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天津曲藝  

2006-04-19 08:5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09.26

 

        陳興武屢有詩來,發在我手機上,不能遍和,僅覆一章:「絡繹名章見素心,吟邊慷慨氣雄深,人間莫道蒼茫甚,如子風流哪可尋?」

        另用興武韻,做二詩,「我失脩然太古心,京華小駐待秋深,深秋但見飛黃葉,一片秋心不可尋」「遠遊適意豈無心?為愛江湖氣象深,君問蓬瀛妖亂志,前塵若夢已難尋」。

        蓬瀛妖亂志者,明芳每日為我發來台灣新聞,讀之,如讀《廣陵妖亂志》也。

        此地則瘋李敖。已瘋一周。但不過如瘋張惠妹、SHE一般,媒體炒作使然,文化界視之一笑而已。李敖在北大演講,若視為盛事,則我們長在北大清華上課教書的人,可又怎麼說?台灣媒體說大陸十三億人中,便無李敖這類人,也自是台灣觀點。李敖在北大所說,比起北大人自己,例如焦國標之「討伐中宣部」,實在小巫見大巫。李敖太老了,「我執」又甚,對大陸缺乏了解,對共產黨更不了解,故雖行銷極為成功,但僅具花絮之作用罷了。

        李敖在北大的演講,我只聽了一半。料想他清華講的必沒什麼可聽了,遂與女兒約了齊玉笛去天津聽曲藝。

        北京已沒有曲藝可聽,天津卻仍熱鬧。但我十幾年沒來了,幸虧有齊玉笛領路,才能找著估衣街大胡同「謙祥益」。此地本是瑞蚨祥等八大祥布舖聚集之地,今仍賣布賣衣服,壽衣店尤多,且大掛一彷彿酒帘兒般的帘子,姑且稱為壽帘或壽招吧,迎風招展,大大一個壽字。真不曉得哪來那麼多死人以維持這許多壽衣店之生計。

        謙祥益下午就開演,晚上也有,曲藝相聲都具,也有古琴會。曲藝分名角及青年隊。名角登台,座常賣滿。但據供茶水的姑娘說,青年隊捧場的人更多。當然,年輕貌美嘛。但吾等非為色來,自是要挑名角聽啦。

        昔年曾推動兩岸曲藝交流,派了台灣一團來大陸,也邀了天津等處曲藝名家去台灣,這次唱壓軸的籍薇,當年就來過南華。她聽說我來了,很高興,謝幕後跑來相見。他的梅花大鼓,曾獲全國鼓曲三連冠。如今久不見,藝仍精湛,看來「粉絲」甚多,送上台去的花籃多達十二個。在這兒,送花籃,就像台灣紅包場送紅包一樣。

        這樣的戲園子,如今罕見了。我們獨坐在樓上,嗑瓜子喝茶聽戲,看樓下戲迷們的狀態,感觸自然是很多的。這些單弦、大鼓書,其實不應叫做曲藝,因為它不是戲曲類的東西,而是說唱,屬於敘事文學。可是如今多只是摘出幾個唱段來唱,又把它稱為曲藝,變成了另一套名堂。斯藝亡矣。我心傷之!

        由天津回,25日去商務印書館,參加我們這些在涵芬樓講座中講過的人之聚會,才知商務已出版了我的《晚明思潮》,有447頁。舊作新刊,補了些文章。

        閑來無事,另寫了〈以人為藥〉、〈儒家經濟學芻議〉〈文化產業發展的觀念與方法〉等幾篇論文。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