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改變中國歷史的文獻  

2009-12-20 09:0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二十多年前編了一套書,取名《國史鏡原》,副題是「改變中國歷史的文獻」。內容即如副題所示,收集了能顯示中國歷史變遷的大文章,以通古今之變。經過這麼多年,書也當然早已售罄。友人時相訊問,我亦久有再刊之心。工人出版社陳大鋼先生在圖書館裡讀到,以為頗俾實用,且應出大陸本,遂替我費力編排檢訂。如今快出版了,我很感謝他。補做一序,略述書的內容如下。

            

            《改變中國歷史的文獻》序

龔鵬程

 

  本書既是一部文章精選,也是一本特殊的中國歷史讀本。

  歷來著名的文章選集,如《昭明文選》《文苑英華》《古文辭類纂》《古文觀止》等,或為文獻之輯存,或著眼於文學藝術。可是孟子曾說過:「《詩》亡而《春秋》作。」意思是說古代《詩經》中之詩均可表現其時代,故均有史義;其後孔子作《春秋》,正是繼承著這種記錄歷史的功能。後世謂詩與史相通,即由孟子此語而來,如錢謙益就說:「曹之白馬、阮之詠懷、劉之扶風、張之七哀,千古之興亡升降、感嘆悲憤者皆於詩發之。馴至於少陵,而詩中之史大備」(胡致果詩序),謂曹植、阮籍、劉琨等人之詩皆可作史讀。其實孔子說「詩可以興、觀、群、怨」的觀,講的便是這個意思,通過文學作品,確實足以觀察那個時代。文學雖然另具有興、群、怨之功能,並不局限於「觀」,但足以觀世,無疑為其一重要作用。

  可是,詩足以觀世,也只不過是泛說文學之一種性質罷了,不是所有文學作品均可以觀世,亦不是所有作品在觀世的價值上都一樣。文學中,有些偏於個人情志的抒發,有些偏於藝術技巧的探求,只有少數與歷史的發展直接相關。因為,包括杜甫之所謂「詩史」,大抵也只顯示著詩人在世局變動中的詠嘆,而非那些作品創造了歷史或直接標記了歷史的軌跡。因此,詩史相通,必須再進一步,才能講「詩即是史」或「詩以成史」。

  本書做的就是這種工作。我們選輯的文章可分兩大類,一是文章改變了歷史,二是文章標記了歷史的改變。

  前者是說中國的歷史因這些文章而改變了命運,或者倒過來說,是這些篇章形塑了中國。例如,若無李斯〈諫逐客書〉,秦國可能就把包括李斯在內的各國遊士全趕回老家去了,那麼後來秦也就未必能統一天下。若無董仲舒〈賢良對策〉,漢代黃老之治的現實即不會改變,中國爾後獨尊儒術的歷史也未必即此確立。又若無梁啟超〈異哉所謂國體論者〉引發了倒袁的風潮,袁世凱稱帝之事到底如何了局,亦無人可以逆料。故這類文章可說是具體牽動了歷史。

  後者,則是歷史變動之直接證詞。例如政事方面的漢文帝除肉刑詔、南京條約、太平天國奉天討胡檄;學術思想方面的論六家要恉、移讓太常博士書、大唐三教聖教序、論迎佛骨表、太極圖說、譯幾何原本引等,或代表一個新觀念新時代之出現,或宣告了變局之形成。

  兩者結合起來,中國的歷史軌迹即粲然可見。因為再也沒有什麼比這些原始文獻更能直接說明歷史了。對於歷史,我們這一代人總是忙不迭地替它解說,用我們的想法和一套套的理論去塗飾它,其實把這些文章擺出來,由它們自己說明自己,豈非更為直截真切?

  就文學來說,曹丕曾在《典論.論文》中言道:「文章者,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這是中國文學最高的理想,但實際上,一般文章何足以語此境界?真能達致於此者,恰就是我們現在甄錄的這些文章。說也奇怪,前面講過,這些文章本是因它所具有的歷史價值而被我人注意到的,但從文學性看,此類文章也無一不佳,多為千古名篇。這似乎又可印證孔子所說:「言之不文,行之不遠」。凡在歷史上足以形成偉大影響或足以昭示後昆者,其文采亦必足觀。

  我們這本書,就是依觀世與觀文這兩個目的而作,兩者且是合一的。起於堯舜、止於孫中山先生過世。此下歷史更有新變,未來將再賡予補述。體例上,先錄本文,次作注釋,再譯白話,繼而有背景說明,最後是簡述該文的影響,以便理解。

  昔年在台灣編這本書時,我們都還青春年少,但對歷史不無蒼涼之感。頃則年華老大,但對中國的未來、歷史的機運反而漸趨樂觀。感謝工人出版社陳大鋼先生為此書費心重為檢校,使它有機會跟大陸的朋友見面。也希望這樣的選本能對有興趣觀乎人文、察於時變的人有所助益。

  最後還要補充兩點:一、我們採用的本子,可能略有幾處跟大陸通行本不太一樣;二、譯文和解說時提到的現有地名,其縣市行政區劃,也可能有一二處會與現況不同,幸請留意。其它編輯命意,原書舊序已講得很清楚了,此即不贅,敬請讀者諸君指教。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