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龔鵬程的部落格

文化在民間

 
 
 

日志

 
 
关于我

1956年出生于台北,籍贯江西吉安,是台湾佛光大学、南华大学两校的创校校长、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现任卢森堡欧亚大学〈马来西亚校区〉校长,游历中国大陆,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四川大学讲座教授,作育英才无数、著作七十余种,为当今知名教育家。

网易考拉推荐

天涯行旅  

2006-11-28 16:3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台灣開會期間,匆匆去來台北、中壢、台中、新竹幾間大學,便又飛香港,在中文大學、科技大學演講或開會。這樣的旅程,當然只能說是我極個人化的特殊經驗,但細細體味,便也會發現它可能也顯示了當代知識人某些生活方式。
 
  例如學者們所生存的社會,除了他所在的邦國,更重要的,或許還有其學術社群。而那個社群恰好是跨國界的。因此若要積極參與該社群,就常要進行跨國界的旅行。古代那種「三年不窺園」的皓首窮經方式,在今天不能說已無意義,但離群而索居,有時就不免孤陋。連孔老夫子都說不能獨學而無友,都歡喜有朋友從遠方來論學,我人又何能例外?如今世界若比鄰,學術社群早已四海一家,同行相見於異國,更屬尋常。且常是稍早才在某邦某會議場合班荊道故,俄而又在另一國另一地另一講會聚首,感覺就如剛回家洗了澡出門倒垃圾又撞見了鄰居一般。又或者,本國老友卻久不得見面,反而屢在國際會議中相逢,不知要令人慨歎世界太小,抑或感傷居地人情太疏。
 
  而知識人文化人本來也就旅居不恆,誕育於甲地、就學於乙地、謀食於丙地、謀道於丁地、遷徙流轉於戊己庚辛各地者,比比皆是。今日在港,逢吳宏一、鄭培凱諸先生,皆久寓香江之台灣學者。近年大陸學者進入香港大庠中者則尤夥。因此香港一些朋友就非常希望台灣學者也能多赴彼處執教,或到香港讀學位、進入香港學術社群。而所謂香港學術社群,遂顯然也是國際的。港人既不乏遊走於英美澳洲加拿大者,各地之知識人文化人也麕集於此。
 
  在香港中文大學這個會,名為世界華人旅遊文學會議。議旨相關,更襯托出這個文化人天涯行旅的意味來。蒞會者比一般人還要旅泊得厲害些,有些人,我才甫在北京遇見,又再重逢於此處。談起來,有些馬上還要去台北,真是人生如寄。如鄭愁予從北美到香港來任教,亦已經年,匆匆見面,也說本周亦將回台灣一趟。他的名句,曾說:「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如今,何處才是歸程,何處又是客旅,恐怕愈發難說了。
 
  台灣近些年來,張揚土地意識,批判過客心態,爭著做土地的主人。其實茫茫逆旅,人生誰非過客?天不屬於你,地更不屬於你。偶然我們落籍於某處,偶然可能又攜行囊他去。定庵詩:「偶賦凌雲偶倦飛,偶然閒慕遂初衣」,人之或居或行,大半出於偶然,而且一時居一時行,誰也不會是永遠的歸人或居人。
 
  過客對暫居之地,據說繫戀之情常不如居者,因此過去我們常聽到「愛台灣」「根留台灣」等口號。可是誰都知道:過客因為他只能暫居,故有時格外珍惜旅居之歲月。旅遊者的紀錄,往往比居人更能照見隱微,比居人更能體現出對該地鄉土的感情來,正因此故。
 
【2006/11/26民生報】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