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中國傳統文化十五講》出版了,兼評南懷瑾…  

2006-09-17 08: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國傳統文化十五講》今天已印出,艾英通知我去取。印得很雅潔。晚上初安民、李黎、蘇偉貞、駱以軍、紀蔚然、藍博洲等一票人來北京,吳興文把我和高信疆約了出來一道喝酒,故亦順便帶了二冊給興文和安民。

 

  計我在大陸已出版九本書了,列目如次:

   遊的精神文化史論,2001,河北教育出版社

   中國文人階層史論2004,蘭州大學出版社

   文化符號學導論,2005,北京大學出版社

   向古人借智慧,2005,百花文藝

   美人之美,2005,百花文藝

   晚明思潮,2005,商務印書館

   漢代思潮,2005,商務印書館

   文學散步,2006,世界圖書出版公司

   中國傳統文化十五講,2006,北京大學出版社

 

  這些書大多為舊作新刊,略有修訂而已,只有北大出的兩本是新著,而且均是講記。《文化符號學導論》是由北大蔡元培、湯用彤講座的講稿擴充而成。《中國傳統文化十五講》也是在北大教中國文化史的產物。雖然原有文字稿,並不真是講課紀錄,但講記畢竟不同於著作。我原先也想採用同學們的錄音紀錄,因為他們記得用心,頗為翔實;卻終因我太忙,無暇修訂該校而作罷,有點可惜了學生們的勤敏勞動。

 

  當然,不敢逕用錄音整理稿之另一原因,是口談總不如筆述嚴謹。課堂上因機、趁勢、隨興之語,聽者會心。變成文字記錄以後,讀者便常不解所謂,或竟嫌其拖沓、疏略。

 

  隨口之談,尤多誤,此雖大家亦不免。兩岸講學,以南懷瑾先生為最著,友人杜忠誥嘗言:講學者,「魯實先生以氣勝,牟宗三先生以理勝,南先生則理氣俱勝!」可見其於聽者之感受!近年南先生講記十餘種流行海內外,暢銷千萬冊,影響之大,莫可比肩。我在盜版書市觀察,已到了十冊不分售的地步,可見他受歡迎的程度。但即使像南先生這般,講記中之疏漏與錯誤也是觸目即是的。

 

  姑以其《原本大學微言》為例。該書以《禮記'大學》為講述對象,書名微言,便不甚通。蓋先生另有《楞嚴大義今釋》,故將本書名為微言,以相配合。但這是套用「微言大義」之成語,不知微言乃大義之相反辭,指不能正面大力揭揚,故僅能曲折委轉迂迴地說。《公羊傳》定公元年云:「定哀多微辭」即指此。桓公元年,何注:「所見之世,臣子思其君父尤厚,故多微辭」,說明孔子之所以著書不得不用微辭,乃是因為要對君上有所批評;而在一個當權者勢力尚未消失的時代,如果正面說,大干時諱,必令身危而言不行;可是又不能不說,遂只好隱微迂曲地說,讀者也只好由其書法中去推測、體會其所譏刺批評者為何。南先生的演講,乃對《大學》大力闡發之作,當然絕非微言,只能是大義。把講稿命名為微言,恰好就弄擰了「微言」的意思。

 

  書中闡發大學之道,自然十分精采。旁沛周,渾身是口,足資啟發。但口說失檢之處,頗不少見。

 

  如廿七講,說到孔子贊佩管仲:「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左衽,南先生的解釋是:「披頭散髮,穿光著右邊臂膀的番服」。這是把印度西藏那種穿袈裟式的服制拿到春秋時期去說了。衽字,乃是衣襟的意思,故《說文》云:「衽,衣衿也。衿,交衽也」。衿,就是襟,衣服從脖子上披下來,兩邊左右襟交錯,束在身前,故叫襟。既是交襟,怎麼會袒右臂?

 

  卅七講,又說鄭莊公出生時,因其母「正在昏迷睡夢中,被驚醒痛醒了,所以在心理上有了主觀的成見,壓根就對這個兒子有反感」,也是誤解了《左傳》中「寤生」之義,鄭莊公出生時,是頭上腳下地生出來的,與一般嬰兒頭部先出產門不同,所以令母親驚嚇到了。故寤生者,忤生也,指其逆生,不是醒著生小孩的意思。

 

  四八講,說達摩之所以要東渡中國,是因「震旦有大乘氣象」。何謂大乘氣象?南先生解釋道:「所謂大乘氣象,就正如佛說的娑婆世界中的中國,確然具有慈悲(仁義)的精神。娑婆是梵音,它的意義是說難忍能忍的堪忍精神」。這不是亂了套嗎?

 

  一、慈悲不是仁義,兩者南轅北轍,否則當年熊十力與支那內學院諸君就不必苦苦爭辯了。二、中國有大乘氣象,是贊語;娑婆世界卻是劣詞,《大寶積經》卷五八:「何故名為娑婆世界?佛言彼界堪忍貪愚痴及諸苦惱,是故名為娑婆世界。……又彼界中,亦有眾生,具足眾惡,少能悔過,其心粗猛而無愧耻,不敬佛、不重法、不愛僧,當墮地獄畜生惡鬼。彼釋迦如來,於此下劣眾生中,悉能忍受辱罵嫌恨誹謗惱亂惡言恐脅,……是故彼界名為娑婆」。經典講的很明白:娑婆世界是一群堪忍能忍貪嗔痴的人住著的地方,佛陀來到此間,亦只能忍受其辱罵嫌恨。這樣的世界何嘗有大乘氣象?豈能確有仁義精神?達摩豈曾如此詬罵中國?

 

  其實,這個問題根本就不需要如此費勁地說解,因為娑婆世界乃是學佛人的基本常識。佛教義理,主要就是要教人如何從娑婆世界解脫度化到彼岸清涼世界的,沒想到南先生以佛學大德名家,卻把這個基本常識全講倒了。

 

  這類基本常識之錯誤,著實不少。如六一講,說雍正「對禪宗佛學方面的編著,比起他所批奏摺公文的分量還要多」。五六講,說畢昇發明了活字板印刷,從此書本更為流通,且流傳至西洋,知道採用活板印書。都近於信口開河。畢昇發明活字板是事實,但讀舊書的人都知道,中國書主要是木刻板而非活字板,尤其罕見畢昇那種膠泥活字。活字板印書,千不一見。至於是否影響了西方,更是難說,證據恐怕甚少。雍正之佛學著作,不過就是《御編語錄》,大陸有排印本兩冊,廿五開,五百頁。可是他批的公文有多少呢?光是滿文的朱批,漢譯本由黃山書社出版,大十四開,達到二千六百多頁。漢文朱批,更是在二千萬字以上。誰多誰少,還用說嗎?南先生豔稱康雍乾三世以佛治國,故有如此離譜之夸飾。

 

  四十講又說「蒙古族缺乏文化水平,特別信奉邊疆少數民族所崇奉的喇嘛教,使元朝八十年間的政治,完全是喇嘛和番胡等人共治中國,使唐宋以來的儒道佛三家文化的基礎,幾乎完全為之傷殘殆盡」。四十八講,則說魏晉南北朝到唐,三百多年間儒家五經之學非常沈寂,只是用來做為普通教育課本而已,不像宋明以後,不講孔孟之教,在士林社會中就為人所輕。這些論斷,也都是錯的。魏晉以迄隋唐,士族社會的標準,陳寅恪說得很清楚:經學禮法傳家及累代官宦。經學正是士族憑藉之重要條件。而元朝的問題,南先生那樣的說法,恐怕元史專家泰半難以茍同。例如以朱熹《四書集注》科舉取士,便是金元確定的。因信喇嘛教,遂使儒道佛之文化基礎盪然云云,更是離奇。喇嘛教不就是佛教嗎?藏傳佛教,原先也頗受唐密影響,中土密教影響亦不可小覷,怎麼講得好像密宗喇嘛跟中原毫無關係,密宗又不是佛教那樣?

 

  卅六講還說傳統的家,本身就是社會,所以中國過去無「社會」這一名詞,亦無關於社會之思想。這也荒唐。《論語'八佾》篇不就記:「哀公問社於宰我」嗎?家之外,自有鄉社、里社,以至各種職業、遊藝之社與會,如《武林舊事》《夢粱錄》等書社會條所載者,史不絕書。

 

  諸如此類錯誤,我不便再舉下去。且我本來也就沒有譏誚南先生的意思,偶思講說之難,以此為證而已。我也有些書,本是講錄,其疏誤恐怕比南先生還甚呢!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