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為游魂覓肉身  

2009-12-04 09:4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談儒家思想時,許多人都會強調儒家學問並不只是一套玄思或言說,它具有極強的實踐性。所謂:「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讀書不光要明理,更須把所明之理具體表現在為人處事上,故讀聖賢書,目的是學聖人那般讓自己也努力成為聖賢,否則就只是口耳記誦之學,與自己的身心性命無關。

  這個儒學的基本原則,相信沒有人不明白,但落在具體實踐層面卻又怎麼樣呢?大部分人其實仍只是在理論上明白了、在言說上強調了而已,在具體為人處事上如何表現聖賢氣象,恐怕甚少人在此自我要求。

  因此,儒家所講的修齊治平之道,根本在「修身以為本」這一關上就極少人真去實踐,實況如此,儒學焉能復甦乎?

  古今人情相去不遠,今人以具體實踐成聖成賢為難事,古人應當也是如此。但古代有一個儒學實踐的環境,現今則無。什麼環境呢?

  人從小在家庭中長大,家庭的父母兄弟戚屬關係、人與人相處的倫理要求,在一個基督教文化中,跟在一個儒家文化社會中,會顯現為全然不同的倫理實踐環境。人自幼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真是「蓬生麻中,不扶而直」,許多人生態度、價值觀、人際關係中權利義務的審擇分寸,皆自然塑就。

  於是,在以君子之道為家庭倫理環境中長大的小孩,對君子之道的實踐,可說太半是「少習若自然」的,不必困知勉行,自然在其行為上就表現符合儒家君子之道的德行。中國傳統社會上許多老百姓,可能根本不識字,也沒讀過《論》《孟》,但其溫厚誠篤、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正體現著儒家的儒理精神,即因傳統社會原有這樣一種文化環境在協助他,使其如此。

  此種倫理實踐環境,事實上即是古代中國的社會組織結構。社會在儒家思想浸潤下,又經歷代儒者「化民成俗」,努力推動著儒學的社會化,早已使得中國的社會組織跟儒學結合為一體。儒家的主張,與中國人的具體倫理生活、社會活動也結合為一體。

  舉個例子。清雍正間,呂振羽所作《家禮大成》,民國十一年楊鑑予以重修,至今仍流行於台灣民間,重印版本不可勝數,我手上這個排印本就是一九九○年台南市西北出版社的。可見它對現代台灣人(至少台灣南部人)之行事仍有規範性或參考性的,否則書店不會重排出版。

  此書卷一為:學禮要務、冠笄析義、人事類語、宴禮投刺、百忍治家、治家先禮。卷二:帖式稱呼、往來拜帖。卷三:人品稱呼、時令名號、物類稱呼、交結稱頌、自謙男女。冠笄要禮。卷四:婚姻儀禮、結婚新式。卷五:世系事蹟、祝壽式、壽文式。卷六:喪祭總論、初喪辨考、衣制辨考、明器辨考、稱呼辨考、服制辨考、弔慰辨考、營葬辨考、祀禮辨考、祭祀辨考、初衷儀禮、服制等殺、五服制度、治喪什儀、弔賻禮儀、屏白訃文。卷七:誄軸祭文、治喪八禮。卷八:喪祭八禮、告遷祔祭、時祭儀禮、封贈告祖、拜懺設齋、年節故事、祀神禮儀、弔輓聯對。

  這種書,在傳統社會就像黃曆、朱子治家格言一樣,大抵家有其書,臨婚喪喜慶、交友弔宴之際,即以為參考,依教行事。

  而所有的活動,看得出都是依儒家的道理做的。即使人死了以後,社會上隨俗找僧尼拜懺設齋,此書因之,卻也仍要說:「大學士石齋黃先生聯曰:講聖經,作佛事,理乎理乎?承母命,答父恩,情耶情耶!」足證其儒家立場,故序曰:「人之一身,所晉接著不外父子夫婦兄弟朋友之倫。此五倫者,非禮以維之,則上下之分亂、親疏之等淆。生而男女冠婚,死而祖父葬祭皆莫知折衷,將何以立於天地間?」表明他作這本書即是要將儒家之禮,具體落實在每家人之日常行事中的。

  此書乃依朱熹《家禮》而作,我國宋元明清之社會,家行此禮,故形成為一儒家型社會。任何一位家長,不論他信佛信道有多麼虔誠,他冠婚喪祭、歲時年節、社交活動均不可能不這麼做,至少不會距離太遠。他教育小孩子時,也絕對不會說:你要空啊、要看破啊、要解脫啊!只會說你要兄友弟恭、孝順父母、待人仁厚等等。這即是社會組織結構及社會意識對人的形塑作用。儒家思想,其實就具體活在這樣的社會中。

  但社會現代化之後,社會組織結構已然產生了許多變化。再經文革破四舊之衝擊,儒家的社會性載體破壞極為嚴重,它已從家庭、宗族、鄉里、教育體系、宗教生活中脫離出來,只做為一種思想、學說、概念、倫理價值的存在。因此余英時先生曾以「游魂」來形容它。游魂沒有軀體,故亦無具體實踐性,只是崇者尊之為神、反對者視其為鬼罷了。它不能白畫現形,表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我們現在的儒學界,長期以來,只會做哲學思辨與抽象研究,不擅長做結合社會實踐的具體工作,亦不重視化民成俗。研究多集中在做某某學者思想之分析、或某某學說之討論,用一些抽象術語、概念談談道德主體、天人合一,固然可講得頭頭是道,可是對於游魂之為神為聖,說得再多,也不能認為儒學便已復甦了,要讓儒學復甦,必須重新使其有軀體。

  假若儒學舊的軀體早已破損,或在五四以來新文化的祭禮中,業已析肉還母、析骨還父,以贖其可能曾有之過愆(例如為帝制作了幫凶、過度講禮教而吃了人等,各種加在它身上的罪名),現在也當蓮花化身,方能再成就一個活潑潑的生命。

  沒有身體,終是游魂,雖亦能噓全球化之雲、呼世界和平之霧、吸生態思想之精、吐普世倫理之氣,終是虛說游談,無裨於實際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