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闂滄柤瀹嬩唬鏂囧绶ㄥ勾鍙?  

2006-08-14 00: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要去成都開會,論宋代文學。四川大學編《全宋文》,迄今二十年,才在今年正式出齊,實在不易,理當去道賀一番。前此,嘗為曾棗莊先生《宋代文學編年史》作一序,即錄於此,以代鼓吹。序曰:

 

宋代文學,在某些人看來是無足觀的。宋《漫堂說詩》即云:「明自嘉隆以後,稱詩家皆諱言宋,至舉以相訾謷,故宋人詩集閣不行」。清初雖得吳之振等人揄揚,聲望仍然有限。除朱彝尊、曹溶等少數人外,一般人根本很少接觸過宋人詩文集。像以治杜詩著名的盧世氵隺,三十歲都還不曉得有黃山谷,其餘可知。時來運轉是在道咸以後。同光體諸家或言元嘉元和元祐「三元」,或言唐音宋骨,寖至於家東坡而戶山谷。

 

然不旋踵而風氣又變。五四新文學運動後,對整個古代文學有了一個新的解釋,把唐代視為我國詩歌的黃金高峰期,宋代則僅取其詞,回到明朝「一代有一代之文學」的那一套觀念中去。所謂文學史,大體即依漢賦、唐詩、宋詞、元曲、明清戲曲小說這一序列來論述,於是宋代的詩、文、駢儷盡遭抹煞。劉大杰《中國文學發展史》把宋代形容為詩的秋衰,行將入滅。馮沅君、陸侃如的《中國詩史》則乾脆不予敘述,只當它已經死了。

 

    近代「中國文學史」這個學科建立以後,宋代文學的處境即是如此。在《中國大百科全書》的中國文學概述中,周揚與劉再復撰寫的這個詞條,關於宋代,只有「詞,達到了可以和唐詩並列的中國文學的另一座高峰,出現了一批大詞人,如蘇軾等」這一句話,此外一個字也未提及詩,即連古文也只是說唐代之韓柳,其餘宋代文學之發展與成就,就更不用說了。

 

    風氣漸變,須等到上世紀八十年代。特別是在北京大學編輯了《全宋詩》、四川大學編輯了《全宋文》以後。全宋詩,本來台灣黃永武、張高評先生也編了一部,因與北大項目雷同,出版社不願付梓,遂使兩岸互輯之異同迄今無法考按。《全宋文》也因出版問題,延宕十載,方得出齊。這些,都降低了它們的影響力。可是縱然如此,對研究中國文學及文學史的學者來說,仍有視野洞開、天宇豁然之感,發現從前啥也沒看就信口雌黃,談盛衰、論規律,實近乎無知而妄作。

 

    主持《全宋文》這項改造我們文學史觀大工程的,便是曾棗莊先生。先生篤實誠樸,自相識於今,十餘載間,無一日不治學,無一晤不論學。近來養疴蓉城,仍有著作不斷問世,頗令我輩愧汗。

 

    我當然不足以知先生,但以我管見所及,先生治學有幾個特點:

 

    一是善於組織,集腋為功。治學,有人喜歡單打獨鬥,事實上做學問本來也就應該只是自己做,古之學者為己,沒聽說老是搞集體生產的。可是,某些情況,獨木難支,個人力量卻也是做不來的。例如文獻之徵集整理,當然要眾擎才易舉。曾先生主持川大古籍所,對此特別著力,故學風樸實而成果斐然。許多學者,本身武藝雖好,卻不適宜指麾部眾、規模遠略,曾先生與之不同,他是很有將才的。

 

    二是考述並重,文史合一。做文獻的朋友,擘積之功多,史考為長。但往往因此而不能綜攬全局,或進而評騭論秩古人之是非優劣。也就是能考史而無力述史。述史須要綜合歸納的工夫及敘事的本領,與考史之分析枝末,著重於局部者頗異其趣。曾先生卻能兼此二事,所著《三蘇評傳》,均搭配以詩文選集及彙評,兩相輝映,足見一斑。而文史合一則更難。古籍整理本屬於史部的工夫,能得文章趣味者甚少。曾先生的文獻整理,卻始終關注於文學問題,希望能以其考案所得,貢獻於文學史研究,斯所以為難能。

 

    本編,我以為就是在《全宋文》的基礎上,更集中發揮先生之長的表現。曾先生與吳洪澤先生仍採合作模式,充分顯示了我所說的第一項特點。他們曾合著過《蘇辛詞選》,也合編過《中華大典》的宋遼金元部分。本書之合作,亦屬天孫織錦,鍛合無間,看不太出來有風格或內容上的差異。在考述並重,文史合一方面,則本編在《宋人年譜集目》《北宋文學家年譜》等舊作的基礎上,對作品之繫年與作家之生平、仕履、籍里、交游等等頗多著墨,以期因年繫事,即事考文。但又有論有案,或綜括每一期文學發展之脈絡、或分評一家之短長、或析史疑、或通積滯,體兼章實齋所說的史考與史著,而又足以見史識。

 

    此外,編年史雖然是我國最早的史體,但用在討論學術思想或文藝上卻甚晚。宋元明清諸學案均是以人為綱,事實上仍是紀傳體之規制。直到民國時期唐晏的《兩漢三國學案》才以易書詩禮樂春秋為類,劉汝霖的《漢晉學術編年》才採編年體。本編則融通變化,以編年為主,而實兼紀傳及紀事本末。這應是本編創用之體例。我二十多年前作《江西詩社宗派研究》時,特列年表一種,以為論史之作,不能無表譜以為之輔。如今本編則是以年表為經,輔以紀傳與紀事本末,體若相反,其旨同符,觀之深感契合。

 

    本書唯一可商者,或許在於他們所說的「宋代文學發展的規律」,把宋代文學劃為四期:北宋前期、北宋後期、南宋前期、南宋後期。這四期,一來不能稱之為「規律」,二來太像唐詩的初盛中晚之分,是否可另做區劃,宜再商量。但編年之書,以時為斷,釐為四卷,也沒什麼大錯,我亦不敢以此吹求。本編卷帙浩繁,創見迭出,足證功力。我粗窥堂廡,略述一二,其實無當旨要,姑誌欽遲之意而已!

 

                              丙戌芒種,寫於北京小西天如來藏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