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黃摩西  

2009-02-22 14:4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書生大慘事,從前是稿子被焚被掠或遺失了。如今是電腦中毒當機或不慎敲錯某一鍵盤,稿子也就消失了。日昨存於隨身碟裡的一些新稿,還來不及錄入電腦硬碟中,竟在學校附近打印店中再也讀不出來了。多時心血,忽然如夢,實在難以為懷。底下是救回來的《雲起樓詩話》中論黃人的一小段。錄之以誌哀。

 

雲起樓詩話

龔鵬程

    黃人

  蕭蛻〈摩西遺稿序〉稱黃人詩「有青蓮之逸、昌黎之奇、長吉之怪、義山之麗,求之近世,王仲瞿、龔定庵其儔也」(南社叢刊.十集文錄)。南社諸君多法定庵,而如昌黎與昌谷者少;黃人頗學昌谷,又兼楊鐵厓,故風貌勿同於他人,幾於具體定庵。唯檢點遺篇,效定庵者乃多作於乙未以後,則又不可以定庵限之也。

      

  黃人本名振元,少居常熟。三十歲,光緒廿一年(1895)年始移住蘇州,改名黃人殆即其時。廿七年始就聘東吳大學為國學教習,蓋此時聲華始著、交遊始廣。世只稱其為「蘇州奇人」,正以早歲在常熟之事跡多不可考故。

  

  然非不可考也,不可問也。移居蘇州後之黃人,倡革命、論國學,集三千劍氣之社,成國史文苑之編,較諸早歲所為,豈非兩世為人乎?其早歲生涯殊不爾爾,或「習道家言,日餌丹砂,又習劍法及諸異術。常盡月不寐、數日不食,獨遊山中、夜趺坐巖樹下」(金松岑.蘇州五奇人傳),或「不矜細行,晝則馳馬為狹邪遊」(金鶴沖.黃慕庵家傳)。為俠客、為浪子、為道流,軼放於社會之外;與後來為學者,入世革命以重振綱常人極者逈乎異趣矣。

      

  君早年自署懺紅情閣王、蘭君仙史、群芳國主、花王館寓公,皆與此蕩子生涯有關,金松岑所述乃不及之,但言其學道學劍而已,豈得實哉?道與劍,蓋均不及美人為其性命之重,故自號則如此。

      

  其丙戌編年詩有〈蘭君仙史自題〉曰:「溫柔滋味牢騷氣,逼得心花怒放開」。以此自題詩稿,可見早年詩中大抵亦只此二味。牢騷者姑置勿論,茲略述其溫柔滋味焉。

      

  該詩後附〈見寄劍修雜感四律〉,其二曰:「對月豈無攀桂想,看雲又動結茆心」,自注:「君所眷為月卿,桂指京口桂仙。余與高姬枕雲有結廬約」。江慶柏曹培根《黃人集》點校本,作「余與高姬、枕雲有結廬想」,誤。劍修對月卿時當又念桂仙,余則唯眷高枕雲耳。所指諸姬,皆妓,故第四首又有注曰:「枕雲百計獻其鼎,余未之許也」語。黃人少年科考不第,其實正因留連於花界,第三首云:「棘院興酣朝選夢,花天香暖夜談兵」可證。花叢之想多於前程,秦淮夢暖,遂擁髻稱花王矣。

  

  〈瓮邊清夢口占〉廿四絕皆為廿四橋邊桂花仙子作。〈西鈎魚巷口號〉則詠秦淮花事,謂秦淮十里無當意者,唯「一枝丹桂是仙苑」,豈即所謂京口桂仙耶?〈借題金幼梨花便面〉云:「檢取風塵本色姿」,亦娼家事也。〈秋仲二十八日群芳園主者誕辰,同人萃秦淮女郎數輩為壽。詩酒花互酬,絲竹肉間作。盈座皆香,繼日以燭。誠措大之豪舉而年譜之佳話也。主者興酣,乃扣船而歌曰〉,敘此時情景尤為詳悉,自謂:「有筆不續揚雄騷,有金不鑄呂望刀,有手不弄黃紫標,有口不奏欝輪袍,有耳不聽談金貂,有眼不識擁節旄,有身不受權位桎梏禮法膠」,唯欲「左擁右抱任所之」而已。

  

  群芳園主,頗示博愛,然中有特眷者,即前所云之枕雲,〈無情如有情曲戲枕雲〉即為彼作,〈酷相思〉或亦同之。唯〈滿庭芳.咏桂〉則不知是廿四橋邊桂花仙子否。其餘〈巫山一段雲〉〈鵲橋仙.花汎步纖秋閣韻〉〈前調.答花叠前韻〉亦均為妓作者。

      

  丁亥詩不存。戊子詩無此等,蓋本年黃人在鄉迎娶胡氏,故不復為狹邪遊。然艷心未斷,頗和《疑雨集》,有〈紀遇和疑雨集中菰川紀遊韻〉〈春游再叠前韻〉。所遇當為舊識,故曰:「剩有去年眉樣月,殷勤分照,兩邊愁」。

  

  此年另有〈四時閨詞〉,恐亦非徒作空文者。〈雜感并寄懷即和張用舟原韻.感情〉:「羽毛屢鎩自飄翩,綠海紅江到處牽。糞土揮金詩墊補,風塵惜玉夢夤緣。神通游戲三千界,意氣飛騰廿四年。識得秦宮花底活,定情詩是養生篇」,堪當此時心境之自供。所謂:「只有清狂仍故我,鶯花評點尚津津」(同上.感遇)是也。此外尚有〈赤城碎錄〉七律十五首,「天生情種真多事,人在柔鄉煞費才」「倚枕夢回仙子蝶,入門吐氣美人虹」「香國春回仙又謫,情天魔大佛難降」「歸妹重占偷藥後,同人爭說破瓜初」云云,興致兀自不淺也。

 

  庚寅詩,名《紅情閣餘稿》,顯然結習未除。然〈蝶戀花〉之六有「香國鏖戰難奏捷,輸與痴蜂,釀得些兒蜜。辛苦春駒留一隙,餘生願懺偎紅習」之語,則似已有懺情之想。

     

  唯辛卯仍有〈寄懷先仙閣內史〉之四云:「風狂拚受鶯歌罵,倩夢還隨鳳子邀。三十六天春幾種,但聞名字也魂消」,可見結習匪能遽改,綺夢依依難醒。〈落花.夢中作〉二首、〈新橋幸懷〉六首、〈步先秋閣內史韻成四律。墜歡縈聲,惡緒填膺,白眼看天,天還漏恨;紅心遍地,地不埋憂。黃土有靈,應同聲一哭〉、〈檢先秋閣殘稿,感賦,即用內史韻〉三首、〈自題薪琴耕硯漁古居問字圖小影。執筆侍坐者係先秋閣內史,琴名同爨材,硯名小點頭,婢名阿杜〉十首、〈書悶和先秋閣韻〉三首、〈偶作和先秋閣韻〉四首、〈市隱樓夏夜和先秋閣韻〉、〈驟雨和先秋閣韻〉、〈客有以先秋閣內史為問者,即用內史韻作此答之〉三首,乃至〈無題〉三十首,莫非仍住夢中,所謂:「宦海名場不一途,閑中風月屬吾徒」「三月吳門夢一場,風花回首盡滄桑,……綠陰紅粉都堪惜,一任人嫌杜牧狂」。紅粉知己,則先秋閣內史也。唱和極多,頗訴牢騷,不止溫柔滋味而已。

      

  本年另有〈悼蓮曲〉,則不知為誰,黃人與此姝「游魚比目禽交翼,幽歡只道無時絕。白水方堅夙世盟,素秋已墜三生劫」,契合亦極深,豈即先秋閣內史乎?然其後又有〈滿江紅.憶霞清,第三闋兼弔景鴛〉云:「便算重逢,終多了一番離別。況渺斷、愁雲四黑、情波一碧。桃葉渡江空有約,葫蘆馭氣渾無隙。算他生修到玉清班,還多劫」,則先生與女郎相約今生他生者殆甚多也。郎嘆薄倖,女悲飄零,香魂弔影,或不止一二人。〈意難忘.弔影鴛〉亦為此姝作。

      

  本年〈憶江南〉〈風流子.寄問王寶玉〉〈天香.寄問吳素娟〉〈十六字令.寄間櫻素〉,亦皆為若輩作。又有〈金縷曲〉,小序曰:「《琴水春萍影語》二卷,烟花別錄,竹枝濫觴,本當與乾啼濕哭之作同刪。然蝴蝶一生,不忘花底;春蠶半死,猶縛絲中。狂興所萃,性情寓焉」,可見斯時境況,依舊浮夢於紅波、寄懷於情天也。故除仍與美人訴其衷曲外,尚有〈國香慢‧美人肌香〉〈鬢雲鬆.美人鬢影〉〈散餘霞.美人瞳神〉等,遠紹劉後村〈沁園春〉分咏美人之什,為宮體之餘波。

      

  此黃人綺懷之大略也,餘不一一。舊時王永健先生嘗考其與陳稚英、程稚儂事,著於《蘇州奇人黃摩西評傳》,蘇大,二○○○版。余以上所述,尚不及此二姝也。觀此即知先生早歲專於綺羅堆中作活計,蕩子狹邪,肆其多歡。然深情眷繫,體貼群芳,則又異夫浪子貪花者流。其癖於情也,殆近似賈寶玉耶?

  

  顧寶玉溺情,須空空大士、渺渺真人、警幻仙子之點化,乃能悟空。先生則頗糾繚徘徊於空色溺悟之間,〈紅情〉之四曰:「已經徹悟。將舊愁剪斷,新愁又織。饒爾聰明,情深情淺總難測。讀破南華一卷,仍歸作離騷筆墨。便有日骨化形銷,此心勝金石。  轉側。強寬釋。似刀割綠波,才開還合。天旋地隔,一片柔腸苦牽涉。費盡百端作達,要只是、情中曲折。摩詰室,參不出,空空色色。」其乍出乍入、旋起旋滅、忽迷忽悟,婉轉牽涉,而終無力證脫之狀,言之苦矣。摩詰室參不透空色,和定庵《無著詞》時,論天女之花著抑不著亦是此義。厥後在蘇州,乃不知以何因緣,竟然脫出情天、棄其花國,比如蠶縛之解,化蝶南華。改名改行,志其更生。噫戲,偉哉!果為奇人也!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