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南行雜詩  

2007-12-08 20:0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與王明蓀、魏銘佑約了在無錫聚會。二君由澳門轉來,我自北京乘夜車往。在黿頭渚徜徉二日。湖山無恙,甚可喜也。前此,太湖因藍藻肆虐,水質頗受影響。但非鬧到不可收拾,不會真去收拾,乃中國社會之常態,如今鬧起來了,中央與地方才會認真去整治,因此未必不是好事。湖面清寒,遊人不多,也顯得較為清靜。

 

  黿頭渚景區中多是昔日私家舊宅。如榮家醉樂堂,蔣介石曾經蒞止,今皆無用。唐文治茹經堂亦然。其實唐氏教育事業頗多可述,國學專科學校尤其值得討論。茹經堂如今閒置無用,殊為可惜。也許我該仿去年在太湖辦「太湖論道」研討會那般,在此地也辦個相關的會議。

 

  由無錫轉南京,一宿而去杭州。杭州更暖和,西湖亦明麗。然車水馬龍,遊人如織,我也無暇細細入湖品賞,因為此番要來開兩個會,一是工商大學與儒學會合辦的儒學高峰會;一是浙江大學辦的武俠文學會。兩會撞期,我得兩頭跑,本來江西龍虎山還有一道教會議得去,實在分身乏術,只好由明蓀去了。

 

  當然我的個性不可能不玩。湖畔恰逢月圓,獨行柳堤,靜對湖波,仍能體會到不少孤涼之趣。與王翼奇、尚佐文,同往唐雲藝術館小憩,亦頗韻。唐雲書畫不足觀,但藏品甚佳,可見其眼力畢竟不俗。館在湖山佳處,日對雷峰夕照,當亦可遊。王先生示我《綠痕廬詩話》及吟稿一帙,則尤佳。

 

  浙大在會議結束後,安排我去講了一場「生活的儒學」。講畢又去湖畔居喝茶,歸來已晏。因次日要趕清早飛機去廣州,故即準備就寢。不料林保淳卻來邀談。保淳乃現任中華武俠文學會會長,人稱「武林百曉生」,由台灣來會。但我們根本沒時間聊敘,所以趁此機會出來沿湖漫步。月黑風高,保淳又不良於行,拄著柺杖,且走且歇。在「西湖天地」逛了一陣。遊人俱散,店家也都紛紛收拾打烊,一派荒率景象。我與林保淳、張樂林三人無處可去,只好找了一家「哈根打死」冰淇淋店,各坐夜風中吃了一球冰而已。西湖良夜,居然如此,可笑!

 

  有南行雜詩數首,略述這類事:

 

一、北鄙霜風似虎狼,身如候雁遂南翔;鷓鴣天外鶯啼序,錯謂桐陰夏晝長。(到西湖)

 

二、劍氣花光萃此湖,更憑詩酒下神巫;小談俠義非吾事,早入蒲菰訊野鳧。(武俠小說研討會,金庸亦到場)

 

三、曾慨斯文劫火餘,說詩今見綠痕廬;清言何必干時諱,但話江山便起予。(與王翼奇、樓含松先生等湖畔居夜話)

 

四、哈根打死一球冰,夜自夢騰意自興;略譜英雄刀劍錄,不知四野已無燈。(與林保淳、張樂林夜談武林掌故)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