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中華文化的詮釋與發展研討會記  

2006-04-18 17:1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06.30 

 

        自渝返北京,隨筆就寫得緩了。原因不是我怠工,而是明芳這段時間太忙,根本不可能有空來打此閑稿,我不能不讓她喘口氣。

        此次「中華文化的詮釋與發展」研討會,全靠明芳協調聯繫,幸而開得很成功,她的辛苦也有了收穫。會議內容,我請她掛上網去,有興趣者可以自己看,我不用贅述,聊說二三事:

        一、會前,收到楊宗翰文,說昔年曾得一獎品,是我的《文學散步》一冊,當時實未在意,亦不知作者龔某某為何許人,不料爾後竟有師生緣分。此次會中,又有黎湘萍談及當年因讀我那本書,而推薦找姚一葦、王夢鷗及我來大陸開會。王姚二老不可能來,獨我來了,遂有了後來一連串兩岸交流之事。陳煒舜也說他讀小學時,姑姑送他一冊《文學散步》,似亦久肇因緣。一本小書,竟有如此多善因善緣,真令人高興。但昔年為了這本書,我也擔了不少罵名,老輩為之切齒者,非只一二人。人生在世,毀譽相兼,正如此書,可令人深長思也。同一本書,對某些人來說,可成善因緣;對另一些人,卻可造惡因果。

        二、這次會議,對某些人來說,或許並不樂見它辦得成。因此沒申請到經費,佛光來開會的人則開玩笑說:「可能回去後會被記過」。然而它終於辦成了。這要謝謝明芳的積極任事,謝謝遠道至北京的韓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廈門、台灣各地朋友,也要謝謝北京各機構友人的協助,眾緣所成,殊非易事。

        何以說不容易呢?現在會議太多了,但以我們台灣一小學校,能在大陸召開會議,並主辦,此例尚不曾有過。北大、清華,是大陸最好的學校;香港大學,是香港最好的大學,願聯袂與我們合辦,也是前所未見。韓國翰林大學特來共襄盛舉,來了那麼多人,馬仲可先生且根本是兩周前才到過北京的,這不更難得嗎?其他藏學中心、白雲觀、北京語言大學、作家協會、儒學聯合會、藝術研究院、遊學中國之配合,大概也甚罕見。

        三、在會上,不免有人對我有些揄揚,或形容我是天才。我不知怎麼,忽然想到超現實主義的怪傑達利。達利有次自言自語說:「我是個天才嗎?~六歲時,我想當廚師;七歲時,我想當拿破崙。從此,我的雄心壯志日益滋長,就像我對各種偉大事物的狂熱迷戀一般」。他熱衷於做個大人物,因此不免索隱行徑。1936年,倫敦國際超現實主義展覽會上找他演講,他穿了一套深海潛水衣去講。但隔著玻璃頭罩,誰也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然後,他自己感到呼吸困難,屢次以手勢示意別人替他除去那以螺絲固定的頭罩。可是沒人知道該如何動手,最後發現情況不妙,只好用大錘子敲開頭罩,才救回他一條老命。達利曾經很自豪地說:「我跟瘋子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並沒有瘋」。可是看他此等行徑,距瘋子亦不甚遠矣。此蓋故欲示其才、欲求異於眾人,故鄰於險怪。我非天才,也不想做拿破崙,只想學孔子,故只不過老老實實「學而時習之」罷了。這次開會,我也沒有穿潛水衣去演講。

        四、會議有不少北大清華的學生來參加,清華那場還有經濟系的教師、生物系的學生,令人印象深刻。剛好這兩天我在改考卷,才發現我那一班「現代思想與文學研究」課堂上的學生,也約有四分之一以上不是文學本科,而是土木、結構、生化之類學科的學生。他們在我課堂上聽課專注,所以我根本就沒察覺;看他們的報告,論思想、談歷史、說文學,則亦頭頭是道,頗有領會,更是驚異。在台灣,就罕見此類現象。一般理工科學生,不太會主動去選讀文學與思想課程,也不太會主動去參加中國文化的研討會。而他們來上這樣的課,顯然也不是混營養學分。有位學土木結構的同學,在報告後面另附了一封信給我,很能代表他們這類學生的心情或學習態度,台灣的教育在這方面就仍需加強。

  五、會後去拜訪白雲觀等處,大家對大陸政府介入文化學術工作,忽然大有好評。我則不以為然,認為是接待得太好所產生的錯覺,以及對大陸體制底裡仍不甚了解所致。在臨別晚上去馬連良故居吃狗肉時,向大家解釋了一遍,但不知大夥兒是信是疑。歸來,見徐晉如發來一信,乃是〈水龍吟〉一闕,詠胡溫新政,詞云:「東風吹轉芳菲,可堪不換人間世。蒼茫廣宇,一花世界,騷心難寄。風雨淒其,宿星沉晦,雞鳴都已。便逢人痛飲,蒲桃美酒,渾未辨,杯中味。    想挐雲心事,到而今,二毛生矣。威禽遠弋,鴟梟高據,因循成例。越劍龍喑,秦簫羊啞,冷清清地。滿江湖只有,漁翁放棹,紉秋蘭佩」。詞有和者多家,均佳,而皆不免情哀調苦,此等詞,足答諸君之惑,不必我再來饒舌。

        六、會議期間,獲許翼雲先生一信,錄後: 

        俠客贊(聽龔鵬程先生談俠客後記)

俠情:「儒非儒,俠非俠,三尺劍,半截襖。呼朋喚友酒和肉,雄心壯志肝膽照」

俠心:「言必信,思必報,救貧弱,結英豪,剷平世間不平事,死生度外不矜驕」。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