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國學入門  

2007-05-23 08:0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朋友來網誌勸我開講《論語》。我已說過了,不敢造次;因此要敬謝抬愛。且《論語》言近旨遠,就其言說層面看,其實也沒什麼太多可說的,主要是體會。如云「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字面誰不認得?有何可講?勉強要講,就只好在「學」字、「習」字、「樂」字上翻來覆去做文章,訓詁、引申、辯難,吵來吵去。可是學習之樂,豈能由此得之乎?況此語彷彿孔子自說自嘆,故親切動人。我人述之,舉以教人,則變成了格言規範,聽起來就像教訓,誰樂意聽教訓呀?可見講這書是難得講好的,不是學究氣太重,就是一副心靈導師狀,再不就要抬槓。你說「人不知而不慍」,我就偏說應當推銷自己,讓人家知道;你說「導之以德,齊之以禮」,我就偏說法治重要。如此如此,雖矜新解,不是反成了笑話嗎?
 
    當然我也還是要講說傳述孔子等人之學的,不過,聊示門徑,非敢代聖立言。去年剛寫完《國學入門》,自序一篇,附於後,有興趣的朋友看著玩吧!

《國學入門》自序

 

 

   我寫這本書,有些緣故。

 

   一是近年北京、南京、武漢、人民諸大學紛紛開辦國學院、國學研究所、國學班、國學營;社會上各類國學講習機構與活動,更是不計其數,而其實皆無教材。唯翻印八十年前梁啟超、錢穆,或三十年前台灣杜松柏、朱維煥諸先生之作以應時需而已。舊作不廢江河,當然該重印;但無論語言、材料、觀念,現在似乎總應有一本新的作品才好。

 

   其次是我自己對於做學問,有個基本看法,那就是什麼都該由國學傳統中發展出來。故國學非一門專業、一個科目,而是各種學問之土壤。這個道理,本不難懂,也絕不會錯。但只要一說,立刻就會有無數不知學問為何物的妄人來亂嚷嚷,說是固步自封啦、文化保守主義還魂啦、遺老復辟啦、不能與世界接軌啦、西學才能救中國啦等等等。此輩對中國學問根本未嘗究心,固然是不懂的;他們對西方學術之發展,又何嘗有所了解?試問:西方學術之發展,難道不是由其文化學術傳統中生長起來的?難道竟是切斷了來搞,或向中國借來的?

 

   還有些人則不斷質疑:國學範圍如此浩瀚,皓首尚且不能窮經,想把國學都弄通了,再以此為基礎發展出一些東西,怎麼可能?

 

   欸!有什麼不可能呢?不說別人,我自己就淹貫四部、博涉九流、兼綜三教。這些話,聽起來像是自誇自炫,其實一點也不。以我之魯鈍,做到這一步,也不過就花了三幾年工夫。在我大學時期,便已把國學諸領域大抵摸熟了,掌握了中國學問之大綱大本,此後不過漸次精修,並與西學新學相孚會、相激盪、相印發而已。前輩學者,如康有為、劉師培、章太炎、王國維……,誰不是這樣?皆不過二十許歲,於國學皆已通曉,且亦不妨礙其吸收西學。以後因機觸會,賡為發皇,工力之積,固然遠勝少時,但若說國學非皓首不能究知,則天下沒這個道理。

 

   其中關鍵在於:通曉國學,重點在通。淹貫四部三教九流百家,打通文史哲及社會學科,正是通人之業。通人不是什麼都懂,天底下沒這種人,更沒這種需要。通人只是通達博雅,故在知識與心態上可以通貫地去掌握事理。做學問,精力和時間,大家都是一樣的,天資尤其相去不遠,可是入門路頭不同。為通博之學者,略沈潛,即能致廣大而極精微,成為通人。走專家狹士一路者,則終究只能成為專家狹士。專家狹士,對於自己花了那麼多氣力才終於在某個領域裡稍微有了點知識,既自卑又自負,根本不相信有什麼通人竟能在極短的時間裡通貫他們那些專業。夏虫不足以語冰,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不幸近百年來之學風,趨新騖外,國學頗遭鄙棄;為學又貴專業,而不知天地之大美、學術之全體大用。以致一種寬易博大的治學之道,反而甚為寂寥。偶欲從事者,亦以為必是荊棘榛莽之絕學,非有絕大願力,不敢問津。

 

   其實此道甚為平易,聖賢教人,本來如此,今人自己犯糊塗罷了。我偶得師友護惜,於此稍有所見,自然就常想略述心得,接引同道,共窺國學之堂奧。十六七年前,與林安梧等人遊貴州龍場驛,訪陽明書院時,安梧即勸我好好聚生徒、講國學,傳此一路治學方法。

 

   然傳道之機緣一時尚未具備,倒是穫得了創辦南華、佛光兩所大學之機會。當時集資募化的星雲法師,與我本不相識,或問為何請我來辦?老和尚都說:「仰慕,他是個國學大師啊!」其實那時我也才三十多歲,長者厚意,聞之不無感奮,於是略依通識博雅之義,以為規擘。制禮作樂,講習人文;並根於國學,發展出許多新學科。一時震動,以為能稍復古代書院之舊。社會觀聽,不無興發,教育部亦迭有獎勵。可見這個路子,在現代教育體系中仍然是能發展的,如何發展的制度規劃,亦經試驗而頗見實績。在未來教育史上,當可有一席之地,較昔年北大清華之國學門更値得研究。因其規模意量皆較宏闊,制度性之建構也多得多。

 

   只不過,世緣變滅,人事不恆,我既卸任,其風或漸消歇。凡事之因人因勢者,大都如此,本無足怪。但亦可看出這種制度性體制化的國學建構方向,似易實難。今人所辦國學院,規模雖遠不能跟我當年的建制相比,但也是難的;即或辦成,亦未必久長。反不若仍如孔子般,隨機講學,輔以著述,也許還能形成較大的影響。

 

   甲申以來,遊居大陸,頗肆講席。在北大及珠海聯合國際學院所講,已輯為《中國傳統文化十五講》。在首都師大所講,則寫成了這本《國學入門》。當時是首師大開設了一個實驗班,命我為新生講說國學的入門之道,共十講。後來在武漢大學,也講了四講。今年在北京師範大學,我又開了個新國學講座,凡六講。三者併起來,略有損益,做為「門徑篇」。再加上一些評述民國初年國學家及國學教育的文章,做為「登堂篇」,合起來就成了此書。

 

   因此,綜合地說,寫這本書,一方面是應時代之需,一方面是消個人之業。國學是我的緣,也是我的業。是我的力,一切力量的來源;也是我的願,願昌明其學於天下。作此小書,略述門徑,雖不足以宏闡整體國學之綱維與精神,起碼為之盡了點心力,我自己是很欣慰的。

 

   本書既然原是講稿,便希望它真正達到接引的功能。門徑篇凡十四章,分四個部分:(一)前三章,談國學的名義、材料與方法。(二)四、五、六章,講基本語文能力如何訓練,介紹文字聲韻訓詁的知識與觀念。(三)七、八、九、十章,說經史子集四部概況,及運用其文獻之方法。(四)十一、十二、十三章,論儒道釋三教之歷史、內涵及研究法。十四章是補充之餘論,亦是總說,談治國學者的精神意態。

 

   各章講說,自然都只能針對各別領域,例如儒、道、釋,或經、史、子、集;各章又各有主題,看來不甚統屬。但我切望讀者能通貫地看,時時想到我前面說的:治國學須有通識,亦在養成通識、成就通人。知識總是分門別類的,但讀書的卻是個人。人的知、情、意,必然整合為一體;其知性知覺知識,來源雖繁,門類雖別,亦仍是內在整合於人的。讀書人焉能捨己徇物,依從外在知識分類而忘了自己呢?

 

  學者又當知:博學之道,重在精神心態,不是知識上的不斷相加。致知求學,亦非要做個技術性的學術工人。否則東談一點西說一點,獵時名而昧大道,豈不哀哉?

 

  以上十四章,介紹基本材料、知識與方法,是拆開來說。一項一項、一類一類。「登堂篇」倒過來,藉評述民國初葉國學運動之人物與教育,來看其中蘊涵之各種問題。康有為、梁啟超、章太炎、王國維、胡適、馬一浮、陳寅恪諸人,或講說國學,或開列相關書目,都聲譽宏著,影響深遠,是研習國學者重要的導師。但這些導師,這個如此說,那個如彼說,其持之有故之故,言之成理或不成理之理,到底何在,則不能不再略做些分疏、略有些辨正。通過這些討論,治國學者方能算是登堂了,可以窺見堂奧。此後漸修,不難入室,得睹宮室之美矣。

 

   本書為初學者說法,因此寫得較為簡飭,許多問題僅是略陳線索,未予展開。讀者若欲進階,則每一篇我都有相關之專論或專著可供參考,可以自行找來看。當然,為學貴自得,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各人,孟子曰:「子歸自求之,有餘師矣」,諸君未來進境,豈我所能測度?我的這些言說,聊當津筏可也!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