澀凝度諧亮乃入古。惕軒四六亦輒用此。

十三夜  古人記日標題,蓋必有可記而難言之事。兩當多有記日之題,披其詩,卻無深意,甚無謂也。 即簡齋「日色在井口」詩意,卻費如許筆墨。

秋夕  此近飛卿日格之作。

登千佛巖遇雨  奇恣而極沈穩,故是難到之境。

感舊  此詩傳誦頗廣,然亦只數處佳,近賢之所能到者。

觀潮行  隨園詩話錄前後觀潮行,謂神似太白。是固然矣。特恨其止神似太白耳。

秋風怨  此必有事,弗能考已。

過釣台  為寫此題之別徑。

雜感  少年作此等語,可決其遇之嗇、年之促。五六亦頗為世所稱。

曉雪  「同雲已閣低簷頭」,同當作彤。「小童狂喜排闈來,報道空庭已堆雪」,用蘇。寫夜雪曉起始知,亦復大佳。

客中清明  三四悽警。

三月一日道中偶成  三四微病合掌。

春雨望新安江  起兩句奇橫。

春晝曲  宛轉纏綿。轉韻極靈妙。

焦節婦行  可以泣真宰矣!無一語不警痛,無一語不沈實,寫忠義節烈驚心動魄,栩栩如生。

道旁廢園  寫廢園入妙。

山寺  第五句用字傷尖新小巧,詭道陷俗。

遇故人  橫厲高峰,實境真情。

石鰲塢洞天福地遺址  胎息大蘇徑山道場山河山諸作。

客中聞雁  首句迹后山太露。

甬江舟中看山甚佳  入筆爽豁,轉掉亦靈勁。 蕭批:薛能〈清江泛舟詩〉:「都人層立似山丘,坐嘯將軍擁櫂遊」,為末句薛櫂二字所出,殊不見佳。

登鎮海城樓觀海  絮絮瑣瑣,與題不稱。

【卷二】

春日樓望  「今日春光太漂蕩,謝家輕絮沈郎錢」,義山句也,此詩神理頗復近之。三四微纖巧。

夜泊聞雁  蕭批:似率。

舟發西安至東巖夜泊  此摹大謝。

途中遘病頗劇愴然作詩  三四太襲柳。第二首第三句以下辭意俱散率。

病癒作歌  寫客舟病起傳神。

秀江夜泊  兩當俱用嵌字俱入妙。「薄霧侵殘臘」句,寫舟夜亦是實境。

香江夜泊    蕭云:二十六灣水,二應作三

屈賈祠      懷古之作,非有新解特識、比類寓感,竟可不作。兩當此種詩,鮮有佳構。

野望        第七句大抵解即以「鼓鼙」隱喻轟飲縱博之類,亦上下氣脈不貫。

過馬氏宮址  (第二首)即長沙北郊開福寺也。

僧舍上元    三四纖俗。

感舊雜詩    少時頗愛誦此等詩,今茲重讀,殊覺味遜。但騁才思而真感固尠也。 蕭云:「如馨風柳傷思曼」,思曼為張緒字。

耒陽杜子美墓  少陵墓不在耒陽,昌黎詩亦是偽託,兩當失考。

洞庭行贈別王大歸包山  「浮雲貼天天貼水」句與昔賢「對食暫餐還不能」句,並含三折。

哭叔宀先生集懷仲游  真情流溢,自成至文,更無取於雕琢也。君也下四句,雖屬平敍,大關筋脉。 蕭云:題,集字應作兼。

春夜雜咏  一二兩首逼似襄陽。第六首七八轉掉太促。第七首第五句縱屬託稱禪語,亦大晦拙。第九首花陰月皎,此寫最深細。第十首末兩語用老杜「花重錦官城」意。十三首上半空濶。 蕭云:十一首「客居既多咸」,咸字應作感。

登衡山看日出用韓韻  衡山用韓韻、岳陽樓用杜韻、黃鶴樓用崔韻,大有初生之犢意象,恃氣騁才而蹶躓可鑑已。吳蘭雪訾之為膽大氣粗,語固自是。空、融皆趁韻。

辰陽道中  「龍標城畔雨如塵」,雨如塵三字,實景,似未經人道過。

黔陽  江山句轉接生嫩。

江上夜望  高秀。

三江口阻風  「無端浪挾巴邱白,不盡天垂梧野青」兩句,鬱怒雄濶。 蕭云:起筆亦佳。

湖上阻風雜詩  蘇西湖詩亦有此境,豈水山靈異,所見有同耶?「縱使洞庭齊化酒,只宜秋醉不宜春」兩句皆迹蘇。

江口晚步值雨過水發不得舟渡跣行數里歸舟得詩  上四敘題恰好,七八足見湘遊之不得意。

黃鶴樓用崔韻  吳蘭雪梁茞林絕嘆賞悠字韻,其實亦只穩妥,未足勝人也。 蕭云:「落日數帆烟外舟」,舟字應作洲。「到日仙塵俱寂寂,坐來雲我共悠悠」,吳梁所評如何,不得而知,但此二語實不可及,不只穩妥而已。眉叔不服,試別作一聯,便知其勝人也。

漢江曉發  俊爽。

武昌雜詩  第二首,首句拙。第四首,綰合人地作結,入妙。

晚泊九江尋琵琶亭故址  中幅用蘇金山詩。

月下泛小孤山下  月夜泛舟,盡人皆取此境,平平實寫,毫不著力,故好。

舟中望九華  得太白雄逸之氣,攝題之神。

荻港舟次遇徐遜齋太守罷官歸滇南  起筆用蘇,疇昔句以下平沓。

天門山  參用廬陵眉山,能得其奇肆,故是高作。七古律句作結,歐梅偶有之,蘇黃則絕少。竊疑以律句結可得其舒亮,終鮮沈響。尋劍南七古之作,可證發此意。

舟中望金陵  三四大佳,五六躓。

對月  三五俱病句。

十八夜偕稚存看月次韻  神情意態寫得真、寫得細。

舟泊偕稚存飲江市次韻  魚龍多處濕風腥,腥趁韻。

江上曉發  布帆一峭百餘里,峭字新色。 蕭云:李白詩:「白浪如山那可渡,狂風愁殺峭帆人」、楊億詩:「峭帆橫渡官橋柳」、陸游詩:「小孤山畔峭帆風」。

中秋夜遊秦淮歸城南作  此亦舊推名作,固不過膚采鮮麗、音調請圓而已。

閑居懷感  「投境罕靜探,懷古昧深汲」,兩語是兩當病痛處,自知固甚審。

過維衍留宿燈下次韻  頗倣韓致堯,乃復近皮日休也。

重九夜偶成  三四小格陳濫之調,兩當屢用之。此處獨有可取,以其有真感也。下半悽宛沈摯。

步從雲溪歸偶作  「枯草踏成路」以下諸句,景實感深。

驟寒作  鑱刻乃近東野,結脫化杜陵廣廈意,亦不甚病剽。

屠清渠丈過飲醉後作山水幅見遺  首四句,句意有牴牾處。 蕭云:誅求過甚將無詩,似無牴牾。

冬夜左二招飲  結兩語掉轉太驟,意脉欠調貫。

問渡  似禪意,亦常語,即「盡日尋春不見春」旨也。

【卷三】

石鄉道中舟泛  有近石湖處。

寒夜檢邵叔宀師遺筆,因憶別時距今,真三載為千秋矣,不覺悲感俱集  愴摯。

微病簡諸故人  三四佳。「苦吟未必因吟瘦,留病真成養病方」句未經人道。

二十三夜偕稚存廣心杏莊飲大醉作歌  前段極酣暢。 此但寫飲而已,非爛醉態也,緣首段太滿寫,此段遂不能重復加力之故,謀篇不可不細謹。

新月  清遒。「軟鐘林外寺」,軟字佳。

蔣二良卿齋頭掘地得桐棺丈餘,發之,乃古宮嬪妝,顏色尚如生也,作詩記之,且調良卿  (第一首)造意未安,遂成卑惡。

和吳二江帆贈詩  「去俗遠於風馬牛」,用左、國矣,然此語本意實非謂絕遠也。

歲暮篇  「此時倍微尚」句未諦。

別老母  別母別妻兩詩,由誠格天,神歆鬼伏。

偕容甫降雪亭  蒼涼激越。雜用杜意。

短歌  調則古矣,意亦匪新。

太白墓  兩當七古最近青蓮氣體,此題宜極精彩,翻成沾滯。 杜墓實不在耒陽。兩當於杜似不甚經意,瓣香乃在青蓮,此固明言之。 蕭云:「此間地下真可觀,怪底江山總生色」,奇語。

登翠螺山偕顧文子  此真所謂硬筆

夜坐述懷呈思復  「燈前各掩思親淚,地下偏多知己恩」,深痛。

寄王東田丈  東川飈舉精厲勝嘉州,嘉州雄凋蒼莽勝東川。兩當篤好青蓮,固與東川為近,取於嘉州之處,偶有之而已,非能多也。 曾湘鄉謂東坡以太白之逸氣用之於七律,兩當以亦偶復有之,而用東川則比比也。

江口阻風宿僧寺  得趣而不使力,亦是眉山之一種。

三月十六日  亦步趨眉山者,結語尤蘇之神。

喜新涼  劍南晚歲得意之筆。

立秋後二日  沈鬱。

夜起  客居夜起,徬徨心態如繪。

【卷四】

金陵待稚存不至,適容甫招飲  清切。然非海藏取闢之清切也。 亦靈動。 蕭云:結句弱。

雨花台  結語化丁卯句用之,特視原句為活。

八月十六夜登景陽閣  三句佳,四句俗尖,結兩語悽婉。

對酒歌及秋興  分康界宋,固學者之偏;摹選仿騷,亦通人所病。

旅夜  三四非不工,但窮措大語耳,不特令人寡歡,亦更使人見輕。

稚存歸索家書  意太襲。

仲游行病甚  結親摯。

不寐  「神虛警微響,屋古動蕭寒」,上句實境,非親歷者不知。

新月  饒有新意。 蕭云:傷纖。

楚歌行  此必有所指,然固恆事熟調也。

湖陰  實事活筆,緜緜神理,自杜陵村叟泥飲詩脫化出。

山寺偶題  視義山「侍臣最有相如渴」句相去遠矣。

青山道中聞稚存已至姑蘇  從杜陵憶弟諸詩化出。

太白樓和稚存  排奡俊逸。

以所擕劍贈容甫  今日把示君,誰有不平之事。此詩意亦只如此。

舟泊  融大謝東野,昌谷常得此等。

上朱笥河先生  此極矜嚴之作,體段似韓,序次採杜,而以青蓮行氣動宕之。

大雪登清風亭  用蘇。

尋三元洞因登妙遠閣  堅蒼駿發。

笥河先生偕宴太白樓醉中作歌  的是名作,無怪一時歛手。

觀瀾亭  前半騰挪夭矯,後半但就「力鬥無兩全」句闡發,遂未能超乎象外。

古柏行  此隱以自喻者也,輪囷盤鬱。 蕭云:起筆欠峻。

春日客感  婉麗沈鬱,非寢饋冬郎者不辦。 首句恒為七絕末句,此最難領起,以「更無」字轉為正面,可為虛字勁接之法。 蕭云:批細。

大雨宿青山僧寺  極酣恣而部勒嚴整,微覺鋪敘稍繁密。繁密常鄰於板。

春暮  體貌絕不似冬郎,實得冬郎之髓。

武陵吳翠丞降乩題詩彷其意為此  可以怨矣。思力深鷙處乃過東野。

發蕪湖  新蒲似葦思投日,芳草如茵憶吐時,義山句也,紀曉嵐斥之為魔道。此三四(偶看芳草思名馬,每見青山想異書)與義山思路極近,曉嵐能復作一訾語否?李句滯,此則為跳脫也。

水西和對巖韻  起結佳,善用蘇法。

山行雜詩  寫山行極真切。但寫實事,不暇刻畫,遂能使讀者如身歷其境。

重至新安雜感  (第一首)中四句。「昔遊城廓都如夢,賸句溪山待更尋,林鳥尚窺前度客,嶺雲能識再來心」,佳,五六不為合掌。(第四首)結語極牢騷哀鬱,卻深婉不迫。

【卷五】

夜行  身後事,千載名,結語「未知身過處,可有屐痕留」曲達。

道中偶成  寫旅途疲頓之情如畫。

牆上蒿  此在笥河幕中,與幕友濶睽也。

重遊齊雲山  一如雲濤之卷舒變滅。

山鏗  宛轉生態。

浴湯泉  蕭云:黃山唯此泉為硃砂泉。

黃山松歌  剛健含婀娜,文理固然。此作所間舒宕之句,微病丰軟。

鋪海  腐冗。

黃山尋益然和尚塔不得偕卲二雲作  兩當古體,起筆無不峻拔,眉山亦如此。 可當南明野史讀。

寫懷  繼宗嘗為余誦「好名尚有無窮世,力學真愁不盡山」句,余已漫不省記,因乞為寫一聯,字甚飛動。此作亦參冬郎。

池口寫望  三四微嫌合掌。

池陽雜詩  亂峯出沒爭初日,殘雪高低帶數州,放翁句也。此三四(江湖白入三更夢,吳楚青爭兩岸山)故當頡頏。陸句海藏曾襲用之。

苦雨  於苦字極刻畫,卻不纖。

齊山  倜儻權奇。

望華亭  下半睥睨千古,胸次嶙峋。 蕭云:華謂九華山。四六稍重。

遊九華山放歌  合青蓮眉山為一手。軒軒霞舉,逸興湍飛。

山樓夜起  太華夜碧,時聞清鐘。

夜宿中峰和洪稚存  用韓雜蘇,此取徑之甚難者。

題黃荊榻寺壁  江山如有待,胎息結句。

客齋偶成  轉折最洽,惘惘若失、無可奈何。

夜起  此則有摧倒一世、擺落一切之意。

【卷六】

大造  起觀見道之作,兩當集中甚罕有者。

答和維衍二首  有雲涕而道意。瑣屑深淒,至情無文。

憶昔篇和趙味辛  意固恆常,謀篇頗善。

入市  香山文昌之遺,而面目小異。

臥病宣城,秋將至矣,偶憶舊遊,感而有作  兩當詩輒若氣囂害事,此等遂覺歛靜,仍不掩其邁往。

雜詩  此所謂詩人敏感。

隴頭行贈王大之關中  此所謂空腔,此所謂優孟衣冠。

藥渣魚  此等微近宛陵。 蕭云:「先天本借金石精,餘生乃比糟粕賤」,趣。

詠史  此當有託,不解所謂。

初九夜  不著力,自饒悠遠之致。

秋夜  善學昌谷。學昌谷者,奇思麗藻不難,兼能入理為難。

烏棲曲  此代老母念子之辭,深自傷也。

思舊篇  後幅佳。

重泊舟青山下  起勢最好。

渡青弋江  下半好。

山中  有禪意而微涉論案。

歸燕曲  乾嘉間詩流多沾溉梅村,定盦所謂:「一種春聲忘不得」「自是燈前兒女詩」者也。

長風沙行  宛轉纏綿。

主客行  古而不鈍,陳而不腐。

江上曉發  「帆色正迎鴻雁至,客程常背鷓鴣飛」大佳。

宿練潭用王文成韻  擅字韻巧押,轉攝沉厚,謝與韓用字固自異。

白沙嶺  不平之氣而以奇趣發之,故爾雄恣。  王荊公戲長安崔石詩:「附巘憑崖豈易躋,無心應合與雲齊,橫身勢欲填滄海,肯為行人惜馬蹄」,可與此詩合參。又代答:「破車傷馬亦天成,所托雖高豈自營,四海不無容足地,行人何事此中行」。

桐城懷方仲履昆季    三四(到枕岳鐘晨共被,捲簾湘月夜添薰)移作賦唐代女冠,亦未始不可,一笑。

【卷七】

車中雜成  第二首,三寫車中人、四寫車,工。

早發  五六寫早行,工。

即日  暝天漠漠對忘言,忘言字未準。

車中口占  上半似蘇湖上夜歸詩。

即事  大似劍南,只七八不似。然固勝陸也。

夜夢故人  三四無理,平生最惡此等。

春風怨  結四句不似梅村聲口,更覺入古。

獨酌感懷  鬱怒沈哀。

舟行即目  可謂到處留情,詩卻好。 蕭云:是多情語,不傷儇薄。

潁州西湖  流字韻亦似未準。

汝南范孟博祠  范祠清潁兩律,皆有取於雙井者。

雜咏  此固可自解,此固可以自況耶?

木蘭祠  當入何代史,亦嘗考之否? 蕭云:杜甫墓、木蘭祠,皆就題抒寫耳,一涉考證,便當擱筆矣。

蘄口曉發  蕭云:第三句:「□□老兵三兩輩」,缺者為清淮二字。

塗山禹廟  雅不喜此曹狡獪。 蕭云:謂之惡札可。

夜起  鄰於惡札。

【卷八】

廬州客舍寄宜興萬黍  亦自輕俊。

清明後七日雨中宿浮槎寺  如此賦牡丹,終覺有韓擒虎攫張麗華之意。 蕭云:應令迴避。

泥塗嘆  刻畫痕迹微露。 蕭云:矜才成累。

定遠  明白如畫,瀏乎其清。

夜過黑山宿澗溪  寫難寫之景如在目前。

過全椒哭凱龍川先生  有聲有淚。

雨中過夾山  寫山道行旅之苦,杜老秦城諸作,獨有千古。 此作及黑山,均從旁徑力追。

樓上對月  一絲清氣共往來,恍惚可接坡仙潁口對月詩意。

夜步池上  亦得柳州之一詣。

花津  宛陵石湖,常有此一種。

過高淳,湖水新漲,舟行蘆葦上十餘里  揮斥如意。

富陽  放翁老境。

新安程孝子行  起筆意在昌黎董生召南詩。太做作,有滯相。

【卷九】

豐山古梅歌  事佳,詩亦佳。

贈袁陶軒  中幅妝點微繁。

退潭舟夜雷雨  東坡中秋無月詩,飇迴電掣,極盡變化之妙,此作駸駸追步。首句寫閃電,劈頭著山僧字,取象微孱仄,且於通篇語勢為孤懸。 范伯子南昌阻風詩,亦勁寫,持較此作,似當勝。

暮歸北山下  幽僻,詩固已自道出。

由烟霞嶺至紫雲洞  日出,晨鐘,後闌入夜梵字。詩所敘,非竟日遊,夜字宜避。

過賈秋壑集芳園  接響遺山。

雨中遊桃莊看飛泉  起筆珠走玉盤。大海兩句,意固當爾,終乃淺易。

鳳山南宋故內  亦是遺山之遺。

葛嶺暮歸  七八連轉,終轉不出理路。詩固有無理路者,但終必隱然有一無理路之理路。

雲棲寺  氣靜辭清,帆隨湘轉,

虎跑泉  挨敘每至平沓。

龍井  此用少陵何將軍山林法。

浙江亭  三四俊亮高秀。

黃山問道圖為范懷山作  詩固佳,但此等亦非難到。詩家好弄才情,往往作此變眩。 此用李,參韓桃源圖詩。 蕭云:末句語病。

稚存從新安歸  機杼在眉山富陽新城待李節推詩。

贈程厚孫  神貌似韓。特恨其太逼似耳。

題許萃和樂山書屋  蕭云:非親履黃嶽者,不能知不能信。

汪荊石以詩見投  此用宛陵法。

響山潭  靈雋中有牢落感。

練江舟中  一氣卷舒。

癸巳除夕偶成  「悄立市橋人不識,一星如月看多時」,兩句兀傲蕭疏,具見詩人高格。吳山錫謂:「此詩作於乾隆卅八年,其明年有壽張之亂,金星先期驟明,乍乍有芒角。作者蓋深憂之,非流連光景之作也。讀古人詩,當具如此手眼」。嗟夫!兩當豈星象家哉?果如所云,詩則索然無味矣。此等箋詩注杜之傳會穿鑿迂腐餖飣手眼,乃以之說兩當詩,夫豈解頤,直令噴飯耳。

  评论这张
 
阅读(45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