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兩岸政黨交流  

2009-11-01 21:2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盟北京市委、天津市委舉辦兩岸交流會議。我被台灣朋友拉去,做了台灣民主工黨的中央黨校校長,遂亦與會。談什麼呢?談兩岸政黨交流吧!我指的,可是台灣各小黨跟大陸各民主黨派的交流喔!民主黨派有勇氣作嗎?我不曉得,姑且聊聊,想亦無妨。文如下:

一、

  黨,在中國一向為不好的字眼,孔子說過:「君子群而不黨」,黨就有黨同伐異、結黨營私之意。故古代政治上要批評別人厚植私人勢力,都指其人為朋黨,漢代黨錮之禍即因此而生。宋代歐陽修乃因而作〈朋黨論〉,申言小人有黨、君子無黨。明代,書生聚於東林書院議論政局,也被閹人指為東林黨人。東林則反唇相稽,謂批評者為閹黨。凡此,黨人均為惡稱。

  近代黨的涵義改變,是因採用了西方政黨的概念,把PoliticalParty譯為政黨,原先可能未必有好意,因為Party也可譯為團體、聚會、派對、契約爭論的當事人等中性名詞,而偏偏採用「黨」這個負面語,令人聯想起狐群狗黨一類詞語,實非善譯。但爾後竟得通用,各政治團體紛紛自稱某黨,政治人物樂於以黨人自居,恐怕是因大家都接受了西方現代政黨政治那一套觀念的緣故。

  西方古代亦無政黨,政黨是隨現代政治社會而生的新事物。中古封建體制瓦解,出現現代國家,乃有政黨。政治權力,不由封建領主與貴族占有,而改由政黨通過競爭來取得和操作,成為現代社會的特徵之一。

  但誕生於現代社會的政黨,本身卻也涵蘊著現代社會的自我矛盾。矛盾之一,就像軍隊和工廠。現代性的兩大要素是個人權力與工具理性,可是軍隊跟工廠雖是透過工具理性而建立的組織群體,卻壓抑或不能顧及個人權力,護衛著超越個人之上的目標;組織內部的倫理紀律也絕不建立在個人自由、自主與權利上。

  政黨的情況相同。尤其政黨多以取得執政權為目標,黨員須服從黨綱、黨紀、黨組織之領導,把個人生命價值、權力、意志完全依託到黨的目標下,有時比軍隊還要嚴格。後來經常出現「以黨領軍」的現象,適足以證明這一點。

  或曰此乃剛性政黨,政黨也有柔性的,性質與俱樂部、選舉團隊相似;黨綱黨紀不嚴密,對黨員也沒太大的束縛,可充分體現個人在政治取向上的自主性。

  但十九、廿世紀西歐、俄國,以及亞洲如日本、中國地區普遍存在且起實際作用的,卻都是這類剛性政黨。柔性政黨只在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地有發展。故實際上起於現代社會的政黨政治,正以表現現代性悖論為特色。

  另一種矛盾,為馬克斯所指出的:現代社會整個結構都是被商品社會異化了的,民族更是毫無意義,人類必須形成新的自我意識,他稱為人的解放。因此,馬克斯否認個人終極權利的正當性,又主張工人無祖國,以超越民族主義或民族國家。

  在這種意義底下所形成的政黨,理應如虛無黨,也就是無政府主義者那樣,是一種反對現代民族國家或超越國家的政黨(如曾經運作過的共產國際),而非民族國家內部的政黨。

  可是事實上,此類政黨幾乎都以奪取國家政權為目標,也頗有成功成為執政黨者,包括蘇維埃、中國共產黨、英國工黨、法國社會黨等,也都是剛性政黨。其所以能取得政權,大抵又都不是什麼「工人無祖國」,而是大量訴諸民族主義與國家利益,此亦與其理論顯然相悖。

  同時,政黨本身乃一政治性團伙,無論這個團伙多麼龐大,它都不可能包含全社會所有人。而且與所有社會團體一樣,有其階級、地域、宗旨等之限制,本來也就不可能讓所有人都參加進來。特別從馬克斯的角度看,政黨必有其階級屬性。

  但一個階級的政黨,若要執政,除非採用暴力壓制,否則就不可能不超越它的階級,爭取其他階級之認同與支持。若如此,則號稱全民政黨的政黨事實上只是偏向中間最大公約數,或向社會權勢階級靠攏而已。

  於是,工人政黨一旦執政,或想執政,就背叛了它的階級。若忠於它的階級,往往又不能執政。若採暴力壓制,社會成本又太高,且社會各階級都遭了壓制,社會也不能發展。此亦皆為政黨政治之現代悖論。

  在中國,這些矛盾或悖論甚至還有擴大化的危險。因為中國古代雖無政黨,但有幫、會、社的傳統。傳統青幫、洪門、三合會、哥老會及各種社團,清末民初就已逐漸轉型為政黨。青幫組織了恒社、仁社、忠信社等社團,洪門創立了俠誼社、至光社、中國洪門民治黨等。抗戰後,幫會更掀起了組建政黨團體的風潮,洪門先後出現了中國民生共進党、中國洪門民治党、中華社會建設党、民主社會協進會、中國民主合眾黨等。至今台灣仍有中國中和黨、濟弱扶傾聯盟、忠義致公堂、中國崇尚正義堂、洪運忠義黨、中華博愛致公黨、中國洪英愛國黨等,皆由幫會轉型而來的。強調發揚中國俠義傳統、振濟弱小、主持社會公平正義,與馬克斯所主張者頗有相近之處。

  民國以來,政黨之黨綱、黨紀、組織管理、政黨間的暗殺、鬥爭,則更是不乏幫會文化的影子。

二、

  二十世紀後期,後現代思潮崛起,對現代社會及現代性多所批判、多有反思,而事實上整個國際局勢也不一樣了。國際政治之主體,雖不能說已非民族國家,但確實已有不少「非國家行為者」在起著巨大作用。

  什麼是非國家行為者呢?例如國際人道救援組織(紅十字會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化商業金融體系、經濟協作體(如歐盟);或社會網絡。如過去宗族或同鄉關係,是一種現代化之前有機性的原生關係,現代化把這些關係摧毀了,把人從宗族鄉里中拉出來到都市,形成新的契約型機械式關係。可是現在宗族與同鄉又以全球化方式重新鏈結,竟轉化成全球性跨國新社會網絡,如世界客屬大會、全球陳氏宗親會之類。另外還有職業性組合,如國際獅子會、青商會、儒商會等等;宗教團體組合,如世界紅卍字會、國際同善社、扶輪社、慈濟功德會、國際佛光會等。

  這些都叫非國家行為者,常扮演著過去國家的角色,執行過去國家做的事務。

政治方面也一樣,跨國論壇、政黨聯盟,往往取代或補充過去國家內部政黨的功能,形成比政黨更重要的作用。其角色有時反而較接近馬克斯所描述的超越民族與國家之政團。

  現代之後的政黨環境,除了與非國家行為者互動增多增強之外,另一值得注意之趨勢,是政黨的一般社團化。

  前面說過,政黨之黨字,本身是party的翻譯,而party並無中文「黨」字那種內聚、強固、共同利益團結等涵義。而歷史的因素,政黨在現代史上,卻顯現為此類內聚、強固以奪取政權為利益導向的特性,成為現代政黨政治的一般狀況。似乎成立政黨就是旨在取得政權。不能執政。或無政治上威脅、挑戰、監督,乃至取代執政黨的政黨,輒被譏為「花瓶」,根本沒有作用,更不會被社會重視,媒體也對之毫無興趣。

  可是現代以後,大家卻發現:一、社會本身是多元的,任何一個政黨,無論它號稱全民政黨、全民最大黨或什麼,它都只是一小撮人,也只能代表社會上某一階級、某一類人。因此反映社會現狀的政黨,也必是多元的。

  二、基於上述原理、社會越多元,政黨也必越多越雜,代表社會各種聲音。而二十世紀主要是兩極對抗的,無論國際社會或各國內部都傾向兩極對抗,以致政黨政治常被形容為兩黨制,世界則劃分為民主與共產兩大陣營。二十一世紀,世界體系多極化,各國內部也傾向多元化格局。在此新格局中,政黨的多元化也愈趨明顯。台灣目前政黨已達一百五六十個,許多人以為是亂象,殊不知這才是新的形勢,不能仍用舊思維來理解。

  三、政黨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元,大部分政黨當然都不可能執政。許多政黨,本來就代表少數、弱勢,例如台灣的原住民黨、新客家黨、第三社會黨、老兵黨,都是代表少數的,此類政黨皆絕不可能執政。故政黨之性質乃回歸為社治社團之義。即一群人基於某種主張或志趣,在政治領域謀求該社團所代表之階級或群體之利益。這樣的政黨,性質跟經濟、文化諸領域的一般社團,其實已無任何不同。故而其管理、運作、社會地位亦當與其他社會人民團體無任何不同。

  四、政黨多元化,顯現的,乃是政黨主張之分殊化、南轅北轍、各呈歧異。但許多政黨,其實在主張、理論或路線層面並無太大不同,其不同是因人民團體的通性所形成的。

  什麼通性呢?人民團體乃人群之組織,故交情、友誼、人際網絡、地域關係、活動場域等人的因素決定了人群組合的情況。以致一個太極拳運動,會分化出許多流派、無數社團,政黨也是如此。許多政黨的分化,非理論主張根本之異,乃人群小團體的分化。因此台灣光是共產黨就有四、五個,工黨也有工黨、中華勞工黨、全國勞工黨、台灣民主工黨、工教聯盟等。更早的,像青年黨,即有中國青年、青年中國、中國中青(創黨時間且都是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二日)。這些均是因人合不來而分化的。

  五、因而總括起來看,政黨雖日趨多元龐雜,數量也越來越多,但實際的分歧並不如表面上大,許多分化乃人的因素,並非黨的理論或路線。而且大多數政黨有趨同化之現象,例如民主、公平、正義、均富、保障弱勢福利,恐怕沒有什麼政黨會公開反對。這種趨同化,使得政黨原先的政治意味銷弱了,與一般社會福利團體差不了太多。還有些政黨朝道德化訴求,如台灣太子電音舞曲歌手組成的孝道黨,跟中國崇尚正義黨、中國人權促進黨、自然律黨、尊嚴黨等,都更近於一般社團。

三、

  面對這種政黨發展趨勢,落實到兩岸關係上來看。目前各政黨,尤其是不具執政實力(如台灣國民黨、民進黨以外的百餘個政黨)或雖號稱執政而實際只居輔政地位的大陸各民主黨派該怎麼做,自然是有趣的話題。

  過去兩極對抗時代,國民黨與共產黨兩大相爭,一黨勢強,則欲以一黨專制壓抑對方。大陸建政以後,兩岸仍維持著這種兩黨對抗的格局。彼此內部,則均表現為一黨專制或專政之方式。

  迨台灣黨禁開放,諸黨蠭起後,情況其實亦未改變。台灣內部,仍是兩極對抗,漸漸形成以國民黨民進黨為代表之藍綠兩方陣營,其他政黨之政治空間極度壓縮。兩岸之間,則漸強調國共合作。

  此雖一改過去之對抗為合作,但其實仍沿續著過去兩極互動的格局,連民進黨都插放不進去。而民進黨也不願進入以形成多極對話,以致開除了許榮淑、范振宗等參加原國共論壇的人。所以迄今兩岸政治交流,大體仍以「國共平台」為其主軸。

  可是剛才已經說了,社會多元化發展的徵象之一,就是政黨多元化。以台灣的情況來說,政治資源及權位固然已由國民黨民進黨瓜分,其他政黨想執政或參與執政的機會很小,但國民黨民進黨事實上並不能代表社會各種心聲,此所以才有社會上各政黨之存在。

  歷次選舉,投票率又大抵均在六七成之間,代表社會上對兩大黨之主張、人選、政治風格等不滿,不認同、無興趣者仍占三分之一左右。所謂執政,大抵只是在投票人之中過半而已,也就是約三分之二的二分之一,亦即全部應投票人的三分之一左右。其他的社會意見空間,顯然還是極大的。

  執政黨在選舉時,因有執政地位及資源,固然能贏得選舉。但執政後,它就會發現它的支持者其實只占三分之一左右,所面臨的,乃是更多的反對者。國民黨現在尚且如此,民進黨少數執政,情況當然更糟。

  執政者挾多數選票登上執政位置,而實際民意支撐,大抵只在三至六成之間。社會滿意度高時五六成,低時跌破二三成。也就是說:施政好時可爭取到部分其他政黨人士之支持(反對黨基本上是不可能支持的)。若不好,則自己這一黨的支持者都會看不下去。

  現實如此,故很顯然:大陸方面若欲傾聽民眾的聲音,只由「國共平台」著力,或擴大與主要反對黨民進黨交流都是不夠的,必須拓展一個多極對話的新格局。那數量眾多,看起來在政治上沒有勢力的小黨,其實才能表現台灣社會多元化的意見與利益。

  這是從量說。由實質內容看,執政者在競選時固然無不以全民利益為依歸,可是實際執政時,必然偏於社會主要財、權、勢階級或群體,弱勢及少數群體通常是被漠視或犧牲的,只在競選時以姿態及口惠來騙選票。

正因如此,故小黨之創設,才會偏重於弱勢群體,如婦女黨、青少年黨、老兵、原住民、客家人之類;或號召被「執政分贓團伙」忽視了的價值,如公平、正義、社會福利、綠色生態、人道尊嚴等。從人道價值和關懷社會總體發展之角度看,小黨們所揭櫫的,實具更深遠之價值,超越了政治分贜團伙,更應給予正視。

  正因為如此,故小黨亦不妄自菲薄。

  過去小黨因無緣執政,不為世所重,它自己也就看輕自己,認為在政治領域無足輕重。殊不知它仍足以代表社會某一部分人以及值得珍惜的價值理想。且因無緣執政,張揚理想反而可以更純粹,更不涉及自身利害。

  可是小黨畢竟各自代表著社會上的少數,它的理想與主張十分容易被主政者漠視,如何才能申張其理想,體現它做為一個政治團體的價值呢?前面說過,政黨雖分化嚴重,但實際上分殊並不真那麼大,共同的道德與政治訴求有其大體之一致性,頂多是人不熟或合不來而已。

  既如此,那自然就該採孫中山先生所說:聯合世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小黨間的政黨交流合作,本來就較可行,因為利害糾葛較少,目前顯然更應擴大聯結才是。

  對大陸各民主黨派而言,以上這些道理是一樣的。因此,由民主黨派聯合,或某一黨派發起,建立中國政黨對話機制,在「國共平台」之外,另搭一各政黨交流平台,實屬必要。

  基於台盟與台灣深厚的關係,此一寄望,切望台盟諸執事者能有勇氣來承擔這個責任。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