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楊傳珍論《美人之美》  

2006-10-28 07:0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得楊傳珍信,云為我《美人之美》寫的書評已刊於上海《文學報》,真是謝謝他。此書以談西方小說為主,是我著作中較特別的。原由沈昌文先生介紹給遼教,已排定,竟因故未能出版。稽延數載,才在百花文藝出了。美人身世,不忌飄零,向來是如此的。傳珍善解美人心事,故特為之抉幽探隱。錄其文於後:
 
 

洞观美人之美

杨传珍

 

久闻台湾文化学者龚鹏程的过人才华,也读过他见解独到、信息密集的文章,一直无缘见面。在“海峡两岸文学艺术高端论坛”上,有幸见到他,这位温文尔雅、谦和从容的学者,竟然没有丝毫的大学者架子,给了我一见如故的感觉。论坛结束之后,我完成了论坛综述,开始阅读他的《美人之美——阅读经典与戏说爱情》(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8月)。开始,只是佩服他的细心和智慧,为他对某些文眼的解读而击节赞叹。可是读着读着,发现自己的文学路线图被龚鹏程给修改了,一个个坚不可摧的城堡陷落下去,原先的空白区域成为人气旺盛之地。作为一个从事西方文学批评史教学的人,我感到了这本书的分量。

文学创作不受物质材料限制,作家只要拥有书写工具,就能最大限度地实现创造理想。这是绘画、雕塑、音乐等艺术门类望尘莫及的。可是,因为文学创作所使用的是人造符号,不像色彩、声音这些自然符号能让人直接接受,欣赏起来就相对困难。以阅读小说为例,读者不仅要掌握这门语言,还要具备一定的理论修养,对作品的背景有大致了解,“前理解”与作品内容有呼应的可能等。为了解决欣赏难题,欧美新批评、阐释学、接受美学等理论应运而生。然而,误读、误解仍然存在。

尽管中国文学源远流长,气象万千,可是,我们对外国文学有规模的引进,也就是一百多年。如此复杂、庞大的异质文化闯进我们视野,想在短期之内理解消化,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没有理由拒绝的情况下,各种评介外国文学的教材和一般读物,发展成一项产业,成为不少人士安身立命的职场。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外国文学课程占到相当的比例。可是,如果让中文系的高才生谈谈对世界文学名著的理解,恐怕除了主题思想人物性格和千篇一律的艺术特色归纳之外,别的无话可说。

现在我们看看龚鹏程是怎么解读《少年维特之烦恼》的:“你注意了吗,小说是从‘能够脱身,我真高兴’开头的。一位女子丽诺痴恋着维特,维特却只对她妹妹感兴趣。然后,他逃开了,准备抛掉过去,好好享受眼前。”龚鹏程要我们留意的这个开头,绝不是中国话本的“开篇”,有了它,不仅增加了小说的张力,还丰富和改变了主题。龚鹏程说,“小说讲的本来就不是一桩单独的事件,而是一个普遍的难局。”他提醒读者,“爱神总是在人最无法防备之处放置地雷……在痴恋还没来攫捕你时,对维特、丽诺或其他陷身苦境中的人们,应心存哀矜与敬畏。原本讪笑别人且对之轻忽不以为意的维特,怎么会晓得他不久就会碰上这场瘟疫,终至不痊呢?”经过这样的解读,一部伤感苦情小说,不仅有了警世意义,而且成为揭示人类普遍难局的大品。这高人一筹的解读,来自对细部的留意,而不是“过度阐释”的结果。我查了十几种教科书,没有看到一处提到这个开头,那些导读文字无一例外地煽动读者对维特失恋自杀过程的阅读期待。

当然,这仅仅是龚鹏程解读作品的方法之一。在对《三个火枪手》、《复活》、《茶花女》、《傲慢与偏见》、《娜娜》等小说的分析中,龚鹏程由审视具体人物的心灵到洞观人性的暗区,让我们领略了他的高度。他在无情地剖析女性的自私、贪婪、残酷的同时,对生命的困顿,人世的苍凉进行了诠释,并以艺术思想家的光束探照作家的潜意识,让我们透过多层绚丽的装扮,看到作家寄托在人物灵魂里的辛酸。

欣赏文学作品,既要感受美,也要欣赏困难的克服过程,分享作家的患难情愁。王鼎钧把文学分为“胎生”和“卵生”两种,说胎生作品是作家受到“心的伤害”,抒解痛苦的产物。(《文学种籽》,尔雅出版社,20038月)莫雷尔说得更干脆:“没有一个作家是为表达时代精神开始写作的,他是为自己或多或少受到压抑的无意识寻找出路,同时又会按流行的文学时尚予以掩饰。”(《文学中的色情动机》,文汇出版社,20062月)对某些男性作家来说,最深的伤害往往来自女性。当他揭示伤害者残忍歹毒的一面时,自然会调动全部智慧、集中全部激情去挖掘对方的人性暗区。技高一筹的作家,通过精心设置的结构、细节、人物关系、对比、隐喻等手法予以表现。这就使作品有了厚度、深度和高度,也为后人透视人性景深提供了坐标。浮浅的阐释者,只看到了时尚和伪装,遗漏了内核。龚鹏程独具慧眼,在这类作品里大作文章,从读者熟悉的经典中,拎出一个个美艳的女性,分析她们的占有、控制、复仇、破坏欲望,“她们是食肉兽,会吞噬男人,会把男人掏空,更会用婚姻把男人捆绑起来。”(42页)读了这样的段落,让人在脊背发冷的同时,悟到自己知人阅世的浮浅,同时感到苦心经营多年的“地心说”文学史,正被三维的“日心说”模型取代。

龚鹏程从解读文学经典中的女性入手,修正着读者心中的文学图景,并直言自己对爱情、对女性的理解。他说,“对爱情,我们若视为值得追求崇慕之事,女人就是我们歌颂、赞美、吟咏,刻绘的神圣对象,具有美貌与美德、温婉、细致、和平、包容、善良等。若我们对爱情并无此意,则平视女人,只当她是个人罢了,不会予以崇高化、神圣化、神秘化、优雅化。若我们根本不看重爱情甚或不相信,就又常常轻视女人,谓其为污秽、贪鄙、小心眼、好计较、心胸狭窄、善妒、喜饶舌、性淫、善变等。”(19页)有人由此猜想,龚鹏程“感情受到了打击,故忽然批判起女人来了”(自序)。其实,他并没把那些冰清玉洁的女子驱赶到视野之外,也不乏对男性欲望、野心的无情解剖。可以说,龚鹏程完全是在学理的意义上解读爱情的,只不过,他把雾里看花的读者拉到日光下的花丛里,让人突然面对真实在感情上无法适应而已。

在一个私人场合,龚鹏程说这本书是“游戏文字”。我相信这话出自他的内心。可是,这位博古通今、见解高远的大学者,通过不经意的文字,却改变了我对外国文学的认知视角(顺便指出,《美人之美》有四分之一是解读中国古代文学的,这里暂且不论)。这就像一棵紫檀树随便伸出一根枝条,或许是不经意的,可枝条中的纹理,却是杨柳桑榆这些树木所不及的。出版《美人之美》,对于龚鹏程来说,也许增加不了他多少学术高度,可是,对爱好文学特别是靠此安身立命的人,却不能错过这本书——它将带你步入一个新的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