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幾則書評  

2007-06-24 07:5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爾在網上看見幾則讀我書的感想,評論各式各樣,我覚得有趣,便做一回文抄公,將之摘貼到我這兒來了。文章都是掐頭去了尾的,聊以冒充書友會,被摘錄的朋友請勿嗔怪。
   一、
   看了这一章,我不禁想起前几天读过的《向古人借智慧——如何阅读中国文化经典》(龚鹏程著,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年5月版)。
   第一次听说龚氏的名字是在学校里上文献学史课上,老师提到龚氏的《国史镜源》,当时我对此人一无所知,还以为是民国时期甚至更老的老古董呢。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也是“解放后”才出生的人(“中华民国四十五年”生于台湾)。
   这本书挺好读的,虽然龚氏自称尊经佞古,排斥现代,但这本书写得很通俗随和,贴近现代人的领悟能力和阅读趣味,而其中的论述又较为深沉扎实,尤其是开篇的几篇论述阅读经典的意义的小文,道理说得明快而透辟,确是读书人之见。这几篇小文对于孩子们开始形成阅读观念并开始接触真正意义上的经典的时期,会有一定的帮助,也建议大家读一读。我是准备在将来适当的时候让我的儿子读一读这几篇小文。

  下面我随便摘一些书里的观点以示例,当然这些观点仅仅是“佞书”一类人的见解,我们可能大都不相信它,也大可不必相信它,姑且读之。
  他说,现代人不喜读真正意义上的书,而大量接触传媒资讯,传媒资讯本身的问题是简单化、粗糙化、平面化,尽量让人根本不用思考就可以接受。长久下来,整个社会的思考力渐渐降低,感受力也变粗糙了,如果资讯不是直接的刺激,我们简直就无法感受,不再能够从心灵的内部对某些东西、对某些文字传达出来的讯息有真正的感动。这正是现代社会的危机。他说,怎样改变这个危机呢?可能就要从阅读经典开始。
  他引了两页吴鲁芹《瞎三话四集》里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又引了美国芝加哥大学校长赫钦斯博士的话说,“一个人除非有过一长段时间浸渍于足以代表他文化传统的旷世巨著,就不配称为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赫氏还说,“圣贤书以外当然还有其他值得读的书,但是读了圣贤书之后的好处,就是有了这点底子,读书有门径,知道去找别的好书来读,而且更容易读懂别的书。”
  龚氏又说,接触经典就是借取古人的智慧,这多少能涵养出一套自己的视野。阅读经典,可以打破我们固定的、简单的思考方式,让我们晓得事物有许多可能。透过传统经典,我们可以接触一些平常无法想像得到的问题。他说,对于我们每个人的个人生命成长的问题,从古人那里寻找借鉴,对我们现代生活和每一个生命的安顿,都有非常大的帮助,可以开拓我们的思考,也能够使我们的内在深刻化,开拓我们的视野。
  他说,惟有通过经典,才可能从中得到学习和滋润,并得到一套对价值的理性和判断。
  他说,读书既要大体浏览,又要深入玩索。要深入地,而不是浮光掠影地去思索、去体验历史,去重新经验历史和作者的生命意义,以开发印证自我的生命。生命不是自然成长的,它还必须予以开发,使其成长。
  他说,使生命成长的方法很多,如经验和阅历的磨炼可以使人成长、成熟,通过实际的感受与觉察能够逐渐增加生命的经验,使人生显得深厚成熟。但人生经历是有限的,每个经验又不具备普遍性,如何才能了解非自我的经验,将别人的经验转化成自己的经验呢?读书与思考的作用就在这里。读书与穷理,是丰富人生内在体验的重要法门,甚至比亲身阅历还重要。一个人若少读书,纵有华美的天资、丰富的阅历,终究还是混沌的,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他只能被动地感受或觉知,而无力主动而深刻地去开发自我。

  二、
  龚鹏程是大力提倡阅读中国传统经典的,这与《中国儿童文学五人谈》中五位先生极力呼吁“阅读经典”相映成趣。大人,孩子;专业,非专业,其实都是一样的。读书也就是这些道理,深迷此道的人们反复地说,不喜此道的人还是无法相信。读书人的“愚腐之见”总是令人生厌。现代出版业为了市场,玩出许多花样,其实也挺可怜的。读书本来是一件挺简单的事儿,喜欢就读,不喜欢就罢,为了和现代媒体争夺眼球,弄得花哩呼哨的,真是苦不堪言。从我个人的观点,我倾向于读书还是依照传统的方式,读传统样式的书。我是希望我的儿子将来喜欢读书的,希望他喜欢读的书就是本来意义上的书,而不是别的什么,否则他喜欢什么就玩什么去得了,干嘛非要读书呢?其实完全不必把读书当成什么必不可缺的了不起的东西,它就是某些人的一种持久的喜好,一种生活内容。不读书,一样可以升学、出国、当博士。(课本、教辅、杂志、“畅销书”、专业期刊其实都不在这里所讨论的“书”的范围内。)

  
   三、
   终于在很久之后借了一本好书,台湾著名学者龚鹏程的《向古人借智慧》,里面介绍了很多中国文化经典,我恨不得一本一本借来好好读。从易经开始。想起高三的曾经借了本资治通鉴,从黄炎二帝开始读起还没读到商周就放弃了。现在更没有时间多读书了。接触的信息多了,满眼的垃圾和无用的信息,大脑里潜意识的自动过滤掉,有用的知识反而获得的少了。拿庄子的《齐物论》来说,不平心静气好好读个四五六七八遍,仔细咀嚼消化,怕是功夫不到吧。《说文解字》这个东西是蛮有意思的。把古代的字的由来调查的清清楚楚。像个小故事般。


      四、
     论文的初稿写完了,枕边书改为龚鹏程的《向古人借智慧》(百花文艺出版社)。本来是为了放松一下,没想到有很好的收益。
     从小到大,我都算是一个关在书斋里的人,于是,缺乏社会实践经验就成了我的心结。但是在这本书中作者说,读古人书,借取古人的智慧,与社会实践一样可以涵养我们的视野,甚至更为高远。
     对于这次课程改革当中所高扬的人文精神,以及为此所设计的对经典阅读的回潮,我在直觉上是认可、支持的,但是究竟人文精神的涵养、价值观的建设应该如何实施,是不得要领的。本书的作者说,现实生活中充斥的是工业文明所带来的技术理性,它无法解决人的价值观问题,所以我们的生活在越来越多元化的同时,也变得越发混沌。而经典的学习,根本的意义在于解决价值判断问题,建立价值理性。
     在经典阅读的方法上,虽然作者介绍了读选本与读全集两种办法,但是显然他更加倾向于后者,因为直接的、全面的、深入的和主体“交往”、“碰撞”,才能够深刻的了解作者;而“愈深刻的去了解作者时,我们才能愈内在的提升自我。”
     此外,印象最深的是作者讲“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对这句话,我只能理解到个人与个人之间无法相互理解、体谅的水平,但是作者讲的不一样:从历史来说,“人莫己知”的怨悒几乎贯穿了中国知识分子从产生到发展的全过程,于是成为一种传统——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怀才不遇、生不逢时的感慨,但是,闻达于世的读书人又当如何呢?从时代来说,大众传媒极度发达的今天,自我推销已经成为一种各行各业都普遍流行的大时尚。原来,作为时间长河之一瞬的此时,我们以这个时代的特征,在重复着历代普通读书人的平凡,但是我们心目中的圣贤却早就说过:“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五、
   无论狭义还是广义,上述著述无疑都是大陆学派的样本。大陆学派的流氓研究接受了国家主义的影响,其基本特征在于将流氓、游民和灾民都视为社会灾难的根源。在大陆学派的模式中,流氓(流民和游民)永远是负面的道德标志,代表着破坏、颠覆、混乱、解构等黑暗性势力。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以海洋文化和游历文化为精神特征的台湾学界,却把游民视为一种正面的光明势力加以颂扬。
   龚鹏程《游的精神文化史论》是岛屿学派的杰出代表。该书从一开始就质疑“乡土中国”的传统理念,认为中国实际上是“居与游互动的社会”,它包含“居民”和“游民”这两种基本类型。游者是中国文化的主要势力之一。但长期以来,存在着“土”对“水”的压迫和蔑视,这实际上是居民社会对流民社会的歧视,显示了居民社会的文化强权。导致这种霸权的建立的原因在于,农业社会需要与土地联姻的固定的农民。他们的生活方式受到皇帝、官僚阶层和乡村宗法制度的坚定支持。
   这是从文化类型学的角度对传统中国文化理念所作的重大颠覆。它推翻了大陆学派的居民社会主体论,建立了居民-游民的二元论体系,这个二元体系不是光明与黑暗的对位结构,而是两种正面力量的明亮互动。龚著还以此为逻辑前提,展开对中国旅游文化的历史探究,描绘了“游”作为民族精神内核的历史线索。龚鹏程的另一个重要贡献,就是引用了文化精神分析和文化象征符码分析的方法,对现存历史文本作了全新阐释,从而为广义流氓学开辟了一条奇特的道路。龚著的缺陷是在赞美游民精神的同时,完全回避游民文化的负面价值,结果在摆脱大陆主义的桎梏之后,又掉进了岛屿意识的研究圈套。

   六、
   也继续看龚鹏程的《中国传统十五讲》,触到好些尘封已久的东西,觉得中国传统文化真是拂尘去,犹有光。不过近代以来传统与西方在不同层面都纠错胶结,很难一一厘清。我想还需要时间好好清理想法。不过,这本书是个很好的指路标识。

 

七、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是一位红颜知己,古韵犹存,但你不仅要情怀丰沛,更须备足闲情逸致。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轻》是难得的有七分姿容八分知性的女哲学博士。杜拉斯的《情人》是赚足了眼球的玛丽莲·梦露,骨子里没什么灵魂。龚鹏程的《美人之美》是可遇不可求的艳遇,常翻常新。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