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論歸有光  

2009-06-29 15:4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黃明理《歸有光學術新探》序

 

明理這本書曾詳細分析了歸有光與元人虞集等論陶淵明之不同。陶淵明的歷史形相,久成聚訟,歸虞之異,僅為其中一小部分。而這件事,便提醒了我們:一個人在不同時代不同人的眼中,自有不同之形相與意義,不可不留意。

 

歸有光本人就是如此。《明史》將他列入文苑傳,表明了清朝初年基本上視他為文人。但他到底是什麼樣的文人呢?

 

錢謙益主編的歸莊刻本,原應是最權威且最足以表現歸有光成就的,然此本便未收其經義文,科場上的論與策,也僅收在《別集》裡,數量亦很有限。稍後桐城古文家,見解卻不同於歸莊錢牧齋。方苞即大選歸氏四書文。可是桐城也有流變,姚鼐雖亦批評錢編本,但自編《古文辭類纂》則不再涉及時文,且整個明代古文家就只選了歸有光一個人,顯然這是以古文宗傳看待歸氏。而且錢編本以論六經者冠首,方苞所重,亦為歸氏的經義文字。姚選則避開論經術、談治世理政的部分,僅選了他寫人情事故的序跋、贈序、雜記、傳狀如〈先妣事略〉〈項脊軒記〉之類。他們向我們介紹的歸有光,可說全然不相同。

 

清末廢科舉、立學堂以來,制義文字不僅不為世重,更承擔著禍國殃民的汙名,八股文在文學史論述中幾乎全面遭到貶抑乃至佚忘,做為制義名家的歸有光,遂簡直不再有人記得了。讀過歸有光全集的人又少,於是歸氏的形相,漸漸就集中到姚鼐所代表的那一型上。我們的中學語文教育,一直都是桐城古文觀加五四新文學觀的混合體,唐宋以八大家為主,明代大概也只會選劉基、宋濂、歸有光。選歸有光,亦仍是姚選式的,不會超出它的範圍。

 

因此,我後來讀到《歸震川先生集》時,實是大吃一驚,因為跟我原先以為的那個歸有光太不一樣了。那個歸有光,只是個擅寫身邊瑣事,紆徐盡情的古文家。但他博學、有經術、能治世,與明末思潮學術關涉極大,豈僅能寫一二情事之文人也哉?

 

一九九四年我出版的《晚明思潮》中,論〈經學、復古、博雅和其他〉時,便曾依此發現溯求明嘉靖以降之吳中學風。認為講晚明不能僅從王學一路去看,也不能僅注意浙中、泰州、江右,還該理解吳中自何良俊、歸有光到錢牧齋,有一種反對講道、提倡讀經的博學之風。這基本上是由錢牧齋整理歸有光文集的觀點,順藤模瓜而得的。

 

近些年,學棣林明昌、蒲彥光研究八股制義,或由方苞之說以考歸有光被錢牧齋刪佚的面貌,或由掛名歸氏所編《文章指南》進窺歸氏論文宗趣,歸氏另一種不同於姚選的文人形相乃亦漸得復現。

 

我在二○○八年出版的《六經皆文》中論歸有光與方苞姚鼐之關係,也是這個進路,但略有不同。明昌《古文細部批評研究》講的是歸氏論文章體則之法,彥光的研究則集中於方苞《欽定四書文》。這兩部分,頗能顯示方苞如何藉歸有光來講他自己所主張的「以古文為時文」及歸氏古文之文法。我再由此進而說歸有光跟他以前論古文的人並不一樣。如茅坤,主要是宗法唐宋八家的,歸有光就還要上法《左傳》,闡發聖道。方苞之推重歸氏,也並不僅在其能以古文為時文,還在於他認同歸氏古文應本於孔孟義理的想法。故方苞文集中論治法治道之篇甚多,蘄嚮所在,乃在經世致用。姚鼐則僅重文章本身之神理氣味、格調聲色,故與歸方皆不同。換言之,此不單要恢復歸有光在舉業文上的宗匠地位,更欲由其舉業文溯考他有志聖學的一面。

 

我們的研究,乃是整個時代對歸有光認識的縮影。台灣一九八○年龔道明《歸有光研究》、一九九八年呂新昌《歸震川及其散文》、二○○二年宋菊芬《歸有光散文研究》等,關注的,不就只是姚鼐式的古文家歸有光嗎?廿一世紀後,大陸王培華〈歸有光與明中期吳中經世之學〉、孫之梅〈歸有光與明清之際的學風轉變〉諸文,則已能留心到歸氏在經學與經世學風上的地位了。

 

但走得最遠、最深刻的,卻是黃明理現在這本著作。

 

像孫之梅,雖知歸氏在明清之際的重要性,但仍不免將他歸入王學陣營,說他受了王陽明的影響。黃明理則具體以〈送王敬之任建寧序〉〈周孺亨墓志銘〉等材料,說明歸不同意王,歸的道學淵源實本於魏校,出於胡居仁一脈,也不主張講道,故與王學本不同風。

 

我跟王培華又都指出了晚明思潮中吳中一派值得關注,可是吳中是很複雜的。牧齋《列朝詩集小傳.丙集.朱處士存理》云:「自元季迄國初,博雅好古之儒,總萃於吳中」,講的是金石文獻之藏。陳眉公《太平清話》卷四云:「至今吳俗、權豪家好聚三代銅器、唐宋玉器、書畫,至有發掘古墓而求者」,講的卻是文物品玩之趣。此皆吳中風氣,雖博雅好古而未必為經術致用。黃明理很敏銳地就此指明:當時吳中代表文人如沈周、文徵明、祝允明、唐寅,乃至王世貞,皆兼擅詩文書畫或品鑒,其生命型態俱與歸有光不同,故文徵明雖為歸氏祖母之表妹婿,而歸與之略無交遊。因此論歸有光,其實並不能籠統地就吳中學風來說。如此分判,一個講孔孟之道而不同於王陽明、講博雅又不同於吳中文人的歸有光就超然豁顯了。

 

黃明理用「在舉業中博學」一辭來概括歸有光這種特殊性。在舉業中,是說明歸有光一生最主要的活動就是參加科舉,排開科舉,單獨論其文章成就的現代文學史述,實在是畫錯了靶位。在舉業中博學,則是說歸有光之參加科舉,致力於經義文字,又與其他科舉之士不同。他真心認同科舉所要求的理想目標:融貫六經,發揚孔孟之道,而且還能將之施於政事,以治國理政、經世濟民。

 

所以,歸有光是文人,但不是一般文人,徒以舞文弄墨為能;亦不僅止於抒情言志,為文皆須關乎治道人心之大者。歸有光也不同於一般科舉祿利之徒,但以科舉為敲門磚而已。科舉士以揣摩墨卷為能,並不用心做學問。故歷來批評明代科舉之弊,都說它造成了士不悅學、空疏之病。歸有光卻是在科舉中博學的,以為科舉取士任官,未來便要蒞事臨民,故食貨水利、兵穀形勢諸端,咸須理會,方能勝任。何況科場除了作四書文以外,還要考策論。策與論皆關涉當世實務,士豈能不博學通究之?而這樣的博學,因有本於聖道以治世的取向,是以又跟一般知識性的做學問人不同。非學者、非文人,亦非科名之儒,斯乃獨立為堂堂天下士也。

 

黃明理在此書中,以交遊考來說明歸有光與學詩文者的距離、與學道學者的差異;以應舉考來闡述歸氏與一般科舉士的不同;以歸氏的四書文,來考察他如何義理本於孔孟;以歸氏的策問,來探究他如何博學以應世需;又以歸氏科舉不第、從政受挫之經歷,來分析歸氏安時處困、勇於任事之儒者本色。總體刻畫的,便是這樣一位真儒、一位天下士。

 

這是完全不同於過去的詮釋,揭示了全然不同的歸有光形相、人格型態與生命內容。在歸有光研究史上,無疑是劃時代的。

 

但講了半天,彷彿推崇備至,而其實本書真正的價值並不在這兒。

 

老實說,在我們學界,找一個古人、覓一椿舊事,略加考訂,補苴刪正,便不難推陳出新,在該人該事之研究史上占一席之地。稍予調整視野、變換角度,賦舊人舊事以新貌,亦容易得很。自入上庠或至遲在碩士生培養階段,每個人都被教導要這麼做,每個學者也都以此自詡,而實只是治學之初階,再簡單不過了。但正因大家做學問基本上都是如此,故人人治學而學術益荒,學者愈多而離為道之學日遠。

 

何以故?知識的拼湊、材料的堆積、技術的操作,就能叫做學問嗎?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研究一個古人一椿舊事,縱或對此人此事刻畫揣摩得神形俱似,又與自己何干?這樣就可稱為成己之學?

 

成己之學,是多識前言往行以自畜其德的,觀周公文王之文而身效之。文文山曰:讀聖賢書,所學何事?不就是要學他們如何讓自己成為聖賢嗎?黃明理筆下的歸有光,活在一個大家都拿科舉制義當敲門磚的時代,獨能讀聖賢書而篤志成聖成賢,雖科第不順、仕途遭困,但安時處順,不以為窮,正是一個學以成己的典範。表彰這樣一位儒者的心境與生命型態,其實就是在揭示為學之正道。

 

此種揭示,也和黃明理本人對學問的體認有關。他博士論文研究的,即是另一位「天下士」: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范仲淹,且亦是由范仲淹立義莊這種儒者社會性倫理實踐切入的。跟本書談歸有光而申說其興革吳中水利、關切張貞女死事、參與禦倭等,可謂異曲同工。

 

歸之聲華不及范文正公,事功亦遠不逮,只能說是當時有點名氣的小讀書人。但一個小讀書人,立身仍當自許為國士天下士,為文仍應自許為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這是無疑的。歸有光並不以為這有什麼奇特或了不得,只以此為當然,故不沮不怨,只如此行之。以陶淵明自期,即緣於此。

 

這樣的歸有光范仲淹,實即明理自己的寫照。諸葛亮嘗自比管樂,明理大概欲學范仲淹,若不然,則歸熙甫亦可取法焉!他曾形容歸氏「誠懇篤實」。他的性格也恰是如此,相較於小范老子,毋乃更近於歸。故吾以為此非考史之作,而實為明道之書。讀者由此,不唯可以知人論世,亦可知治學為己之道也。己丑立夏,龔鵬程序於燕京小西天如來藏

 

  评论这张
 
阅读(103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