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學散步出了簡體字版〈一〉  

2006-08-28 14:1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謝正ㄧ與劉國威、沈享民、姚玉霜率ㄧ團經廈門來北京。正一乃工黨主席,來此當然別有應酬,故我日昨自領諸人去吃了狗肉。除狗肉外,台灣較罕得吃到的,只有驢肉,是以今天就去吃驢。吳興元等適亦來訪,遂邀共餐。
  興元出版我的《文學散步》,甫印出,便攜來給我看了。印得很簡素。此雖舊作,今日出版,或不為無益。只可惜黎湘萍兄ㄧ序,因稍長,刪成現在這個樣子的跋文,很對不住老友。故借此一角,代刊其文。其中因緣,看了文章就會明白了。文章如下:

“狐狸”文论

——序龚鹏程《文学散步》

 

黎湘萍

 

 

英国当代哲学家以赛亚·伯林论托尔斯泰时,借用古希腊诗人阿基洛科斯关于“狐狸多知,而刺猬有一大知”的说法,以“刺猬”和“狐狸”指代两种思想方式,称“刺猬”型喜欢凡事归纳为某种中心识见,倾向于构建一个完备的体系,以其一般的原理、原则来诠释、理解他的世界;“狐狸”型则往往追逐许多目标,这些目标彼此之间并无一定关联,甚至是相互矛盾的,思想散漫无统系,捕捉各种不同的经验,而不是依靠原则来理解生活。伯林列举了许多代表人物,说明这两种类别的特征,例如,但丁属于刺猬,莎士比亚属于狐狸;柏拉图属于刺猬,亚里士多德属于狐狸;陀思妥耶夫斯基属于刺猬,巴尔扎克属于狐狸,而托尔斯泰则是想做刺猬的狐狸,等等。伯林所描述的两种思想方式,虽然未必泾渭分明,却的确常常见诸不同性格的思想家、哲学家、作家、诗人、学者,因而此喻一出,每为人所乐道。

若以伯林之说衡诸中国思想家,则孔孟荀为代表的儒家,倾向于讲求仁义礼智信诸原则的“刺猬”,其中“理学”为刺猬中的刺猬,“心学”是刺猬中的狐狸;老庄列子为发端的道家,更乐于当标榜“齐物”、崇尚“逍遥”的“狐狸”;而佛家学说,以破执为功,无相无住为德,是刺猬中的狐狸,其中密宗或近刺猬,禅宗或近狐狸;史家中,左丘明、司马迁为狐狸,班固、司马光为刺猬;诗家中,李白为狐狸,杜甫为刺猬;小说家中,罗贯中、吴承恩是刺猬,兰陵笑笑生、曹雪芹是狐狸,茅盾是刺猬,鲁迅是狐狸等等——这些自然是“戏说”。不过,以“戏说”评陟人物的好处,是不必太一本正经,而换一种有趣的角度去观察。如是,谈到当代学人,也可用“刺猬”为纵坐标,“狐狸”为横坐标,两者构成的空间,或可一一定位活跃于思想人文领域的知识者。我这么说,乃是因为想到了一位不容易定位的当代学人——龚鹏程先生。

我大概是龚鹏程著作的较早的读者之一。那是1985年在北京读研究生时,在北京图书馆找到那一年刚出版的《文学散步》(台北,汉光出版公司),一下子唤起了八十年代初在广西小镇阅读宗白华《美学散步》时的愉悦的感觉。

19826月,我在广西一个边远小城的新华书店里买到了宗白华的《美学散步》。这本书的初版本由上海人民出版社于19815月出版,定价仅人民币九角,印数却达到两万五千册!在这本有趣而重要的著作中,宗先生特意解释了“散步”的意思,他说:

散步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行动,它的弱点是没有计划,没有系统。看重逻辑统一性的人会轻视它,讨厌它,但是西方建立逻辑学的大师亚里士多德的学派却被唤做“散步学派”,可见散步和逻辑并不是绝对不相容的。中国古代一位影响不小的哲学家——庄子,他好像整天是在山野里散步,观看着鹏鸟、小虫、蝴蝶、游鱼,又在人间世里凝视一些奇形怪状的人:驼背、跛脚、四肢不全、心灵不正常的人,很象意大利文艺复兴时大天才达·芬奇在米兰街头散步时速写下来的一些“戏画”,现在竟成为“画院的奇葩”。庄子文章里所写的那些奇特人物大概都是后来唐、宋画家画罗汉时心目中的范本。(宗白华:《美学散步》“小言”,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3页)

这段话,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在动辄讲究规律、逻辑、科学与完整的功利性计划的年代,宗先生却来谈其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散步”理论,真有别开生面、令人耳目一新的效果。他实际上在倡导一种审美态度,这种审美态度也许与一个政治挂帅或追求经济功利的社会格格不入,然而,它却是人所不可或缺的生活情趣。宗先生所谓“散步和逻辑并不是绝对不相容”的看法,是试图把“没有计划,没有系统”的“散步”也“合法化”,为此,他特别提到被称作“散步学派”的亚里士多德,恰是在西方建立逻辑学的大师。他更暗示了人其实是在逍遥自在的散步和观照中,才会获得真正的自由,并呈现出更为丰富完整的人性。而生活里,过于坚持和看重“逻辑统一性”的人,也许太偏向某种机械的“工具理性”了,反而可能都是些“四肢不全、心灵不正常的”。

《美学散步》收入了宗白华先生从二三十年代开始至七十年代末撰写的有关中西美学、艺术的文章。这些文章,虽然不像康德、黑格尔的美学著作那样有严密的体系和架构,但却如高山流水,清越自然,山间漫步,飘逸随意。它们有的是短制,谈文论艺,点到即止,说东道西,深得奥旨,如《新诗略谈》(1920)、《美学散步》(1959)、《形与影——罗丹作品学习札记》(1963);有的则是长篇,纵横古今,融会中西,抽丝剥茧,举重若轻,如《康德美学思想述评》(1960)、《中国美学史中重要问题的初步探索》(1979);有的虽写于内忧外患、战火纷飞的年代,而不失其庄敬、从容和自信,如《论〈世说新语〉和晋人的美》(1940)、《中国艺术意境之诞生》(1943);而在看似最“政治化”的冷战年代里,他依然怀有静穆纯净的审美情怀,讨论最迷人的艺术问题,如《中国古代的音乐寓言与音乐思想》(1962)、《中国书法里的美学思想》(1962)。《美学散步》结集出版于1981年,应该说,是时势使然,它的怡然超脱的审美态度,知性而抒情的论艺风格,让刚从文革的疲惫、空虚和恐惧中逃脱出来的读者,重新发现了中国古典艺术(诗、书、画、乐等)和西方艺术哲学(雕刻、美学思想)的美和力量。当然,此书收入的文章,写于从二十年代初到七十年代末将近六十年间,这六十年的内忧外患,风云变幻,也把读者带入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历史时空——六十年前的青年宗白华所处的年代,反而因为曾经成为某种禁忌而让尘封之后的思想,变得陌生而亲切,这也是宗先生跨越时代的“美学散步”之魅力所在,期间的人世沧桑之感,人们大概也都能从文里文外感受得到。宗先生一方面似乎不经意间标举“散步学派”,另一方面,把写于不同时空的长篇短制都收罗结集,领着读者重拾历史记忆,穿越时空沧桑,从中国古代和西方世界的艺术和美学里,重新找到文学艺术之美和性灵之光,这是八十年代初《美学散步》出版时带来的惊喜,也是这个时期被赋予“新文艺复兴”之意义的原因之一。

《美学散步》的出版并非个案。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到八十年代中期,中国大陆掀起了一场从文学、文学理论、美学出发的思想解放运动或“新文艺复兴”,这场思想解放运动有一个特色,是借助重读经典来批判甚至颠覆教条主义化的意识形态。这些被重新解读的“经典”,主要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原著,尤其是青年马克思的充满了人道主义批判精神和活力的著作,此外就是商务印书馆、人民文学出版社、三联书店、中华书局等重要出版部门重印出来的中西哲学、美学、文学作品与文学理论经典,当然,也包括1949年以后至1965年文革前的文学作品和著述,1966年至1976年十年文革期间,它们都曾被当作中外“资产阶级”的或“修正主义”的“毒草”被封杀禁读。文革十年的革命清教主义运动,不仅清扫了它所目为异类的一切“封、资、修”精神产品,而且也否定了它在革命中建立起来的一套新文化意识形态,这些“新文化意识形态”在1949年至1965年已初具雏形,其中包括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和美学、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艺理论和文艺经典,然而,这些东西到了文革期间,也一概受到批判和反省。因此,文革结束后的思想解放运动,就是从重新反省这些被批判的新文化意识形态开始,继而也渐渐恢复“新文化意识形态”之外的中外文化经典著作的整理和出版,以此为契机,推翻文革期间走向极端的反智、反文化的“革命清教主义”做法。

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从八十年代中期读研究生时开始系统阅读美学和文艺理论著作。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大陆的文学理论界意识到,在我们向古代和西方寻找思想的资源时,竟然忽略了海峡那边的文学理论和美学。如果说,台湾的文学作品从七十年代末开始辗转绕道美国进入大陆读者的视野并引起读者浓厚的兴趣,那么,战后在台湾特殊的历史脉络中发展起来的文学理论和美学,却没有受到应有的关注。根据我的阅读所及,一直要到八十年代,才有零星的论文介绍台湾和海外发展出来的文论和美学。其中最早的,是北京大学的教授胡经之先生,1982年,他撰写的《文艺美学及其他》,率先呼吁建立“文艺美学”学科,他运用王梦鸥先生的“文艺美学”概念,在中国大陆的认识论美学传统中,重新建构了以“审美”为核心的艺术理论,从而开启另外一条新颖而异质的路子。此后,关于“文学美学”的论著陆续问世于八十年代中后期,成为一门最具有中国特色的、融合了“文艺学”与“美学”的新兴学科[1]



[1]胡经之《文艺美学及其他》(1982)收入《美学向导》一书(北京大学出版社1982年版);周来祥《文学艺术的审美特征和美学规律》(贵州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王世德《文艺美学论集》(重庆出版社1985年版);杜书瀛《文艺创作美学纲要》(辽宁大学出版社1985年版);胡经之《文艺美学》(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杜书瀛、黎湘萍、应雄合著《文艺美学原理》(社科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