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當代詩詞  

2009-02-14 08:4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台灣度歲期間,台北文學獎評選。傳統詩組,由張夢機師及顏崑陽、陳文華、張大春、我評選。今年主題限寫台北山水,且須作八首組詩,遠比過去各屆困難。大陸作者僅陳興武一人獲得優選。他沒去過台灣,縱情神遊,居然可觀,很為他高興。這個獎,大陸詩家可能還不太清楚,其實將來是不妨多與吟會的。評獎前,恰好替劉夢芙先生所編《當代詩詞叢話》寫了一篇小序,因為同屬詩事,故附於後:
 
          當代詩詞叢話序

龔鵬程

 

    本書是中華詩詞(BVI)研究院《二十世紀詩詞文獻匯編》文論卷的一部分,輯錄了十種今人所撰詩話詞話。所論間亦涉及古代名家名作,但以論近代者為多;申言時或偶及新體,但主要是談傳統詩詞形式的創作。

    

  傳統詩詞形式的創作,在二十世紀初期曾遭到許多批判。五四文學革命諸公,痛詆傳統文學為山林、貴族、廟堂文學,欲一概抹煞之。故在文章方面,提倡白話;詩則主張破棄格律,改用散行自由體,稱為新詩。那些仍用傳統形式創作的,便被他門諡為舊詩舊詞舊文學。

 

  新時代的健兒們,就這樣在文壇除舊布新起來。至今,在大學及社科研究體制內,凡講現當代文學者,大抵都仍固守著這種革命家的姿態,只談新詩新文學,彷彿傳統文學已被打倒或揚棄,不復存在於當世。

    

  革命者的意識型態偏執,論事往往如此,那也是不足為奇的。可嘆的是一般大眾不明所以,輒為所惑,不知五四以後傳統詩詞不僅創作上仍然生機暢旺,佳構如林;對於這種創作型態的自覺與反省,也甚為豐富。本書所要顯示的,就是這個久遭扭曲或掩蓋的真相,足以使人一窺二十世紀詩詞創作之一斑。

 

    今人對於傳統詩詞形式的創作,又常有時代之偏見。一方面妄自尊大,主張文學進化,以為椎論大輅,後出轉精,今當勝古,故不必再法古效古;另一方面又妄自菲薄,謂好言語已為古人道盡,今人再作舊詩詞,必作不過唐人宋人,故不能不遁為他體,不可與古人爭鋒。此等既自侈又自鄙之說,其實自陷於矛盾而不自知,至堪憫嘆。若因此而對近世詩詞創作廢然不觀,那就更是得不償失了。

 

    因為事實非常明顯:近百年的傳統詩詞創作,乃是我國整個詩詞史上的一大高峰期。

 

    打個比方。在五四運動期間,除了鄙棄傳統文學之外,也曾大力抨擊過戲曲,稱為舊劇,謂其野蠻,要發展新戲。新戲稱為文明戲,就是跟野蠻的舊劇相對而說的。可是,那被稱為舊劇的京戲皮黃,在五四運動以後其實反而才是它的高峰期,不但在藝術上出現四大名旦四小名旦及生淨各派典範,在社會上也風靡及於各地各階層,遠非文明戲所能比擬。以藝術論,二十世紀初中葉之京戲,不惟超邁十九世紀,恐怕也足以與元雜劇、明傳奇爭勝(如果不說它更勝於元明的話)。

 

    詩的情況,大略似此。晚清以來,近百年之詩壇,學術界假裝它已被打倒了,置諸不論不議之列。可實際上正因新舊之爭、世變之劇、生民之苦皆為古時所無,詩人灌其心血、肆其筆力,成就遂亦足以傲睨千載。依我看,方駕唐宋,固然還不敢遽斷,超軼元明清卻是十分顯然的。對於這一時期的創作,未來定會像我們現在研究唐詩宋詞那樣去鑽研;目前我們看到的這批詩話詞話,即是未來研究之先導。

 

    可是後世之研究,無論如何,總有時代的隔閡,未必能如我們現代人講說現代文事那麼親切。我們現在這些評述,雖亦未必就準確,但足以提供後世研究者一個參照的視野。我想,這也是本書輯編的目的之一吧!

 

    論近現代詩詞而採詩話詞話體,當然也是值得重視的另一個特點。

 

    方今人文學術研究體制之全面西化,除了學科建置、教育體系、課程架構等等以外,還表現為學術論述話語的變化。傳統的箋注、校釋、考證、札記、序跋諸形式,皆不行於學院,改採新式論文了。傳統的術語,如風神、韻味、格調、文質諸名目,又皆以為模糊難曉,而不見用於論文中。如此相言成習,遂造成近年學術界所說的「失語症現象」。意思是說:中國人論學,已經不會用自己的話來發言了,非用西方的術語、理論、論文格式不可。

 

    這種失語症,在大學等科研體制中當然已非常嚴重,否則就不會引起治病求藥的呼籲。但在詩詞研究領域,幸好還未盡受荼毒,仍保留了許多傳統的論學形式,以箋釋、序跋、函札論藝者,仍甚普遍,詩話詞話即其中之一部分,可說是彌足珍貴的。談詩話詞,看起來似乎不若論文嚴謹,其實抉微探幽,言小而旨遠,往往妙契文心,非現代西式學術論文所能及。故通人學者,如王國維等,雖或擅於造論,仍常要藉詩話詞話這種體裁來自道其體會。

 

    本書所錄各詩話詞話,體例不一,宗趣亦異,但總體上呈現了以上各項價值。故本文謹就其出版意義略述其要,至於諸家論旨,讀者開卷即知,不煩贅敘。戊子大雪日,敬識於臺北龍坡里雲起樓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