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铇嗘簼鏇夋湀  

2006-04-19 08: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09.19 

       

去年中秋,獨登泰山。今年中秋,又該在那兒過呢?

        想了想,去蘆溝橋吧。蘆溝橋以「曉月」著稱,舊為燕京八景之一。但所謂曉月,其實是用典,非專指實景。因此地乃古時中原進入北京之孔道,入京關口所在。旅人入京,例在此宿一夜,早起趕路進城。唐人詩,形容旅邸,有「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之語,謂趕路人摸早起來,猶見初曉之月也。乾隆題名「蘆溝曉月」一碑,所指者為此,惜今人不知矣。我亦旅人,但今不看曉月,只愛此地開闊,長河名橋,足可玩賞,故決意到蘆溝橋來待月。

        蘆溝,即古詩中有名之無定河,「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深閨夢裡人」,古來即為戰地。近代中日大戰,在蘆溝橋打響了抗戰的槍聲,愈令此橋天下聞名。今年又逢抗戰六十周年,因此橋邊建了抗戰雕塑公園,宛平縣城裡蓋了紀念館,橋也圍起了欄杆,在辦「廟會」。遊人入內,人收二十元。

        廟會當然是胡扯,此地無廟,何來廟會?組織了辦中秋節慶活動,當然也不會好,但人潮卻聚攏了,車水馬龍,肩接踵摩,整個橋上都是人,城裡更多,彷彿大軍開入,一波接著一波,讓人腳都站不住。

        這不是我十幾年前來的景象。那時我從城裡頂著寒風,騎腳踏車來蘆溝橋。長蘆衰草,溝流夕日,橋頭上說不出話的獅子,和我對看著西風。橋畔都無人煙,宛平亦如一座荒城,寂寂自存。如今大衣紅裳、勒脂抹粉,隨鑼鼓起舞了。

        在橋上走了幾回,進宛平縣去覓得一家小店用餐。餐畢夜幕已垂,天色黯然,與女兒上得城樓去,忽見圓月澄黃,出於樹梢之上。乃大喜,繞著城牆上走,要走近些去看它。

        城上都沒人,跟城裡的火樹銀花、人馬咽填完全不同。不過,城裡也只一條街,亦即通向蘆溝橋那一端的直街擠滿了人。其餘的地方,仍是寂靜、漆黑,如睡著了一般。由城上看,一戶戶仍是老宅院,沒有改動過,人們自在宅中過著他們的日子,也與外頭的人潮和熱鬧無關,看了,覺得很安慰,心境也就平舒寧定了下來。

        但繞著城走,越走越近,月亮就越大越亮。自來看月,從沒那麼近過,心情又不覺興奮了起來。用手機撥了幾個電話給台灣的朋友,向他們誇示我的奇遇。只是,咦,奇怪,這月亮底下怎麼好像還有個小尾巴?越走近了看,尾巴越明顯。再近些看,呀,尾巴下面栓著繩子,原來是個發光大氣球哪!

        嗨!這便是蘆溝曉月之新版本,蘆溝皎月搞笑篇。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