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每個人的故事  

2007-09-07 07:4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湘華來電,云已就聘人民大學文學院。很為她高興。近年兩岸情勢丕變,過去是大陸人競相到台灣打工,這些年則台灣諸業蕭條,商人多赴大陸,文教人士漸漸也要跨海謀生。相關事例,不可勝數﹝前此在台,便建議楊樹清寫一本報導文學,叫《台灣文化人在北京》或上海什麼的,以誌此一段特殊的歷史﹞。其中教育界因歷來較為穩定,故過去很少人會想到大陸來謀職,近則不然。由於學校太多,出生率卻下降,以致學校招生困難,不得不裁員縮編,以防倒閉。新進博士,想如過去般到好大學去教書,實在愈來愈難,到大陸乃成為新的選擇。像吳銘能去四川大學,我看他就比在台灣時快樂。湘華到人民大學去,想必也會大有發揮的。
 
  易先德夫婦來,亦談及謀職事。先德身世頗奇。少年出家,燒戒疤,如星雲法師ㄧ般,幾乎把腦袋燒壞。但他沒有星雲般的好運氣,奔南走北,參學、做雜役、辦兒童讀經班、蓋廟、建圖書館、教書、打禪,什麼都幹過。諸苦備嘗,而一事無成。用佛教術語說,叫因緣不具足。一度想自殺,如今還俗,在北京「北漂」。編點書、寫點稿,但文化熱情不減。知我回到北京,遂來與談。語云:「君子謀道不謀食」,固然,但我想起秦瓊賣馬的故事,心下還是不免有所感。
 
  看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故事。不同的機、不同的遇,不一樣的無可奈何。
 
  我過去的故事,略見於《四十自述》。如今要出大陸版,重新校看之餘,不禁又想起諸如上述一些別人的故事,心情竟有點蕭瑟呢!
 
  書請湯一介先生作序。與湯先生相識近二十載,我現在來大陸,也是因他邀我擔任蔡元培、湯用彤講座之故。倩其賜序,亦誌此一段情義也。序如附:
 

《龚鹏程四十自述》序

湯一介

 

  2004年夏,我曾为龚鹏程教授所著《文化符号学导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6月出版)写过一“序”,现在我很高兴再为他的《四十自述》写“序”。我和龚鹏程教授交往已经有二十年的历史,初识时他还是青年,我则已过中年;现在他已是中年,而我则进入老年了。可是,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差距而影响我们的友谊和交往。对此我是很珍视的。

 

  我对龚鹏程教授的《四十自述》读后,深有感触,但提笔要写这篇“序”时,又不知应如何写了。思之再三,先写三点想法吧!

 

  (一)《四十自述》是龚鹏程教授通过他的生活经历,表现他对人生境界的追求。我们可以看到,他是从叙事引向言理,“籍事言理”,正如他自己所说:“我这本自述,不像一般传记、回忆录,琐记家世、亲族、爱情、人事等等,而以学道、求道、证道、行道之历程为主。”“道”在那里?只是在你的生活之中,你必须有心去学、去求、去证、去行。鹏程正是这样,他是在书本中、师友中、为人行事中和自我的心灵中去自觉地学、求、证、行。如他所说:“我只能由内在追求方面去树建我人生的理想”。一个人的一生,如要想成为一真正的“人”,无非是要有个做人的道理,离开了这一点,大概人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二)鹏程读的书真多,对此我是深深佩服。从他的《四十自述》中,我看到他不仅对中國的“经”、“史”、“子”、“集”都广泛涉猎,而且对那些笔记、小说和中西近人的著作只要能找到的他都无不究读。鹏程读过的书,很多我都没读过,有些还是我这次读他的《四十自述》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一本书。如巴壼夫的《玄庐賸稿》、明王士性的《广志繹》等等,近日,鹏程对我说:他对比了一下《四库全书》的“文渊阁”、“文津阁”和“文溯阁”中各书的提要,发现它们和《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有些不同,甚至这几种抄本本身的“提要”也有不同的地方,如果对比整理定会有用。就这一点看,鹏程读书之多、之细,是可以让我们学习的。

 

  (三)鹏程多才多艺,于为文作诗、绘画写字,无所不通。而其著述至2002年已出版的书就有五十余种,所涉及到文、史、哲诸多方面,如儒、释、道、诗、词、古今文学、方志、美学、符号学,甚至武侠小说等等,而在他的研究中往往多有创见。从《四十自述》看,鹏程对当代学术动向和存在的问题都是有深入了解的,如他说:现代新儒家“以良知自我坎陷之方式,即可开出民主与科学”,“仍是以民主与科学之价值为基准,来衡量中国传统哲学”,“但此东方主义之态度,与据西方现代性否弃中国传统文化者,实无根本之殊。”这样一些论断,对研究中国现代文化、哲学应是十分有意义的。

 

  读了鹏程教授的《四十自述》也颇有感慨。我在四十岁前后,正处在汹涌猛烈的政治运动中,一无暇读书,二无时著述,可说在学术上是“一穷二白”了。虽也写过一些文章,但多是人云亦云的教条主义式的大批判文章,这当然算不上什么学术。等到快到六十岁时才有机会开始认真读书,才逐渐学会照自己的意思写作,但已力不从心了。在我七十岁的时候也想写个“自述”式的东西,来总结一下自己走过的道路。花了一年的时间,写了一本《我们三代人》,它是写我祖父汤霖、父亲汤用彤和我自己的。书虽是出版社约稿,但当我把稿子寄给他们,经过编辑,大加删改,凡是我有点议论、有点想法的地方几乎都删改了。无可奈何,我只得把稿子收回,压在箱底了。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我们的命运还很难掌握在自己手中。读鹏程的《四十自述》,虽所认知并非全同,但其文却能启发我有所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