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丁亥七夕  

2007-08-25 11:4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赴福州。這次是參加「世界華文文學研究」研討會,會議規模頗大,而實兼為劉登翰先生慶祝七十。台灣有李錫奇、張默、辛鬱、應鳳凰等參加,李瑞騰也帶了兒子李時雍與文學館的簡弘毅一道,和我同機飛往。

 

  我們其實是趕在颱風之前一步走的,風,尾隨而至。才抵福州,對外的交通便中斷了。夾風夾雨,所以我也無法逃會去逛山戲水,乖乖關在于山賓館裡開會。

 

  我於1988年正式參與大陸的學術會議活動,當年就是來福州。近二十年間,發展出來的學界關係緜密而複雜,不但在台灣學者之中無人能比,就是大陸學界,其實也沒有一個人比我更複雜。因為大陸學者基本上只在某個領域或幾個領域,我卻是人文社會各學科兼攝且遊走十方的。雖則如此,畢竟仍時時懷念福州,感念此地開啟了我這個大緣。

 

  主辦單位也充分利用我這位老友,因此讓我昨天上午報告,下午講評,而且一次評十二篇,可真累壞我了。我屬猴,一向坐不住,在主席台上一坐一整天,結果可想而知。

  

  今早則是劉登翰的書法展,取名「墨象」。有一年他來台灣,我陪他去烏來,在燕子湖畔拜會友人李雅卿夫婦辦的毛毛蟲實驗小學。那時該校跟森林小學一樣,都在和國家教育體制對抗,爭取社會支持。我們去玩,恰好碰到小朋友們要寫海報,便挽起袖子,一齊幫小朋友們好好寫了一大通。平時寫字之趣味,皆遠不及此番在山中、湖畔、簡陋的校舍裡跟小朋友們寫字值得回味。今天來看劉登翰的書法展,不禁就想起了這一段。

 

  今天又恰好是七夕。風雨七夕,亦堪玩味。這個中國古老節日,現在已沒什麼文化意蘊了,商人只藉這個日子鼓吹情人節,以賣花、賣巧克力、賣保險套。而情人節之內涵全是西方文化的東西,中國式的七夕,遂徒存框廓而已。

 

  就如端午節在中國不太受重視,而在韓國大力發揚後才取得世界文化遺產之地位那樣,七夕現在在我國徒存形骸,便也比不上日本。

 

  七夕風俗於唐代傳入日本,在《萬葉集》《古今和歌集》中即已有不少歌詠牛郎織女的詩句,而且衍成每年定例的節日。平安時的七夕節那一天,要沐浴七次、用餐七次,並向天上星斗供奉七種食物(桃、梨、瓜、茄子、大豆、乾鯛、乾鮑),還要在楸葉上扎七根金銀線針。因此當時好像就已經比中國的七夕乞巧還要繁複了。

 

  到室町時期,在楮葉上更要寫上七首和歌,玩七種遊戲:下棋、扔繡球、射箭、聞香、玩花骨牌、賽和歌、以及拼合貝殼等。江戶時期,則供奉七個硯台,以祈求孩子們學業好。再將瓜切成七片,放在七個盤子裡,點上七個燈籠。江戶末期還有在竹葉上掛詩箋表達心願的風俗,一直沿續到現在。日本陰曆七夕,更與掃墓團圓結合,氣氛當然亦非我國所能比。

 

  下午風雨稍戢,我獨自衝雨去林則徐祠附近逛逛。林公祠如故,惟因風雨,一個遊客也無,是難得的幽靜。秋池水漲,空階滴翠,別有靜定之美。

 

  祠堂附近,乃是福州老城區三坊七巷所在。沿街走去,一片斷垣殘壁,在颱風氣氛中格外感覺殘敗。原來不是風摧雨打,而是政府拆遷。警察與保安一隊隊,或巡邏或站崗,氣象森肅。三坊七巷,連巷裡都遷完了,故已成一片廢墟。僅餘的一些名人故居,大抵也貼上了封條,唯一二野狗、三五老人在廢墟間走動而已。

  

  據說這叫做改建或整修。也就是現今各地流行的辦法,把老城區敲掉,把居民遷走,留下二三標本,粉裝玉琢一番,再闢為觀光點,以招徠觀光客。拆光真古董,打扮出幾個假古董,這就是我們這一代對歷史的偉大貢獻。幸而此次來榕,趕在它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之前,憑弔了老古董最後一眼。

 

  這當然只是我的感慨,本地人是否也如我一般覺得遺憾呢?恐怕未必。我在古街區,問人老宅舊舍的事,十之九九是一臉茫然或充滿了驚愕,彷彿問了他什麼外太空怪獸的問題似的。例如我在街口問一年輕女孩:「嚴復故居何在?」她大驚,搖頭擺手逃開。我再去問一店口服務員,她也搖頭表示從不知有什麼嚴復或鹽父。一年輕小夥子倒很熱情,看她發窘,即跳出來解圍說:「啊,我知道,就在隔壁轉角呀!」那女子大吃一驚,不禁崇拜地看著他。我連忙道謝,轉過街角,果然就在十公尺處便有一大戶舊屋,但不是嚴復,而是林覺民、冰心的故居。

 

  年輕人如此,老者亦然。跟我亂指一通,害我繞了許多冤枉路,令我對福州的好印象大打折扣。這不是認不認識路的問題,而是古蹟、歷史、文化根本不在他們的視域中,故視而不見,從來不安在心上。如我在街邊見一大殿,赭牆黑瓦,看來不是寺廟,便問街邊店家:「這是什麼呢?」答:「喔,我們也不知道!」天哪,我很後悔有這一問!因為店在這大殿後面,站在店門口看,就可看到殿上四個大字:「仰之彌高」,這不是孔廟嗎?開店於此,日對宮牆,而不識之無,居人之文化歷史意識可知矣!

 

  晚上,在于山頂上辦丁亥七夕詩歌朗誦會,雖有風雨,而聽眾踴躍。表演大率生澀,而熱誠可感。卻又是另一番景光。看來福州關心文學、喜愛藝術的人並不少,只是如何讓這種對文學文化的熱愛普遍成一般市民的文化意識,也許還是個值得討論的課題。

  七夕還要想這些事,實在也太累了,算了,不寫了!七夕本該有詩,遂也懶得作啦。

8、19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