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姝﹀し瑷彜  

2007-08-29 22: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夷之遊補記:
 

    早上先去看了建陽博物館。方整建中。舊館舍極簡陋,未來新館想必會較好,但地方政府的文化經費一向不足,故吾人亦不敢樂觀。館內有民辦跆拳道館,卻是興旺得很。近年韓國武術產業發展甚好,已勝過日本,更不用提我國傳統武術了。如此小縣,便可見其規模。

 

    由建陽去武夷山,楊金鑫先生來會合,導之入止止庵。武夷山屢來,而止止庵在武夷宮後山山坳中,昔所未至,今由楊先生領路才得見著。舊有培風書院在此,但如今僅存一門坊。止止庵就以這石門坊為其大門。止止,是莊子語,曰:「虛室生白,吉祥止止」,故用為道觀名。觀已圮廢,今復建。而道觀又用講儒學的培風書院門坊為大門,感覺甚怪,卻可徵滄海桑田之變。

 

    庵內首供王靈官像,神幡上繡作王靈光。一導遊帶人入,則大聲介紹曰:王光靈如何如何。令人失笑。武夷山本道教洞天,夙有傳統,而今人對之卻極陌生,所以可嘆。

 

  楊先生為有心人。舊在南平任副秘書長,病肝,嘔血數升。醫者剖腹療之,謂肝一葉已硬化如木石,一葉已糜爛,不過一年半載,便將命終。楊先生既以為必死,乃發大願,做善事,散盡財產,以待大去。不料善事越做越多,身體竟越來越好。因訪知此地廢棄,便又發願重建,變賣祖產以為之,經營十載,居然大觀,實堪感佩。

 

  如今此地建成白真人殿、玉皇殿二座,其他相應設施俱全。白真人者,供白玉蟾,丹派南宗第四祖也,昔嘗在武夷傳道。玉皇殿則不用說。殿閣皆用原木,隔山渡水運來,古樸可喜。楊先生還想在此發展易學研究,這一點我倒還可幫點小忙,因此提了些設想。

 

  下午去古漢城遺址。武夷山獲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此地為一重點,旅人以其距景區稍遠,皆不來或根本不知道要來,故只有我們這一批遊客。

 

  古漢城,其實是古越城,越王建國於此,漢武帝時派兵滅之。其故事,我在《自由的翅膀》中有一篇〈祖國'民族〉中已談過,故此處也就不用再說。只是這越城被改題為漢城,顯示的就會只是一頁傷心史:越國在此被滅,宮室被焚掠,人民被遷至江淮,遺址二千多年以後才被發現。若仍題為古越城,情況就會不同,感覺兩樣。

 

  古漢城博物館很簡陋,文物卻很珍貴,但保存及展示條件不佳。估計應是遊客少,故也無銀子可多辦事。門口一塑像,謂是越王;展示大廳上一大畫,云是越人迎越王,均不諦當。越人斷髮文身,而圖象均作漢王官冕服狀。展示廳頂面圖畫,則採長沙馬王堆帛書圖式。可見當時蓋博物館時就沒弄清楚。遺址區之說明亦不足,倒是井水依然甘甜可飲。中國幾千年的古井,唯有這一口仍可生飲。我們在遺址處曬得七葷八素,掬水痛飲,涼沁心肺,真是感到無比暢快。

 

  遊遺址畢,往城村。老民居宛然猶存,牌坊、宗祠、宅院、寺廟都很完好。我與毛漢光先生把村子繞了一大半,毛夫人則在村前騎馬,玩得盡興。村中有些碑刻很有價值。       

 

  晚上武夷學院宴請。武夷學院本是南平專校,遷來此,升格成大學,校舍十分宏濶美觀,令我稱奇。這次在泰寧遊罷,應鳳凰、蒲若茜等人另由武夷學院接來武夷山,今晚正好會合。席間向應鳳凰等人介紹武夷文化,聽者大奇,說該請我擔任武夷文化大使,比本地人還懂呢!哈哈,豈有此理!

 

  餐畢,拉了毛公夫婦及應鳳凰去找包紅妹。她是包公廿八代後裔,與夫婿在武夷山經營文物藝術品買賣。五年前來武夷時認得,後來店面遷走遂沒找著,如今才問杜潔祥要到電話,聯絡了去她家喝茶,並聽彈筝。我奔南走北,各地非學界非政界之「民間友人」甚多,雖或久久才得一見,但覿面相親,輒多感念。上次來武夷,到一茶莊找老闆,不在,一行人便告辭走了。夜裏在某處山產店吃野味,老闆竟覓來,說:我猜到是你,又猜到會來吃野味,故找來。令我大為驚喜。可惜此次想再找他的茶莊,卻已搬了。

  

  次日早上先去毛公武夷新居看看。房子正在裝修,三房兩廳,準備十月即入住成為武夷山民,使人羨慕。據毛公言,近年因就婚閩中,也開始研究海峽史。因與談船舶建造技術與航海事,甚有收穫。他本是中古史之大家,精研士族政治,但近年來往建陽廈門金門嘉義之間,考察了許多福建古船廠及遺址,認為過去中國船隻無法解決九十度橫向風的問題,故航海均是沿著海岸向南向北走。出福州泉州港,直渡台灣海峽困難,沿海下南洋卻容易,所以台灣雖近,歷來反而沒有開發、沒有移墾。要到十六世紀後,技術上突破了,情況才有改變。看來毛公準備在此潛心著作,再創一個學術第二春了。

 

  繼而往天心永樂禪寺品茗。此寺即岩茶大紅袍祖產地。唐貫休、宋朱熹皆嘗來此,有詩文。明永樂間以茶為貢品,因賜寺名永樂。入清尤為一大叢林。文革間毀之,僅餘一舊殿。現方重建,正大興土木中。

 

  方丈道澤,畢業於靈岩山佛學院,頗打禪語。我陪毛公與之聊了一會兒,便出來喝茶。中午並在寺用齋。我素不喜吃齋,偶一頓卻無妨。何況這兩天吃了不少麂子、野豬、野兔、蛇、穿山甲,吃點齋也是好的。

 

  此寺與台灣關係密切。高雄開證法師及其法嗣傳孝法師均對此寺之重建貢獻甚大。傳孝即現任住持道澤之依止師,亦為名譽住持。惜開證法師已逝。在寺中還見到妙湛法師之塔、趙樸老的許多題識。想起在高雄見到開證法師、在南普陀見到妙湛法師、在靈岩山寺見到明學法師、在北京醫院見到趙樸老,一時前塵舊影,觸緒紛來。佛教所謂「無常」,此即是矣,何必說禪飲茶,始能得之?

8、24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