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校園偶誌  

2007-03-28 23:3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16

  返台期間,主要是去台南成功大學講課。但因這個「傑出學人講座」對我頗為優待,故其實要上的課很少,不過每週去講二次,趁便訪友聊天罷了。

  至今才去了兩趟,一次卻先到了台中,一次先到嘉義。與王明蓀、雷家驥、杜志勇、邱瑞達諸老友串門、喝酒、吃田鼠,好不快活。到了台南,更是餐餐被拉去品嘗美食。台南是舊城,舊城本應顯得滄桑斑駁,但此番來見,卻甚具風華,小吃尤其可觀,感覺更勝曩昔,幾頓西餐亦甚佳。不只是菜好,餐廳經營布置及主人風格均見巧思,令我有每周去南部享受陽光度假之感。

  我在成大教書,是在廿五六年前。舊時同僚,或逝或散矣;見在者,亦由昔日青衿年少,一變而為白髮人。但校園的感覺還是差不多,老榕鳳凰木之外,木棉等也開得燦爛。偶荷書囊,穿過樹林,便常誤以為仍是那時少年。想起許多在這個校園中我曾經有的故人和往事,不勝低迴。懷舊的年紀,碰到了這適合懷舊的環境,可真要命哪!

  上課的情形就不說了。不過可以談談在另一個校園裡授課的事,聊為對照。

  這個學校,就是我去年曾去教過的珠海聯合國際學院。這個新學校,那時我去教書時才二百來人,如今已擴招至數千人,亦建了自己的校區。雖然仍然塵土飛揚地在趕工,但教學活動似不受影響,生機勃然,跟成大或這兩年我呆得較久的北大、清華、北師大等百年老校,自然形成鮮明的對比。

  老學校,靠的是傳統,以及高素質的學生。學生進來就很好了,老學校提供他一個自由成長的機會,他就會抽枝發幹,長成大材。所以辦學者主要是「為道日損」式的,勿剪勿伐,不要亂搞亂整亂興作,學校就會很好啦,不需用什麼教育手段。新校恰好相反,一切均屬草創,學生亦如璞玉,有待雕琢。因此,「為學日益」,須用許多辦法,興作鼓舞之,才能建立風格、奠定傳統。

  我於三月十四日來澳門,轉珠海,到聯合國際學院上課,講中國文化。看見他們辦學的一些設計,特有感觸。

  一是大班講課,搭配輔導教學。我在淡江讀大學時,校長張建邦先生就倡議「大班教學,小班討論」,但實施起來頗不理想。大抵只是老師應付著大班上課,缺乏助教講師之輔導,這種教學法就很難成功。後來各校通識課,也常有三五百人之大班,效果也都一樣不佳。聯合國際學院走國際化的路子,以英語教學為重,但利用中國文化課強化學生之通識修養,本就難得。為這個通識課,大老遠,花這麼多錢,這麼大的精神找我來講課,正可以看出辦學者的用心。這個課,我講時,輔導教師及助教也都來聽。有一次我弄錯了時間,遲了半小時去課堂,助教便撮述上一堂課之大意,爲學生們複習。故雖老師遲到,學生也不躁亂。其實我每月才去一次,其他都要靠這些輔導教師去帶學生,這種教學法,學校需有許多行政及教務之配合才辦得到。而最有意思的是:學生似乎並不以此通識文化課為營養學分。我在學校兩天,碰到三次學生來問我什麼時候開講,他們要來聽。就是本來無課的,亦願再來聽講。這在他校,確實少見。更少見的是:還有教授及家屬們也來聽,並熱切與我討論。此等風氣,我在辦南華佛光時,亦嘗有之。可能是新學校,才會有一股以「論學團體」自我期許的氣氛,老學校就難得見了。

   二是全人教育。這學校提供全人教育,因此除上課之外,還有許多增進其他知能之訓練。例如義工服務、野外求生、逆境突破、環境保護、團隊合作……等,有八個大項目。去年去雲南做義工,今年準備去青海,要在青海湖淨山淨湖、去小學做服務等,再去西藏會合,開會討論心得。我看過學生去年的學習心得報告,有些連我都很感動。我在佛光辦過「移地教學」,但只是帶學生去玩,可還不敢帶學生去做工呢。

  今年該校還準備仿英國牛津劍橋的學院晚餐制度,每周四舉辦一場「高桌晚餐」,學生著禮服,遵守禮儀參加;每次並請一位嘉賓做主講。如瘂弦下月將去香港浸會大學任駐校作家,故該校便邀了他擔任五月份的晚宴嘉賓。這個制度,我在佛光也想辦,可惜沒辦成。因此格外想看看他們辦得如何。

  我在校時,恰好該校又成立了一個龍獅隊。原來本學期另安排了高爾夫文化、日本弓道、中國舞龍舞獅等結合體育的文化課。學生本來較心儀高爾夫等,舞龍舞獅顯得太土,不太願意選,但成立舞龍舞獅隊以後,玩卻玩得很高興。我在時,恰好找了佛山黃飛鴻第五代弟子們來,舉行龍獅開光採青儀式,找我跟幾位主管去爲龍獅點睛開光。鑼鼓敲打起來,令我又想起在南華時,也成立了一個鼓隊,還差點弄了一個女子舞獅團。可見辦新校,走全人教育,大家的思路都是差不多的。

   當時我也要進口日本弓,發展弓道。經費有限,最後只好用西洋箭比賽弓。大家在南華小小的籃球場上,把幾張榻榻米拿來做靶子,克難地射著玩。比起聯合國際學院,看來要寒傖多了。雖然如此,我仍辦過一場「射禮」,大家著古裝演射,依然頗為好玩;至於鼓隊嘛,沒錢買太多器械,就去市場買了一堆桿麵杖來冒充打鼓棒。此等奇懷妙想,如今烟逝矣,只能祝福該校賡續嘗試成功!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